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报纸

每经网首页 > 今日报纸 > 正文

债券市场清污须全面市场化改革

每日经济新闻 2014-08-21 00:39:40

债券市场清污,必须进行市场化的全面改革,取消审批,评级机构承担信用评级工程,交易市场透明。

每经编辑 叶檀    

每经评论员 叶檀

企业债反黑反腐雷厉风行,从下游的交易查到了上游的审批与一批承销人员。

2013年初起,由审计署牵头,公安部、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多部委介入调查,开展了一场债市打黑风暴,调查源头是一二级市场倒券卖券,以及丙类户违规。

下游出事上游更甚,此次债券黑幕事件深度发酵,源于被公安机关调查的“债市女王”、前国信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总裁孙明霞。去年10月,国信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总裁孙明霞、副总裁侯宇鹏、债券交易部总经理谢文贤被公安机关调查。据澎湃新闻报道,孙明霞接受公安部门调查期间,供出一张“百人名单”,包括企业债审批机构发改委财金司数人,以及券商一级市场的承销人员。几乎涵盖了整个企业债审批和发行链条。

企业债不市场、不透明,寻租是正常的。企业债由发改委审批,审批部门为财金司证券处,正式编制只有3人。财金司司长大笔如椽,是典型的肥缺。据财新网报道,被调查的前任财金司司长张东生,从2003年到2006年经历了企业债审批发行的黄金时期,直到2005年5月央行首推短期融资券等产品后,发改委财金司作为债市发行审批的核心地位才有所旁落。对企业债行政色彩的强大冲击,最初靠的是市场化的中票、短融等市场化产品。

如今发改委财金司人员轮岗,陈年旧债想必就此曝光,为未来的改革腾出空间。但轮岗并非反腐利器,中国企业债发行体制必须重新设计,逐步以市场化方式取代行政方式。如果企业债由证监会等金融专业监管部门监管,由协会实行自律管理,用市场方式注册发行,审批官员们贪念再炽,也无法伸手。

不仅企业债,我国的公司债、金融债等审批监管部门不统一,交易市场不统一,债券市场成本奇高,效率极低。整顿企业债市场,同时也是清理中国债券市场的契机,统一的管理规范、中介机构职责、登记结算制度等,应秉持公开与公平的原则,重新清理。

奇怪的是,企业债发行规模和公司债的发行,一般是券商通过个人拿券,没有电子记账,虽然“可以采取无记名实物券、实名制记账式、无纸化电子记账式等多种发行方式”,现状是链条上的人都不想透明,“企业债卖给谁了,给低价拿券的人多少回扣,根本查不到”,有业内人士表示。

严厉的行政审批加上黑箱运作,典型的寻租节奏。一级承销人员为了得到业务与审批者关系不浅——走到哪家券商债券生意火到哪家的孙明霞就是典型——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之间有利益输送空间,购买债券的三类账户丙类账户代持,更是可以空手套白狼。债券市场形成生物链,审批者权力最重,一级承销机构可以控制二级市场,一二级市场的券商、基金经理可以注册投资公司以丙类账户的方式参与交易。为活跃市场设立的丙类交易,成为藏污纳垢之所。如果债券市场清淡,杠杆交易者大亏,处于生物链低端的或者破产,或者卷包而走。

彼时,孙明霞表面上是国信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总裁,实际上是企业债市场的掮客,是又一个依靠关系硬成为“女王”的人物。孙明霞加盟华林证券任职期间,华林证券的企业债承销量也连续三年(2009~2011年)位列业内前三。2011年,华林完成16单企业债主承销,数量排行业第一,市场份额高达28%。2012年,孙明霞领导的债券团队为国信证券带来5.2亿元收入。孙明霞的金融才干如何,无人得知,但关系网到底如何,尽人皆知。

债券市场清污,必须进行市场化的全面改革,取消审批,评级机构承担信用评级工程,交易市场透明,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一级半市场、二级市场,不建立法治信用市场,今天清理张东生、孙明霞,只是为下一位寻租者腾出了空位。不敢贪靠的是严惩,不想贪靠的是对未来生活的预期,不能贪,必须靠有底线游戏规则的市场。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