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书会

每经网首页 > 每经书会 > 正文

时寒冰说(11):美国、俄罗斯,在叙利亚神一般精彩的斗法

每经智库 丨时寒冰 2014-11-26 16:15:32

在这种激烈的角逐背后,隐含着怎样的利益诉求?双方如何面对这盘错综复杂的棋局?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必争之地

无论对哪个国家而言,当今的中东都是必争之地。

中东是开启世界局势主动权的金钥匙。基辛格那句名言依然在我们耳边回响:“谁控制了石油,就控制了所有国家;谁控制了粮食,就控制了人类;谁控制了货币,就控制了全球经济。”

哪个大国能忽略中东呢?

从伊朗到叙利亚,美国与俄罗斯的斗法似乎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在这种激烈的角逐背后,隐含着怎样的利益诉求?双方在以怎样的勇气和智慧面对这盘错综复杂的棋局?

如果看懂了这盘棋,就能感受到其中的惊心动魄。

中东地区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如果要打击俄罗斯经济,打压油价当然是一条捷径,前提是你必须有能力左右、控制中东的局势;要重创欧元,在欧元区家门口制造麻烦,中东是最好的地方;要打击原油进口大国,控制中东就等于控制了命门。

对棋局而言,中东棋子活,则全局活;中东棋子死,则全盘皆输。

目前,对美国而言,只剩下叙利亚和伊朗这两颗大钉子了。在次贷危机、欧债危机爆发以后,美国的重心转向实体经济的发展,如何在既不影响国内经济恢复,又不增加新债务的情况下,低成本地拔除这两颗钉子呢?

对伊朗,美国不断强化制裁,通过严厉、周密的制裁,削弱伊朗的力量,待时机成熟,再一举解决问题。

对叙利亚,美国有更好的条件,那就是,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武装打内战,不断消耗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力量——内战是摧毁一个国家的利器。最后,再压一根稻草即大厦倾倒。

美、俄剑拔弩张只是作秀?

2011年以前,俄罗斯将伊朗当作投名状,不断谋取利益最大化。在这个过程中,俄罗斯受益匪浅,但也让伊朗人渐渐参透了其中的奥妙,或者说,俄罗斯的意图被伊朗看透了。而今,俄罗斯与伊朗的默契不再。有关这种博弈,笔者在《时寒冰说:经济大棋局,我们怎么办》中做过分析。

这样,中东地区与俄罗斯交好的国家,事实上只剩下叙利亚。

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与美国,既有博弈,也有利益共同点——这一点是许多人所忽略的。

美国的棋路非常清楚:通过支持叙利亚反对派与政府军的对抗,使双方不断消耗,最终达到拖垮叙利亚政权的目的。

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与利比亚不同,叙利亚的反对派派系太多,甚至可以说难计其数,如果美国直接对叙利亚进行军事打击,那么,打完之后谁来领导叙利亚?假如打完叙利亚,它继续乱,美国不仅无法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反而可能背黑锅,成为众矢之的,遭到国际社会的批评。

因此,在这一至关重要的问题解决之前,美国不可能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

美国需要静待时机,让叙利亚反对派在与政府军对抗的过程中,逐渐整合成一支足以领导叙利亚的亲美力量。

面对美国的棋局,俄罗斯怎么应对呢?同美国一样,坐视叙利亚乱下去,坐享渔翁之利。实际上,从利益的角度来看,俄罗斯与美国在这一点上是一致的——这可能出乎一些人的意料。道理非常简单:中东乱局有利于推高油价,而油价上涨,俄罗斯将是最直接的受益者。

俄罗斯的经济增长、财政收入都与石油、天然气关系密切。2001~2004年间,俄罗斯能源产业直接贡献了其工业增长的70%,石油产业就占了45%的份额。这表明,自然资源产业同期对俄罗斯GDP增长的直接贡献率就超过了1/3,石油产业贡献了将近1/4。如果考虑石油业的采购和工资效应对国内需求的影响,石油工业对经济增长的实际贡献更高。从出口来看,俄罗斯2000~2005年间出口额的强劲增长完全是由石油业推动的。

俄罗斯的这种经济结构,使得其经济增长对国际原料市场价格特别是石油价格过于依赖,国际原油价格决定着俄罗斯经济的发展速度。

另外,叙利亚内战,俄罗斯可以向叙利亚出售更多的武器,从中获取更大利益。在这一点上,俄罗斯的利益又与美国重叠了。

我们知道,普京从1999年上台开始,便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鼓励武器出口,以此扩大势力范围之外的接触空间,这也是俄罗斯同美国抗衡的好办法。到2008年的时候,俄罗斯已经在武器出口中占到26.24%的份额,仅次于美国的27.15%。但此后其武器出口的增长就停滞了,直到它再次活跃在中东地区的舞台上,以保护者的角色站在叙利亚的背后。

中东动荡,美国借机在中东大卖武器,俄罗斯虽然在阿拉伯国家的盟友少,但也能通过重回中东舞台,利用其价格优势抢占一部分市场份额。

因此,中东出现乱局,美国和俄罗斯在这些利益上是重叠的、一致的。尤其俄罗斯,更希望维持这种局面,而不是结束这种局面。两国虽然看起来剑拔弩张,但有的时候是真吵,有的时候则是秀给世界看。

普京:叙利亚离俄罗斯很近

但是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美国与俄罗斯虽然在短期利益上一致,在长期利益上却是针锋相对的。俄罗斯希望叙利亚乱局在不摧毁巴沙尔政权的情况下长久维持,而美国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维持内战的目的则是为了更快地摧毁叙巴沙尔政权——低成本地实现叙利亚的政权更迭,最终结束乱局。

两者在最终的战略目标上,是完全相反的。

因此,一旦美国军事打击叙利亚,俄罗斯就会强烈反对。一旦开打,以叙利亚的军力,根本无法对抗强大的美国,战争很快就能结束,俄罗斯的利益也将受损。

俄罗斯必须全力以赴地维持现有的格局不变。

俄罗斯这样做,也与其在叙利亚的势力布局有关。

我们知道,冷战时期,苏联为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实行扩张性的军事战略,苏军在国外可以使用的海军基地、空军基地和军事设施曾多达100多个,其中海军基地(港口或设施)30多个,空军基地(机场)70多个。但是,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不得不在全球收缩军事布局。其海外驻军少得可怜,唯独舍不下中东。俄罗斯的海外驻军除了几个独联体国家,唯一的一处就在叙利亚。

如果叙利亚政府被推翻,俄罗斯如何保护它在中东地区的唯一一处军事基地?

1974年,叙利亚同意将塔尔图斯港升格为苏联海军的正规海外基地,这也是苏联在海外的第一个正规海军基地。巴沙尔上台后,继续和俄罗斯保持良好关系。叙利亚局势发生动荡后,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反对西方国家要求巴沙尔下台。俄总统普京发出明确警告:“叙利亚离俄罗斯很近。”

叙利亚问题久拖不决,对俄罗斯最为有利,美国当然清楚这一点。

美国必将结束这一局面,由此展开真正精彩的棋局。

神一般的精彩大斗法

在俄罗斯的棋局上,叙利亚是它的最后一块基地,一旦丧失,它在中东的舞台也就坍塌了。因此,俄罗斯必须全力以赴,殊死一搏。

让我们来看看俄罗斯的棋路——非常精彩的布局。

俄罗斯人一直要捕捉的机会慢慢到来了。

2011年8月,叙利亚内乱日益恶化,政府的镇压行动也日益升级。阿拉伯联盟首次表态谴责叙利亚政府,沙特国王发表电视讲话谴责叙政府的镇压,并召回了驻叙大使。随后,科威特和巴林政府也召回各自驻叙大使。奥巴马则发表谈话称“叙利亚危机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巴沙尔下台”。8月18日,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及欧盟均发表声明,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下台。

美国总统奥巴马主张对叙利亚实施更加严厉的制裁措施——美国开始亮出自己的战略意图:通过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来壮大其力量,通过制裁来削弱巴沙尔政权,在自己不出兵的情况下,就可以实现叙利亚政权的更迭。

俄罗斯立即看到了机会,因为要制裁叙利亚,就必须得过俄罗斯这一关。

2011年10月4日,法国、英国、德国、葡萄牙四国向联合国提交了有关叙利亚问题的决议草案,核心是谴责并制裁叙利亚政府。

俄罗斯其实一直在等着这步棋。

10月4日的表决结果是:中国和俄罗斯投了反对票;印度、南非、巴西、黎巴嫩投了弃权票;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葡萄牙、尼日利亚、波黑、加蓬、哥伦比亚投了赞成票。

否决权是《联合国宪章》赋予5个常任理事国(中国、俄罗斯、法国、英国和美国)的特殊权利——在表决中有超过一般计量的权力,使一票具有压倒多数的表决效果。只要其中任何一个常任理事国反对某一提案,即使其他14国(其他4个常任理事国和10个非常任理事国)全部赞成,该提案也无法在安理会通过。

俄罗斯的应对非常简单:不仅要投否决票,而且,要联合中国一起投否决票。

这次否决票,从大棋局角度来看,有利于让局势继续动荡,使油价维持高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从小的棋局来看,此次否决,让叙利亚反对派深切体会到了得不到俄罗斯帮助的切肤之痛——因为中俄否决,快到嘴边的肉飞了,叙利亚反对派不得不与俄罗斯协商。

在投否决票的第二天,俄罗斯立即趁热打铁,迫不及待地向叙利亚反对派抛媚眼。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10月5日就叙利亚局势对记者发表谈话说:“俄罗斯亚非人民团结与合作协会已正式邀请叙利亚反对派派两个代表团到莫斯科访问,一个代表团代表在大马士革的国内反对派力量,另一个代表团代表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成立的全国委员会的反对派人士。两个代表团本月访问莫斯科期间,将在俄罗斯外交部大楼内与俄罗斯有关方面就叙利亚局势问题进行会谈。”

俄罗斯一邀请,叙利亚反对派代表立即飞到莫斯科。2011年10月11日,抵达莫斯科的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团长贾米尔(NadriJamil)在俄新社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我们抵达莫斯科是为了表示,我们欢迎俄罗斯和中国对联合国安理会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的否决。我们珍惜与俄罗斯的友谊。”

“我们欢迎”后面提到两个国家,“我们珍惜”后面只有俄罗斯。俄罗斯在叙利亚反对派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必须强调的是,俄罗斯邀请的是叙利亚比较温和的派别。俄罗斯此举的目的,显然是为了“抛砖引玉”,静等亲西方的更有实力的叙利亚反对派跟着到莫斯科,与俄罗斯谈判——得到他们的承诺才具有意义。

要做到这一点同样是非常难的。

那些亲西方的叙利亚反对派没有理睬俄罗斯抛出的橄榄枝。

但俄罗斯有的是耐心。

美国当然清楚俄罗斯的打算。2012年1月27日,摩洛哥代表阿拉伯国家联盟和西方国家向安理会提交了一份新的决议草案。

美国之所以让阿拉伯国家牵头起草并提交这份草案,战略意图非常明确——阿拉伯国家控制着石油命脉。那么,原油进口国尤其对中东原油依赖度高的国家将不敢再与俄罗斯联手,因为这将激怒阿拉伯国家。美国意在分化瓦解俄罗斯的力量。

为了让这份草案不给俄罗斯否决的理由,阿拉伯国家和西方国家已删除了决议中明确要求巴沙尔交权和呼吁自愿实施武器禁运和制裁的内容,并增添了关于禁止外部军事干预的文字。

因此,新决议草案虽然谴责叙利亚镇压民众抗议,却没有提出制裁、要使用武力制裁或者威胁使用武力的条款,只是草案支持阿拉伯联盟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移交权力的计划。

显然,新草案相对于第一次的草案是比较温和的。而“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移交权力的计划”也是阿拉伯联盟提出来的。

但对俄罗斯而言,内容并不重要。对于处于原油出口位置的它而言,原油进口国与阿拉伯国家的关系越紧张,对它越有利!这是俄罗斯求之不得的。它甚至更愿意激化这个矛盾。

因此,可以肯定的是,俄罗斯将继续投否决票,并且,联合中国一起。

2月4日上午,联合国安理会表决叙利亚问题决议草案,表决结果为13票赞成、俄罗斯与中国行使否决权否决了这一决议草案。

这次的草案最大限度地体现了阿盟的立场。因此,在中俄行使否决权以后,代表阿盟向安理会提交决议草案的摩洛哥表示,对俄罗斯和中国否决这项决议感到“非常遗憾和失望”。

叙利亚反对派再次被打痛

俄罗斯再添加一把火。2月7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对外情报局局长弗拉德科夫对叙利亚进行了旋风式访问。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说:“感谢友好的俄罗斯,是你们帮助了叙利亚人民。俄罗斯是叙利亚的老朋友……俄罗斯对叙利亚危机的立场,对保护叙利亚发挥了决定性的作用。”

更微妙的是下面这段话:在谈及与巴沙尔总统的会谈情况时,拉夫罗夫透露,叙利亚总统巴沙尔表示要致力于停火并准备与叙利亚各派进行政治对话。拉夫罗夫强调:“很显然,停火要与所有政治派别的对话同时实现……叙利亚当局希望俄能对不想参加对话的反对派施加影响。”据悉,巴沙尔准备派叙利亚政府代表团赴莫斯科参加叙利亚各政治派别的会见活动。

俄罗斯可谓左右逢源,进退自如,巧妙地把自己与叙利亚反对派的沟通,与叙利亚政府的授意实现了无缝对接。俄罗斯等于自己搭建了一个让叙政府与反对派对话的平台,把叙利亚局势的主动权一手掌控,这当然有利于俄罗斯实现自己的利益诉求。

俄罗斯重复上次的棋路,投完否决票马上就邀请叙政府和反对派到莫斯科进行非正式会谈。但美国显然不会听任这么好的机会让俄罗斯白白捡走。叙利亚反对派随即回绝了俄罗斯的邀请。

但西方和叙利亚反对派都想知道俄罗斯要做什么。

4月中旬,叙利亚反对派到莫斯科。17日,正在莫斯科访问的叙利亚反对派代表团同俄罗斯外长等官员进行了会谈。俄外交部发布的消息称,叙反对派代表团当天下午分别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以及副外长、俄总统中东问题特别代表波格丹诺夫进行了会谈。会谈中,叙反对派对叙、俄两国一直以来保持的友好关系做出了高度评价。但没有任何有关叙利亚反对派确保俄罗斯在叙利亚利益的承诺——这是俄罗斯最需要的。

俄罗斯的棋路,美国看得很清楚。

美国要想办法快刀斩乱麻,尽快结束乱局。2012年7月,美、英、法、德等国向联合国递交了新的决议草案:如果叙利亚拒不执行安理会决议以及联合国秘书长的六点建议,安理会将依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对叙利亚采取行动——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安理会可以在其决议未能得到当事方执行的时候采取经济制裁或军事打击等手段。

7月19日,中俄两国再次联手投了否决票。

7月下旬,叙利亚国内外各反对派为了接管政权,就任命“叙利亚临时军事委员会”主席进行紧急协商时,参加协商的叙利亚各反对派一致同意,“权力移交后,新政权保证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

但在俄罗斯看来,这种表态并没有保障,因为这种表态随时可能烟消云散,被人忘记。

俄罗斯也在等待,等待叙利亚反对派通过整合,产生出强势的能够代表叙利亚未来权力布局的派系。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俄罗斯才能相信自己得到的承诺是真实可信的。

应该说,在这个博弈的过程中,美、俄都是直接的受益者。

对美国而言,叙利亚政府的力量不断被削弱,而反对派的势力快速崛起。

对俄罗斯而言,叙利亚乱局导致国际油价一直处于高位,这符合它的利益诉求——俄罗斯仅仅通过“坐而论道”,无须动手,便坐收危机红利。由于俄罗斯每年出口原油约2.6亿吨,国际原油价格年均每桶上涨1美元,俄罗斯就可以多收入接近20亿美元。“2011年,俄罗斯领导人高调提出2020年以前6000亿美元军队现代化计划(2012年,普京将这一计划改为7700亿美元)。如果单靠油价筹措上述军费,每桶油价只需上涨30美元就够了。这也许从另一个侧面表明,俄罗斯似乎为高油价做好了预期。”

而且,俄罗斯拉中国第二次投否决票,使得阿拉伯国家有可能重新审视相关国家(比如中国)在中东的定位,控制着石油命脉的它们,将基于其自身利益重新权衡它们在未来石油供应中所扮演的角色。

此后,俄罗斯从中国连续得到大的石油订单,与此不无关系。这让俄罗斯成为实实在在的受益者。

而且,俄罗斯强硬反对制裁、军事打击叙利亚,带着铁汉形象重回中东大舞台,促进了俄罗斯的武器出口。俄罗斯是实实在在的受益者。

神秘的化学武器

2013年8月21日,叙利亚政府军对反对派控制的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展开了进攻行动,出现了多人死于化学武器攻击的事件。美国宣布,高度确信是叙利亚政府使用了化学武器,导致1429名平民丧生,包括至少426名儿童。美国国务卿克里在记者会上指出,2013年,叙利亚政府已经多次使用化学武器。在8月21日袭击事件发生前3天,叙利亚政府军就被告知要戴上防毒面具,并被指示要在地面上做准备,提前采取预防措施。美方还截获了一位叙利亚政府高官的通话,这名官员证实是叙利亚政府发动了此次化武袭击,而且对联合国方面的核查取证感到担忧。

而早在2012年8月,奥巴马对叙利亚政府就已经列出不能逾越的“红线”,即在武装冲突中使用化学武器或者未能切实保护掌握的化学武器的安全。美国是否真会追究责任,并在军事上做出何种反应,全世界都在看美国将如何行动。此事自然关系到美国总统做出的承诺的可信度,以及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力同过去相比究竟是否大为逊色。

生化武器袭击事件,对美国而言,是动武的一个绝佳理由。

但这也正是这件事情非常蹊跷之处。

因为从2013年3月开始,在与反对派武装的战斗中,叙利亚政府军已经完全占据主动。

叙利亚政府军的主动是反对派武装的失误造成的。2012年7月起,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开始把主攻目标转向重点城市,随即强攻叙利亚第二大城市阿勒颇(叙利亚主要经济中心),这使得反对派犯下了急功近利的错误。10月,反对派武装进攻受挫。11月,反对派武装又开始强攻首都大马士革,而这里集中了政府军7个师的兵力(其中包括第四装甲师即原共和国卫队5万人),约占陆军总兵力的一半。反对派武装无论是在人数上还是在武器配备上,都明显处于下风。而且,叙利亚境内的反对派武装派系众多,各自为政,没有形成统一的领导机构,很容易被政府军各个击破。

叙利亚政府军充分利用了这一点。

叙利亚政府军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采取收缩战线策略,放弃了广大农村地区,重点控制全国的大中城市,伺机反攻。2013年2月,叙利亚政府军开始进行战略反攻,4月开始在全国各战场全线出击,逐步收复丢失的战略要地。

7月29日,叙利亚政府军宣布,其部队已经完全控制叙利亚中部霍姆斯省省会霍姆斯市重要城区哈利迪亚区。这是具有标志性的事件。反对派将霍姆斯市视为“革命首都”,是反对派的大本营。

在这种情况下,叙利亚政府有必要动用生化武器挑衅美国的“红线”惹火烧身吗?

谁是大赢家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个时候,美国实际上处于两难选择。

如果坐视叙利亚政府军将反对派彻底击溃,通过反对派武装消耗叙利亚政权的战略目标将落空,俄罗斯将成为最大赢家。毕竟,俄罗斯是与叙利亚政府保持着密切关系的国家。

如果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又将面对另一棘手的问题:叙利亚反对派派系林立、鱼龙混杂,甚至有基地组织等极端势力的身影,像这样一个散乱的扶不起来的阿斗,美国即使通过军事武力摧毁了叙利亚政府军,那么权力将落入谁的手里?美国能够操控吗?

比如,叙利亚反对派中的“胜利阵线”,是实力最强的反政府武装之一,该组织属于极端派别,甚至在2013年4月10日与“基地”的伊拉克分支正式合作,目标是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这让西方援助叙利亚反对派的行动变得十分尴尬。

对于美国等西方国家来说,推翻巴沙尔政权非常容易。问题是,后叙利亚时代将由谁来掌控?这一步棋,才是导致美国无法对叙利亚动武的根本原因。

因此,美、英等国尽管一开始剑拔弩张,做出战争一触即发的声势,其实并非真的想打这场战争——战争的时机并未成熟,其目的乃是为了吓退叙利亚政府军队对反对派武装的进攻,打乱政府军的军事计划,给美国等西方国家全力支持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喘息、整合的机会。

事实上,美国也的确达到了这样的效果。

面对西方军事强国的战争信号,叙利亚政府军对反对派武装的进攻行动几乎全部停止。

从俄罗斯的角度来看,它当然也不希望美国就此发动战争,毕竟,俄罗斯还没有与叙利亚反对派建立起密切的联系。

这就使得美国、俄罗斯两大对手,达成了一种新的默契。

但美国与俄罗斯一直都没有消停。美国在加紧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整合。2012年11月11日,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建立,第二天,这个组织就被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和阿拉伯国家联盟承认并且视为“叙利亚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

这种整合实际上是美国在为打击叙利亚战争做准备。但叙利亚反对派的整合进程令美国、英国都非常失望。

2013年8月29日,英国下议院投票否决了政府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的提案。尽管此项投票不具约束力,但首相卡梅伦表示将“据此行事”。这是100多年来英国政府有关军事问题的提案首次遭议会否决。

英国与美国的特殊关系,意味着打击叙利亚的时机并不成熟。

8月31日,美国白宫正式向国会提交要求对叙利亚当局实施军事打击的决议草案,让国会决定是否动武。奥巴马说,虽然他有权自行采取行动,但是他认为有必要就这个问题展开全国辩论。这表明奥巴马推迟了对叙利亚政府目标采取军事行动。

9月6日,奥巴马在俄罗斯圣彼得堡说,他不希望在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他准备研究防止使用化学武器的其他方式。

9月9日,美国国务卿克里称,只要叙利亚总统巴沙尔在一个星期内交出所有的化学武器,就可以避免遭到外国的军事打击。俄罗斯立即心领神会,向叙利亚建议向国际社会交出化学武器,正在焦头烂额、恐惧不已的叙利亚政府立即对这根意外的救命稻草表示欢迎。奥巴马随后表示,如果叙利亚真这么做,他打算停止对叙利亚袭击。

很多媒体评论说,由于克里“说漏嘴”而让俄罗斯抓住了机会。殊不知,两国实际上是在完成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于是,叙利亚局势重归平静,而俄罗斯再次对叙利亚反对派抛出了橄榄枝。这是因为,它知道,局势的平静只能是暂时的,为了自身利益最大化,它必须着眼于长远。

2013年11月5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与新西兰外长麦卡利会晤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罗斯希望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主席艾哈迈德·贾尔巴访问莫斯科。拉夫罗夫说:“我们曾多次邀请贾尔巴先生访问莫斯科。我们希望,他将接受此次的邀请。”

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得到了什么呢?

在这段时间的中东格局上,对于俄罗斯的处处阻挠,美国一直处于被动防守的位置,因为双方都清楚,战争的时机并不成熟。

但是,这并非意味着美国一无所获。

美国最大的收获是,为自己实体经济的复苏提供了一个和平的空间,加速美国经济的增长步伐。战争打的是经济实力,在经济复苏阶段,当然是晚打比早打好。美国有的是耐心。更何况,美国经济复苏的阶段所对应的,正好是叙利亚现政权在被制裁中力量一天天遭到削弱的阶段。

事实上,三年战争已经让这个国家变得千疮百孔,濒临崩溃。联合国公布的数据显示,已有900万叙利亚人被赶出家园,其中有250万人被赶到了邻国,这比1948年的以色列建国战争中巴勒斯坦的逃难者更令人触目惊心,那次出逃的人口是75万人。

叙利亚内战中的死难者估计已经达到了15万人,尽管处境非常悲惨,但全球给予饱受苦难的叙利亚人的外交关注却在消退,外界无法提供有效的帮助。叙利亚内战各方在国际社会调停下达成和解的希望原本就很渺茫,随着2014年3月后美俄关系的恶化,变得更加遥不可及。

这不是战争但胜似战争,但无尽的苦难总是由普通的民众承受。

在与叙利亚缓和关系的过程中,美国最直接的收获是让叙利亚自废化学武器。美国当年之所以敢打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确信伊拉克没有生化武器,而不是相反!叙利亚交出化学武器,不仅有利于将来美国对叙采取军事行动,也解除了以色列的心腹大患。

这是以色列的收获。

叙利亚与以色列是宿敌。四次中东战争期间,叙利亚始终是阿以交战的前线国家。特别是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后,以色列占领原本属于叙利亚领土的戈兰高地,至今尚未归还,导致叙以两国长期交恶。

这次虽然美国没有打击叙利亚,但以色列和叙利亚一直冲突不断。以色列被指已多次打击叙利亚的军事设施,而以方对外界指控从来不予置评。

这次让叙利亚交出化学武器予以销毁,实际上等于消除了以色列的心腹大患。剔除生化武器这一块,叙利亚是很难凭借常规武器对以色列造成威胁的,以色列的优势将变得非常明显。

不难想象,一旦叙利亚的生化武器被销毁,以色列或者美国打击叙利亚就变得更加安全,而叙利亚无论对美国还是以色列而言,都是必须要拿下的!拿下叙利亚,扶植起民主政权,将能迫使俄罗斯告别它在叙利亚塔尔图斯军港的驻军,使俄罗斯失去地中海这一重要的军事基地,从而,为美欧消除一个心腹大患!

俄罗斯同样也有收获。让我们一点点来分析。

俄罗斯的最大实惠来源于叙利亚政府。

2013年12月25日,俄罗斯国有能源集团Soyuzneftegaz和叙利亚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允许俄罗斯方面在2190平方公里的叙利亚海岸勘探、钻井、开发及生产石油和天然气。这是叙利亚历史上首次签署类似协议,这项协议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叙利亚内战的格局。

协议规定,全俄石油天然气公司在协议生效后立即投入1500万美元进行勘探,确定钻井地点后再投入7500万美元进行钻井作业。如果开采成功,该公司将继续扩大开发规模。同时,俄方同意培训叙方石油业工人。叙利亚石油和矿产资源部长苏莱曼·阿巴斯表示,这份协议会为俄方和叙方带来丰厚的利润。

但俄罗斯的收获并不仅限于此。

中东局势的演变,激怒了沙特阿拉伯。沙特有着很深的地区大国情怀,它拉着海湾国家支持打击叙利亚,实现叙利亚的政权更迭,拔掉这根刺。但结果,局势缓和了,它什么也没有得到,还白白地得罪了叙利亚政府。

2013年10月18日,沙特阿拉伯拒绝了联合国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这是联合国1945年成立以来头一次遇到一个国家在当选非常任理事国不到24小时内,公开拒绝接受这一席位。沙特外交部当日发表的声明谴责安理会没有通过惩罚叙利亚总统巴沙尔的决议,尽管巴沙尔造成了叙利亚长达两年半的血腥内战。

沙特以此表达自己的愤怒。全世界也都听明白了。沙特向安理会扔石头,其实是想“砸”美国,因为美国出尔反尔没出兵叙利亚,尤其最近同沙特的地区劲敌伊朗搞缓和。

沙特与美国的关系决定了,这种“怄气”不会闹大,美国给个安慰就能解决问题,更何况,美国只是缓兵,而非就此放过了沙特的两大劲敌——叙利亚和伊朗。

真正的问题在于,如果沙特对没有打击叙利亚不满,那么,它同时也会对在联合国就叙利亚问题投否决票的国家不满——而这恰是俄罗斯特别乐意看到的一幕。我们千万别忘记了,沙特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生产国和出口国,而中国正在替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进口国——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9月,中国的原油日净进口量达到了630万桶,超过了美国的624万桶,而且中美之间的进口量差异将越来越大,美国能源信息署因此宣称“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

假如最大的原油进口国与最大的原油生产、出口国之间存在误解,谁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毫无疑问,就是俄罗斯。

责编 邬晓丹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