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IPO

每经网首页 > IPO > 正文

第二轮新股发行3月份启动

证券日报 2014-02-17 08:44:46

 

在3月份第二轮新股发行开始前,IPO暂时处于一段“空窗期”。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第一轮新股发行过程的“风生水起”,显示出新股发行体制仍存在一些缺陷,所以在短暂喘息期间,证券监管部门或将出台一定的政策进行微调。

专家称发行机制须在三方面进行微调

随着岭南园林、登云股份和东易日盛等3只新股于13日公布了中签结果,IPO重启后第一轮新股发行已接近尾声。在3月份第二轮新股发行开始前,IPO暂时处于一段“空窗期”。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第一轮新股发行过程的“风生水起”,显示出新股发行体制仍存在一些缺陷,所以在短暂喘息期间,证券监管部门或将出台一定的政策进行微调。

据记者观察,在本轮40余只新股发行上市的过程中,IPO市场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先是奥赛康因老股转让额度超过新股发行而暂缓IPO,再是我武生物因自主配售存在利益输送而饱受质疑,最后,新股上市首日几乎均被“秒停”的“奇观”又成了街头巷议的焦点……在此期间,证监会的夜间突击发文引起市场强烈关注,也进一步引发了广大投资者对于下一阶段IPO政策调整的急切预期。

“下一步,证监会将继续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全面落实《关于进一步推进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意见》,细化相关工作要求,有序推进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在审企业和新申报企业的审核工作。研究优化现有审核流程。进一步完善首次公开发行审核流程公开制度,提高发行审核环节透明度。强化对发行承销行为的检查和抽查,加强发行监管与稽查、司法追责机制的衔接,严肃查处违法违规行为。”证监会新闻发言热张晓军此前称。

那么,在新股发行的市场化方向不变的前提下,下一轮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将可能在哪些关键点上取得突破?

针对“三高”:

要堵住定价中的规则漏洞

“在新股发行体制改革正式拉开大幕之后,投资者期待A股市场能够带来制度红利,解决‘三高’问题,但是随着招股程序的正式启动,投资者发现新股发行的高市盈率、高发行价等老问题并未出现根本性改善。”财达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李剑锋此前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记者观察,本轮发行的新股中,发行价最高的是海天味业,发行价为51.25元;发行市盈率最高的是全通教育,发行市盈率68.18倍。据统计,40余家IPO企业,按2013年12月31日上市公司财务数据计算平均发行价21.92元,平均市净率4.22倍,摊薄后平均发行市盈率28.79倍。而上交所2月12日发布数据显示沪市平均市盈率仅为11.01倍。

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投资与保险系副教授黄建中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针对“三高”现象,应当堵住定价中的规则漏洞,明确在确定发行价时,应以所有申报者的报价中位数为轴心,同时等比例地剔除最高和最低报价,如此一来就“敦促询价机构中规中矩地报价,实现发行定价由市场说了算”。

“IPO的高市盈率问题在此轮新股发行中其实已经出现改善。”李剑锋表示,目前40余只新股平均市盈率低于2012年新股发行30.09倍的平均市盈率,更明显低于2011年45.98倍的平均市盈率水平,新的发行制度改革在解决高定价方面并非无所作为。

针对自主配售:

应规定有效报价者

须获得等比例的配售

本轮新股发行体制改革与以往不同的一大特点,就在于给予了发行人和承销商在网下配售过程中自主配售的权力。但是在我武生物网下配售过程中,其获配比例悬殊之大备受市场质疑,有业内人士分析该公司网下配售存在利益输送的情况。

“自主配售容易造成利益分化,让利益集团受益,而让中小投资者受害。主要在于券商自主配售和定价权目前并没有刚性约束,所以利益输送的情况在所难免,这也是扰乱当前IPO市场的一大因素。”黄建中指出。

此前,我武生物9个有效报价投资者中,1只资产管理计划的中签率达到了100%,而另外1只则颗粒无收。经过调查,管理前者的三个合伙人中,两人是主承销商的老同事。此外,该公司的1名自然人配售对象中签率高达50%,超过了社保基金。

针对自主配售,黄建中认为,可以考虑取消自主配售,如要保留,监管部门应当规定网下配售环节的有效报价者须获得等比例的配售,以维护市场公平、公正。

针对老股转让:

向市场交易关系

逐渐形成的信用转型

作为本轮新股发行首家暂缓发行的公司,奥赛康一时间赚足了眼球,也引发了对老股转让的激烈讨论。据了解,奥赛康拟募集资金7.9亿元,将发行新股1186.25万股,控股股东南京奥赛康一次性实现老股转让4360.35万股,预计套现金额高达31.8亿元。

1月12日,证监会发布实施《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在询价、路演、报价、风险提示等环节对发行人、中介机构实施更为严格的行为监管,从尽责履职、信息披露方面提出更高的要求。

“奥赛康IPO事件的根本原因在于,中国资本市场的不成熟和市场化程度低。”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易宪容此前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易宪容表示,奥赛康IPO事件的问题在于主承销商有过大的权力,而不需要为这种过大的权力承担任何责任。在这种情况下,当事人不需要对自己的行为履行承诺,其行为市场信用关系根本就无法形成,也无法对这种信用风险定价。“这就需要由隐性担保的信用,逐渐向市场交易关系形成的信用转型,通过市场化改革来医治国内股市的顽症。”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何剑岭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