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网易反诉酷狗音乐侵权 版权混战将加速行业洗牌

2015-01-09 01:28:04

2015年1月7日,网易云音乐就涉嫌侵犯版权问题对酷狗提起诉讼,要求酷狗音乐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索赔人民币超过300万元。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已正式立案。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孟庆建 发自深圳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孟庆建 发自深圳

网络音乐已成为新闻、社交之外第三大导流来源,但国内版权不规范引发的纠纷日益增多。

2014年12月,网易云音乐平台的200首作品因涉嫌侵权,被酷狗音乐起诉。

此后,2015年1月7日,网易云音乐就涉嫌侵犯版权问题对酷狗提起诉讼,要求酷狗音乐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并索赔人民币超过300万元。广州天河区人民法院已正式立案。

据悉,网易云音乐此次状告酷狗音乐侵权共37个案件,涉及37张专辑,共300首歌曲。

易观分析师薛永峰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国内版权整治升级和音乐授权渠道混乱是导致版权纠纷的主要原因。同时,在互联网巨头争买版权的压力下,面临变现难题的小公司,会逐渐被洗牌出局。

网络音乐版权纠纷不断/

来自 《2014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的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音乐产业的市场总规模达2716亿元,而数字音乐市场的规模达到440亿元,其中无线音乐市场规的模达397亿元,在线音乐市场的规模达43亿元。但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的版权收益只有1.12亿元,相差悬殊的收益凸显出音乐市场严重的版权问题。

这也使得市场对音乐的版权问题越来越重视。2014年7月,酷狗因涉嫌盗版包括中国好声音(第三季)在内的音乐作品,在北京市版权局召开网络版权监管工作会议上,被点名批评。

2014年12月,腾讯向法院申请对网易云音乐发出诉前禁令,停止传播《时间都去哪了》等623首网络音乐作品。这一事件也进一步刺激产生了一连串的音乐版权诉讼。环球音乐向天天动听、网易、虾米网等发出警告函,要求下架TaylorSwift相关歌曲免费音乐服务。

作为对腾讯的回击,2014年12月10日网易和杭州网易雷火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向武汉中院申请诉前禁令,请求武汉中院责令腾讯停止通过 “QQ音乐”平台向公众传播、提供由网易和网易雷火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201首音乐作品,法院最终裁定立即停止通过“QQ音乐”平台向公众传播《外婆的澎湖湾》等192首音乐作品。

事实上,早在2014年初,QQ音乐就起诉“酷我”侵犯其网络信息传播权,涉及刘若英等歌手在内的30张专辑近400首音乐作品,索赔金额上千万。彼时该案件也被视为数字音乐维权联盟的首次出招。

那么,是何种原因导致网络音乐版权混乱?薛永峰分析称,一是国内音乐产业不成熟,网络音乐在市场培育和发展初期,免费音乐资源随处可见,音乐市场缺乏版权导向;二是音乐授权渠道混乱,在国内,音乐作者、唱片公司以及音乐版权著作协会都可以进行版权授权,导致交叉授权局面;三是国内互联网公司盛行“避风港”原则也让音乐版权处于架空的状态,为提升用户黏性,使用各种方式上架未经授权产品。

中小公司面临出售或淘汰 /

据了解,一提到音乐收费,人们自然能联想到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该协会成立于1992年,是我国第一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由于协会与会员之间的法律关系是信托关系。如果使用者拒绝标准付酬,协会可以以原告身份起诉。同时,作为权利财产的受托人,协会有权对外处分管理其所托财产。

君泽君律师事务所张泽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国内音乐产业侵权门槛很低,一方面是侵权技术门槛低;另一方面是惩处力度弱,法律虽然规定了刑事处分条例,并且修订的著作侵权处罚金额上升至300万元,但按照目前国内处罚惯性,惩处力度仍然很弱。

一家网络音乐平台的内部人士透露,“理论上来说,版权由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代表授权谈判的,但面对利益,音乐作者和唱片公司都在向外授权,由此引发多家版权纠纷。腾讯和网易云音乐之间的诉讼,有一部分就是来自交叉授权。”

对此,记者致电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但对方告知负责人外出。

据悉,目前大部分唱片公司重要的获利方式之一,就是将音乐版权一次性打包卖给网易云音乐、QQ音乐等平台,或将音乐授权给音乐平台方,按实际下载量分成收费。

来自易观的报告显示,音乐已成为继新闻、社交之后第三大类导流应用,BAT以及网易等互联网巨头都在争抢这一市场。2014年7月以来,阿里巴巴相继完成了对虾米网、天天动听的战略收购,快速完成了在音乐市场的布局,并一举拿下了第三季《中国好声音》的独家音乐版权。近期,百度与环球、华纳、索尼、滚石、百代、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等多家音乐版权方签署了版权合作协议,也在重金打造“护城河”。

薛永峰表示,随着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版权将成为取得市场份额的有力武器。除了BAT、网易、A8音乐旗下多米等 “不差钱”公司之外,很多中小的网络音乐公司的投入已经乏力。随着版权竞争和盈利模式仍然不明朗,行业洗牌时期已经到来,越来越多的小玩家面临被迫出售或淘汰的境地。

责编 每经记者 孟庆建 发自深圳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