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中国能源结构变革艰难开端:大秦线退煤治雾霾

上海证券报 2013-11-28 10:38:02

面对日益严重的雾霾,煤炭究竟何去何从?以煤为主的能源体系又该如何改变?带着这些问题,上证报记者历时数月,沿着大秦线,踏访京、晋、冀多省市,试图还原和探寻这场煤炭退出、以气代煤变革大局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退煤大秦线

步量中国能源结构变革大局的艰难开端

煤炭,被誉为“工业的粮食”、“神奇的乌金”。它撑起了中国能源供应体系的半壁江山,却也酿成了大气污染的一杯苦酒。

面对日益严重的雾霾,煤炭究竟何去何从?以煤为主的能源体系又该如何改变?带着这些问题,上证报记者历时数月,沿着大秦线,踏访京、晋、冀多省市,试图还原和探寻这场煤炭退出、以气代煤变革大局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记者 王文嫣○编辑 陈其珏

退煤启幕:堆场变草地

一列由数十节黑皮车厢编组的货车满载着从山西运来的煤块、煤粉,缓缓驶入天津港一家大型煤炭企业的码头。克虏伯巨型机械臂将货车拆节,然后夹住车厢两端向下倾倒,车厢内上百吨的煤块进入下方巨大的漏斗。经过选检后,煤炭通过传送带一路送至船舱,随船驶离。

在环渤海的多个港口,上述场景每日循环往复。但若干年后,这样的忙碌场面或许会因越发频繁的雾霾危机而改变。

目前,各界普遍认为燃煤发电是造成大气污染的主要原因。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必须建立系统完整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用制度保护生态环境。这意味着,环境治理已经上升为基本国策。

在此背景下,中国从今年起掀起了一轮退煤大潮,北方多个省市更纷纷制定了退煤计划。上证报记者在华北地区经历数月调查获悉,仅河北、北京、天津三地,未来4年明确减少煤炭使用总量就超过了6300万吨,相当于一个特大型煤矿的全年产量。部分地区退煤速度超过预期,短短数年由堆煤场变成苗圃,为无煤化默默冲刺。

事实上,退煤行动得到了高层的肯定。昨日公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煤炭行业平稳运行的意见》明确提出,将按照节能减排和环境保护要求,研究制订商品煤质量国家标准。将禁止高灰分、高硫分劣质煤炭的生产、使用和进口。严格新建煤矿准入标准,逐步淘汰9万吨/年以下的煤矿。

“中国最终还是会抛弃以煤为主的战略改为以气为主,但过程会比较漫长,且必须克服大量利益集团的阻力。”著名能源战略专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智能能源研究组组长武建东教授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说。

中电联专家也在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30年煤电将从主角位置退下,仅作为新能源、核电等非化石能源的补充。

这些说法意味着煤炭退出之路将不可逆转,这个行业也必须为自己谋划新的未来。

今年8月的一个下午,当记者乘坐长途车从北京进入河北省后,发现空气渐变浑浊,天空低处被灰色雾气笼罩,前方距离不足50米的一座大桥在低雾中若隐若现。

据同车熟悉河北天气的乘客介绍,由于地势原因,位于北部的张家口市已经是河北地区污染相对较轻的地区。炼钢、煤焦产业发达的保定市、石家庄市、唐山市雾霾天气更为严重。

转眼到了11月下旬,又是北方集体供暖季节,大气污染更远超盛夏。此前,北方多地PM2.5指数已再度集体“爆表”,因雾霾导致的航班停航、学校停课,汽车限行也屡见不鲜。

“河北的PM2.5实在太严重了,空气里整天有股异味,喉咙始终有种刺刺的感觉。”来自唐山市的邹先生告诉记者,年初回家过年时整天笼罩浓雾中,有时雾霾终日不散,几乎看不清城市的模样。

在另一座煤炭占据全市能源消费比重73%的城市——郑州,记者也亲眼见证了PM2.5对这座城市的伤害: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黑雾中,走在街上就觉呼吸不畅,建筑物外墙大多包裹着一层黑垢,街上佩口罩的人数明显多于南方。一组触目惊心的官方数据显示,郑州市2012年有251天是雾霾天气。

全社会对大气污染问题的焦虑情绪,也促使官方将其列入亟待解决的重要工作中。

9月中旬,环保部与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山东六省区市人民政府签订了大气污染防治目标责任书,标志着雾霾重灾区自救行动正式启动。

河北、北京两地先行明确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方案。相关方案均认为燃煤是雾霾天气频发的元凶,均在方案中提出要大规模压煤。

根据河北省的方案,到2017年,全省细颗粒物浓度比2012年下降25%以上。相对应的措施包括到2017年,全省煤炭消费量比2012年净削减4000万吨。全省钢铁产能削减6000万吨;全部淘汰10万千瓦以下常规燃煤机组。

北京市则计划到2015年底就实现核心区无煤化,未来4年将全部关停电厂燃煤机组,清洁发电比例达到100%,基本完成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锅炉“煤改气”。届时,全北京市将实现削减燃煤1300万吨,燃煤总量控制在1000万吨以内。

由于毗连京包高速公路,直接连通内蒙古、山西等产煤地区,北京昌平区南口镇一度是京北最大的煤炭集散地。上证报记者在此地实地调研时却看到和想象中完全相异的一幕。

“就在两三年前,坐我这辆车,沿路随处就能看到一家家露天煤炭堆场,绵延好几站路呢。”昌平公交68路司机与记者攀谈时回忆到,尤其到秋冬季,每天能看到成群的外地运煤挂车在这一带忙碌卸货,乡村柏油路嵌满了煤渣,空气中飞舞着煤灰。

如今,当记者准备在南口煤场站下车时,司机师傅好意提醒:“您真的要从这站下车吗?这里除了提供当地居民用煤的小型煤场,几乎找不到煤了。”

如他所言,当记者从南口煤场站下车探访时,只看到大片长着野草的荒地。只有在沿路断墙上的煤炭业务联系电话和煤炭经销公司厂牌名中,才能找到昔日煤炭堆场的痕迹。

记者随机拨打了墙面上的一个煤炭业务联系电话,接电话的吴先生告诉记者,自从去年昌平区对南口煤场数十家大型煤场进行清理关停,自己已不做煤炭运输生意了。南口镇一带煤炭堆场清退后,区政府就鼓励植树造林,目前南口镇附近一带最紧俏的是苗木生意,带动了苗木交易、种植、打井等一系列就业机会。

一位南口镇居民告诉记者:“自从南口煤场进行退煤整治后,南口镇的天蓝了,地绿了,生活环境明显转好。”从南口镇不到3年实现退煤可以看出,只要政府部门下决心整治,效果将立竿见影。

据环保部官员最新透露,目前环保部与全国31个省市区签订空气质量目标责任书的工作已接近尾声。这意味着,更多省市为了改善空气质量,将加入到退煤行动中。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赵庆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