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叶檀:为何雇主与雇员都不情愿缴社保

2015-03-24 01:01:53

我国目前的分配与税收体制,很难保证能完全做实缴纳者的个人账户,可与此同时享受高替代率的人数却居高不下。不透明的社保账目很难保证分配的公平,也不可能让缴纳者心甘情愿。

每经编辑 祝裕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评论员 叶檀

3月21日,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的周其仁教授在演讲中提出,在我国的劳动力成本当中,社会保障的提取通常占到职工工资总额的40%,这与发达国家相比高出很多。周教授建议通过改革降低上述制度成本。

2014年末,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举行的联组会议上,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表示,现在的养老保险缴费水平确实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至50%。《北京青年报》今年1月报道,在与125个国家的社保费率对比分析后,只有11个国家的社保费率超过40%,而且主要是发达的福利国家。

人社部今年1月作出解释,我国5项社会保险费率中,主要是养老保险费率偏高。而其他4项社会保险费率之和在12%左右,处于中等偏上水平。养老保险费率之所以偏高,有三个原因:一是因为制度设计时保障当下,为未来积累部分资金;二是转轨成本,已退休的老人和中人没有积累或者积累较少需要现在缴纳者弥补;三是为应对人口结构改变作准备。

处于工业化初期的国家通常没有社保,或者社保程度较低,不仅因为当时的经济竞争中劳动力成本是重要因素,也因为没有与高保障相匹配的分配机制与税收机制。所以在西方国家的历史进程中,工业化初期大都较为血腥,特权资本横行,实行高社保税的结果往往会让社保成为权贵盘中餐。

正因为如此,社保制度应该是一个与税收、法治完善密切相关联的渐进的过程。

美国是因为大萧条倒逼建立了基础保障制度。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罗斯福总统于1934年成立经济保险委员会,次年公布社会保障法;1939年增加了伤残保险和老年配偶养老保险;1965年增加了老人医疗保险,1972年又增加了残废者医疗保险。但即便如此,到目前医改仍然是美国的敏感社会问题,各方僵持不下。

欧洲也有相似的发展过程。根据1907年的一份对14个欧洲国家的研究报告,有8个国家建立了由国家管理的工伤事故保险,4个国家建立起强制性疾病保险,只有德国实施了强制性养老和残疾保险。当时不仅保障程度低,并且疾病与工伤保险惹人关注,恐怕与当时生产环境恶劣,疾病丛生、工伤多发有密切关系。

我国的社保保障程度与欧美发达国家在大致相似的工业化时期相比,毫无疑问是有巨大进步的。不过,为了支付目前高昂的社保费率,也造成用工单位成本大幅上升。

会计专家马靖昊曾举例拆解工资的社保构成:某一雇员目前月薪8000元,在扣除五险一金及个税后,可支配工资收入6053.9元。假设雇主为之加薪2000,该雇员税前工资涨到1万元,不过如上所述,在扣除各项后该雇员每月到手工资为7454.3元,较此前的6053.9元增加1400.4元。而雇主为了这增加的1400.4元付出的代价是,用工支出由此前的11528元增至14410元,即多支出2882元,是雇员到手工资增加额的2.06倍。其中单位缴纳的三险3210元、个人缴纳的三险1023元,上缴了社保机构;单位缴纳、个人缴纳的公积金各1200元,上缴公积金管理机构;个人所得税322.70元上缴税务机构。

面对如此高昂的社保费率,难免形成大家钻漏洞的做法。北青报在京调查的结果是,小型餐饮企业大多没有社保,笔者询问街边洗车店等同样如此。

在待遇问题上,企业主与员工很难得地达成共识——高昂的社保如果不能落到职工头上,还不如不保。

我国目前的分配与税收体制,很难保证能完全做实缴纳者的个人账户,可与此同时享受高替代率的人数却居高不下。不透明的社保账目很难保证分配的公平,也不可能让缴纳者心甘情愿。

与其这样,还不如提高统筹层级、公开账本、让民众亟须的大病、基础养老落到实处,把每个人的账户做得扎扎实实。

责编 祝裕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