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南航高薪养了“贪”:四落马高管全涨薪

2015-04-10 00:53:52

南航一方面享受着行业的最高薪酬,另一方面却屡屡发生贪腐丑闻。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王砚丹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王砚丹

南方航空(600029,收盘价9.61元)在一周内,四名核心高管因涉嫌职务犯罪被立案侦查,引起全社会瞩目,投资者也因此对公司的内部控制和运营状况产生疑虑。

3月31日,南方航空发布2014年年报。在去年下半年油价大跌的背景下,作为国内“运输飞机最多、航线网络最发达、年客运量最大的航空公司”,2014年公司实现的净利润17.73亿元,同比下降6.44%,这已是连续第四年业绩下降。在三大航中也是唯一一家业绩下降的公司。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三大航中业绩最差的南航,其高管团队却获得了其中最高的薪酬。年报显示,南航的高管无论是薪酬总额,还是人均薪酬都大幅高于国航和东航。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测算,南航去年为高管合计发放薪酬1283.2万元,人均薪酬达到96.24万元,在业绩下滑的背景下,主要高管的年薪却仍在增长。而国航高管合计发放薪酬1003.6万元,人均薪酬为84.81万元。东航则没有高管薪酬超过80万元,2014年合计发放565.85万元(除去4名独立董事),人均61.84万元。

南航一方面享受着行业的最高薪酬,另一方面却屡屡发生贪腐丑闻。2006年至今,南航集团和南航上市公司一共爆发了4轮腐败窝案,有名可查的高层和中层管理人员达到14名,多项指标创下交通行业央企之最。有投资者质疑,别人是高薪养廉,南航却用高薪养出了“贪”。

高管人均薪酬:南航超东航55%

南航年报第60页显示,目前南航高管一共有13人。其中副总经理董苏光、总工程师袁锡藩于2014年4月30日退任;现任总工程师李彤彬2014年4月30日上任。现任财务总监肖立新今年3月27日上任。因此去年一共有10人领取了全年薪酬。

这其中,总经济师苏亮去年薪酬为6.6万元;尽管在今年年报中没有特别说明,但在2013年年报中,南航注明了苏亮由于外派天合联盟,公司只为其缴纳相关保险。因此,记者在计算人均薪酬时未包括苏亮。另外,袁锡藩退任后李彤彬马上接任总工程师,因此将两人总薪酬视作一人。而副总经理董苏光按照其4个月领薪,在计算人数时作为4/12人计算。加上四位领取了全年薪酬的落马前高管,2014年南航领取薪酬的加权高管人数为13.33人。

除去苏亮外,南航去年一共为高级管理人员发放薪酬1283.2万元,其中四名落马前高管领取360万元。最终得出南航的高管人均薪酬为96.24万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前副总经理周岳海去年的薪酬137.3万元在上述南航高管中,排名仅次于副总经理刘纤的139.7万元。其他三名落马高管的薪酬也属于中上水平。

再看国航。国航一共有14名高管。其中有11名去年全年领取薪酬。总会计师肖烽和总经济师孟宪斌都是2014年7月28日上任,按照领薪5个月计算。原总飞行师刘铁祥11月27日卸任,当天现总飞行师王迎年上任。但刘铁祥目前还担任公司副总裁。因此在计算人数时将王迎年和刘铁祥合并为一人计算。这样算来,国航2014年领取薪酬的加权高管人数为11.83人。上述国航高管去年一共领薪1003.6万元,人均为84.81万元,较南航低11.88%。

而在东航的年报中,东航未将董监高详细划分,仅笼统披露,除独立董事外,一共向11名董监高人员合计发放薪酬565.85万元。其中,2014年东航年薪最高的是副董事长马须伦,年薪为74.53万元。而副总经理舒明江2014年3月底起卸任;副总经理孙有文自2014年3月底起任职,两人视为一人计算。监事燕泰胜自2014年6月1日起退休,按照领薪5个月计算,这样东航2014年领取薪酬的加权高管人数为9.15人,人均薪酬为61.84万元,南航高管人均薪酬超东航55.63%。

高管最高薪酬:南航超东航87%

从个人来对比,相同职位,南航高管的薪酬也往往高于国航和东航。

以董秘职务为例。2014年,南航董秘谢兵的年薪为69.40万元,国航董秘饶昕瑜和东航董秘汪健的薪酬分别为60.60万元和48.74万元。谢兵的年薪较饶昕瑜高14.52%,较汪健高42.39%。2012年和2013年,谢兵的年薪分别为70.63万元和68.77万元,而饶昕瑜这两年均未超过60万元。

如果比较三家公司最高薪酬的高管也会发现,2011~2014年,南航均排第一。

这四年间,南航的副总经理刘纤都是高管薪酬最高的一位。2014年,他年薪为139.70万元,较国航最高薪酬的徐传钰(129万元)高8.29%,较东航薪酬最高的高管总经理马须伦(74.53万元)高出87.44%。

2013年,刘纤的年薪为135.54万元,其他两大航高管的最高薪酬分别为国航总飞行师刘铁祥的107.4万元和东航副总经理舒明江的114.91万元;刘纤当年薪酬高出两人26.20%和17.95%。

2012年,上述三人也是各公司的年薪之最。其中刘纤年薪为136.12万元,刘铁祥为112.6万元,舒明江为126.76万元。

2011年,刘纤的薪酬为144.61万元;国航最高为总飞行师徐传珏,其年薪为115万元;东航最高为副总经理赵晋豫,其年薪为99.66万元。

四名落马高管去年全涨薪

这不是南航第一次因薪酬问题受到市场关注。2008年,由于次贷危机和高油价的影响,南航当年超预期巨亏48.29亿元,但当年公司支付高管薪酬总额却为1199.42万元,同比增长了49.8%(2007年为800.67万元)。

虽然此后南航声称年报中高管的实际年薪绝大部分是2007年的绩效奖励,但仍受到市场诟病。2009年5月,南航发布公告,对高管薪酬进行了规范和说明。此后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以公司规模与经济效益为基础,根据年度经营目标和岗位分管工作的年度工作目标,进行综合考核,根据考核结果确定高管年度薪酬收入。年度薪酬收入由基本年薪和绩效年薪及保险福利三部分组成。

根据公司薪酬管理制度,在计算绩效年薪时,总经理的绩效年薪金额为“基本年薪×经营业绩指标完成率×考核指标完成难度系数”。其他高管的绩效年薪则由基本年薪,再结合经营指标完成率和分工负责指标完成率确定。《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尽管在2013年年报中,南航并未对2014年的财务指标作出预测,而只是分析了经营形势的有利和不利的方面,但从上述指标来看,净利润的好坏势必对公司高管们的收入产生影响。

根据记者统计,在可比的8位现任高管中(即2012~2014年均全年领薪者),2014年只有营销总监郭志强薪酬从2013年的69.34万元小幅降至69万元,其余都有小幅增长。增幅最大的是总信息师胡臣杰,从99.18万元升至103.70万元,增幅为4.56%。

四位落马高管的年薪也有小幅增长。其中,周岳海从134.93万元增至137.30万元。徐杰波和陈港均从75.76万元增至76.60万元。田晓东从67.14万元增至69.50万元。

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李锦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是同一行业、规模大致相同的央企,在业绩大致相同的情况下,高管薪酬出现较大差异也是不正常的。“目前国有企业薪酬改革正在进行中,但无论如何,强调绩效是一定的。之所以出现如南航这种情况,有可能是董事会制定的绩效标准较低所致。现有的央企高管薪酬制度还不完善,应该建立严密的绩效追踪体系,这需要引入更多的上级部门监管。而如果是市场化聘任的经理人,不一定和由上级股东单位派遣的高管适用同样体系薪酬制度。但也应该以绩效为导向,并建立如员工持股等相应机制,以发挥激励作用。”

对于三大航中南航高管薪酬最高、业绩最差且出现多轮腐败窝案的情形,有职业投资者称,别人是高薪养廉,而南航却是高薪养了“贪”,这样的公司如何让投资者和消费者放心?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