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地方债扩张忧思:香格里拉抛百亿投资计划

2013-08-01 01:04:32

在全国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不断扩张的背景下,云南香格里拉县也走上了快速投资之路,随之而来的是高负债风险。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金微 发自北京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金微 发自北京

云南香格里拉县,被世人誉为人间天堂。

然而,在全国固定资产投资规模不断扩张的背景下,这个西南地区的偏远县城也走上了快速投资之路,随之而来的,则是高负债风险。公开资料显示,去年香格里拉全县财政总收入为64327万元。但相较收入增幅,投资规模却是成倍增长,仅今年就计划投资98亿元。

最近,为了摸清全国政府性债务规模,审计署决定全面审计全国五级政府的债务,尤其是地方政府的债务。而云南迪庆州审计局对香格里拉县过去8年的政府性债务审计发现,该县偿债能力弱,偿债压力大,政府债务风险高,“应当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

投资规模持续加码/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今年,香格里拉安排重点项目147项,其中新建项目100项、续建项目47项,计划投资98亿元,并打出了“以大项目、大企业、大产业,推动重点项目建设有序发展”等口号。

香格里拉县的投资扩张早在2008年就已开始。2010年,该县计划于当年县级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在上年的基础上增长20%以上,超过48.6亿元,安排重点建设项目113项,计划完成投资43亿元。

香格里拉的各类投资数据有些眼花缭乱,其中很多由政府主导。

根据公开报道,这些投资很大部分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如2010年该县公布的投资方向涉及交通和水电开发的就有20个项目,计划投资达286026万元。

到2013年,该县继续在基础设施方面发力,以建设“滇川藏重要枢纽”为目标,同时规划拉升城市空间,布局“东拓南延、西控北限”的城市布局等。

强势投资行为背后潜伏着重重债务风险。

昨日(7月31日),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告诉记者,地方政府债务的形成是多元化的,“比如公共支出,还有大部分是流向基础设施建设,这些投资难以产生效益,负债极易出现”。

大规模的投资需要大笔资金支持,这对于年财政收入只有几亿元的偏远县而言,举债是不多的途径之一。迪庆州审计局于去年公布的《香格里拉县政府性债务审计结果》称,“举债搞建设,提前谋发展,是贫困地区实现跨越发展的一项措施,但在举债过程中,存在重举债,轻管理,举债规模过快过猛等问题,缺乏一系列管理、偿还、风险预警等约束机制。”

上述审计报告于2012年5月8日发布,迪庆州审计局于当年2月至4月对香格里拉县本级政府债务发生的起始年、1997年、1998年、2002年和2007年至2010年等8个年度政府性债务情况进行了审计。

审计报告也对香格里拉这种举债投资模式也予以肯定,报告称,政府性举债有效缓解了该县在经济建设等方面资金供需矛盾,为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和发展方面提供了资金。

同时,香格里拉县财政支出不断加大。公开数据显示,该县公共财政预算支出由2008年的63819万元增加到2012年的268892万元,累计一般预算支出756210万元。

债务问责机制缺位/

除了财政收入外,香格里拉的资金来源主要通过向上争取项目资金等方式,另外则是招商引资。公开报道称,今年1至4月,香格里拉县招商引资实际到位资金达7.1968亿元,完成招商引资实际形成固定资产投资12.65亿元,在所实施招商引资的45个经济合作项目中,涵盖电力开发、基础设施建设等项目。不过这些资金也难以完成其近百亿的投资计划,资金缺口或许又只能靠举债。

据香格里拉县政府网站最新消息,1至6月,该县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85821万元。其中,农业项目完成投资1000万元,完成目标任务的2.6%;社会事业项目完成投资3100万元,完成目标任务的7.6%;旅游项目完成投资51400万元,完成目标任务的25.5%;交通项目完成投资11500万元,完成目标任务的10.7%。

在迪庆州审计局的审计报告中,香格里拉还存在大量的历史性债务。

1996年,香格里拉县农业局经同级政府批示,由县财政局为担保,向县农行贷款300万元。从所贷的300万元中经政府担保借给格咱乡人民政府格咱铜矿输电线路121万元,2009年企业归还100万元本金,至今不含利息余21万元的本金未归还农业局;借给黎氏集团60万元,至今本、息分文未还,而黎氏集团公司已不存在。

另外,香格里拉县1996年至1998年期间向上级财政借入的财源建设资金187万元,一直存放在财政局综合股管理的活期存款户,形成政府性债务资金闲置。资金闲置原因包括县财政于1998年1月转借给中甸县民族商贸总公司用于松茸市场建设项目的240万元资金,中甸县民族商贸总公司于1998年4月份归还20万元借款,综合股未归还上级财政。另外,审计报告还揭示该县上世纪90年代存在一笔300万的违规担保资金,1996年县农业局以建万亩油菜基地及千亩大蒜基地为由,经同级政府批准,由县财政局担保,向县农行贷款300万元。

目前,地方债包括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以及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等承担救助责任的债务,迪庆州审计局也主要针对这几类债务进行审计。审计报告称,香格里拉县债务风险高,应当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视,建立相应的举债约束机制、风险预警和防范机制,加强债务的管理制度,有效控制增量,严格执行偿债准备金制度,加大对财政转借和转贷已到期债务的清收力度。

香格里拉县财政局相关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格里拉的财务审计情况以审计报告的结果为准,至于如何化解债务风险依据(云南)省财政厅出台的相关政策”。

对此,王雍君告诉记者,目前政府债务的预警体系还不健全,目前地方投资规模膨胀,只要政府投资驱动GDP的模式不变,只要地方政府考核体系GDP主导模式不变,在地方财源不断减少的情况下,债务规模还会不断地膨胀。

“只管借不管还,根本原因在于现在没有债务问责体系,必须考虑债务问责机制。”他说。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