每日经济新闻
专家访谈

每经网首页 > 专家访谈 > 正文

专访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中国GDP五年内仍可能回到8%

第一财经日报 2015-04-12 16:29:59

经济学家张军教授接受了记者专访。在他看来,是外部冲击(externalshock)和巨额债务导致了中国经济的断崖式下降。而恰当的一揽子改革措施,包括债务处置,将激发新的增长潜力。“未来五年内中国GDP增长回到8%以上还是可能的。”

中国投资率被高估10个百分点

记者:照此来看,中国经济是否又会重走老路,大量依赖投资,在经济恢复的同时也在再度酝酿新的金融危机?换句话说,中国是否存在过度投资的问题?

张军:在当前的发展阶段,投资显然依旧是中国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引擎,投资的效率是确保增长持续的核心。现在之所以那么多人反对投资,可能是认为中国的投资太多了。其实,中国的投资率存在高估。

我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朱天教授在最近的一个研究中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情况。国家统计局原来所统计的投资数据是由地方上报的,而2004年后,国家不再使用地方政府的投资数据,因为地方所报的数据加总的GDP超过了全国数据。因为没有了数据来源,于是便不再核算投资,便把投资作为余项,GDP就干脆用收入法进行计算。

当要公布支出法GDP时,投资又如何体现呢?以收入法核算的GDP主要由三项构成,其中净出口数据来自于海关总署;家庭消费数据主要来自公布的住户调查结果,而政府消费数据来自财政部门;最后只剩下资本形成总额这一项,由于国家已经不独立计算,因此GDP-消费-贸易余额=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即投资)。

但此时地方政府出现了另一个有趣的现象,地方政府GDP也是用收入法计算的,地方的消费和投资也是分别独立核算的,而其唯一不能核算的是地方贸易余额,因此地方政府实际上将贸易余额变成了余项,而公布支出法GDP时需要有贸易余额,因此就用GDP-消费-投资=贸易余额。但由于地方的投资数据总是被严重高估,结果就必然“挤压”地方加总的贸易余额。事实上,我们发现,这几年地方31个省区市的贸易余额加总为负值,而全国的贸易余额则始终为正值。例如,2013年全国贸易余额为盈余1万4千多亿人民币,但地方贸易余额的加总为赤字的两万多亿,我们相信全国贸易余额的统计来自海关总署,是正确的。可见地方总是高估投资。

如果是用生产-收入法核算的GDP减去消费支出和净出口后的“余项”来确定资本形成总额的数字,那么一个直接后果就是,一旦最终消费被统计低估,那么这个低估就会直接转化成对投资的高估。我们认为,中国的投资率没么高,实际约为35%,这与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基本匹配。而消费可能被低估了10个百分点,房租消费被低估是主要因素。我们发现家庭调查中高收入家庭的代表不足、城乡住房消费(虚拟租金)以及其他实物消费未能被官方抽样调查方法进行合理核算。根据我们对家庭消费开支的重新估算,这些年来中国的最终消费率(包括家庭消费和政府消费)约占GDP的60%,而不是官方公布的不足50%的比率。

现在的问题是,为何地方报的投资数据会越发离谱?我们发现,地方所报的投资并非按照财务报表,而是派专人去现场根据工程进度计算的,他们会定期记下工程完成的百分比,隔一段时间再去测算。可见,投资是按工程进度来算的,即所谓的“形象进度法”,而这理应是按照企业报备的财务信息来进行核算。为了独立地得到更准确的固定资本形成数据,也许我们需要大力修改甚至放弃我们已经沿用了几十年的这个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统计。而且,以后的投资数据要按照法人单位而不能再按照项目来统计。好消息是,国家统计局已经开始启动对该项统计制度进行较大的改革计划。例如,2012年开始的“企业一套表”和联网直报等“四大工程”,可以使国家统计局能直接掌握原始数据,不再只是像过去一样依靠各级统计机构层层上报。

此外,地价可能也是一大因素。由于土地价格在2004年之后持续上扬引起的,用于土地征用、购置和拆迁补偿的费用因地价上扬而持续高走,而这些在土地上的投入并不形成资本,因此地价越高就越会高估投资额。

记者:也就是说,我们过去依靠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仍是可以持续的?

张军:关键要弄清楚我们的增长模式是什么。我认为,经济增长模式并非外界强加或人为选择的,而是内生的。此外,我们是否应将中国过去20年的增长模式定义为粗放型(extensive)增长模式?集约(intensive)、粗放的概念是美国经济学家在研究苏联时发明的。当时苏联的TFP(全要素生产率)为零增长或负增长,增长的只有投入,因此美国人将其形容为粗放增长(extensivegrowth)。但是,中国的TFP年均增长率达到3%~4%,高于美国的1%,粗放一词显然不合适。只是美国TFP贡献率(TFP增长率占GDP增长率的比重)为80%,而中国TFP贡献率仅为40%,一些人便呼吁中国应提高TFP贡献,但他们忽略了一点,即当时美国GDP增速不超过2%,而同期中国GDP增速达到10%,因此若要中国的TFP贡献率赶上美国,中国的GDP增速便无法维持在当时的高水平。

需要注意的是,GDP增长缓慢是高收入国家的普遍特征,而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模仿美国来提高TFP,而美国则需要靠不断创新。因此我认为应该摒弃集约、粗放这种说法,这是用于计划经济体下的,不能因为中国TFP贡献率低就说中国经济增长缺乏效率。

记者:照此逻辑,未来中国GDP增速回到8%的水平仍然是可能的?

张军:对,我认为未来五年内GDP回到8%以上还是可能的,但长期趋势仍是下行。长期说,中国的潜在增长率会不断回落,20年里会从现在的8%以上下降到5%,但即使这样,中国仍有望在20年后人均GDP达到美国的一半。

责编 陶玥阳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中国GDP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