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地方债公开成顽疾 城市财政透明度无一“及格”

2013-07-09 00:47:19

我国289个城市政府财政透明度总体很低,即使排名第一的上海市也仅得到178.78分,在总分400分中远未达到240分的“及格线”。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胡健 发自北京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胡健 发自北京

上周末,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发布的《2013年中国城市政府财政透明度研究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我国289个城市政府财政透明度总体很低,即使排名第一的上海市也仅得到178.78分,如果按照百分制计算的话,在总分400分中远未达到240分的“及格线”。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在财政透明度上,地方债具体数目成为各个市政府讳莫如深的领域,在289个城市政府中,只有淮北和遵义两地公开了政府性债务数据。

所有城市“均不及格”/

中国城市政府财政透明度研究始于2012年,当时选取了81个市政府财政信息进行研究。今年这项研究将范围扩展到全国 (不包含去年刚刚设立的三沙市)的所有地级及地级以上城市和4个直辖市,总计289个市政府。

这项研究对中国城市政府财政透明度评价建立了全口径指标体系,其中包括:纳入预算机构和部门、一般性预算(决算)收入与支出情况、财政专户(前预算外财政)与政府债务情况、国有资本经营与国有企业收支情况。这四部分指标各自的分值为100分,总分值共为400分。

结果:我国城市政府财政透明度总体很低,即使排序在前三十位的城市,政府的财政公开情况也远未达到良好披露的水平,排名第一的上海市总分也只有178.78分,如果按照百分制计算的话,在总分400分中远未达到240分的“及格线”。得分超过总分38%的城市仅有10个,占比3.5%,显示国内各市政府财政透明度普遍低下。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俞乔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财政活动透明是现代政府治理的一个核心内容,同时也是体制转型国家建立现代民主问责制度与法治社会的重要起点”。

账本公开情况各异/

在《报告》的全口径指标体系中,中国公共财政的涵盖范围与支出渠道包括党委、政府机构、人大、政协、民主党派、群众团体、公共企事业单位以及国有企业,研究表明,我国城市政府机构的财政公开情况较好,国有企业的情况最差。

在“一般性预决算收支情况”部分,比较全面与完整地公布一般性财政预决算情况的市级政府仅占少数,而且公布中也存在着口径、方式以及公布时间缺乏规范性等问题,账本公开情况各异。

据俞乔介绍,共有103个地级市政府在这一部分未得分,其主要原因包括:没有公布相关的政府财政报告及预算表格,相关政府网页不能正常打开和显示,公布的数据陈旧,不在考察期内,公布的财政报告没有相关数据等。

更令人惊讶的是,目前我国大多数城市政府在财政专户管理资金、政府债务等方面的财政信息十分不透明。在全部的289个城市中,仅有呼和浩特、淮北、遵义等13个城市政府公开了这方面的信息,占城市总数的4%。

地方债务难以透明/

在所有纳入财政透明度考核的内容中,各地地方债务公开情况备受关注,却也是最大顽疾。

地方财政官员有其苦衷。杭州市一位财政官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财政公开要看左邻右舍,如果其他城市没有公布,我们也不能走在太前面”。他还强调,债务管理目前主要是自我管理,政府债务在法律上没有适当的提法,预算法规定地方政府不能举债,因此口径也十分复杂,“财政部和审计署每年都会派调查组来审查,但两部委的调查结果都不一样”。

其所言非虚,多位地方财政官员都曾向记者表示,“市级政府有时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辖区内地方债务究竟有多少”。

上述杭州市这位财政官员还表达了对地方举债的看法,“地方建设资金靠什么?社保和国有资本经营有专项用途,政府性基金有制定用途,一般预算是‘吃饭财政’,过去我们土地出让收入和一般预算收入占到1:1,土地卖不动,地方只有举债”。有专家对记者表示,地方政府债务逐年累计,已成为中国金融体系中最大的一个系统性风险。

在289个城市政府 “财政专户与政府债务情况”统计中,平均分仅0.83分,满分则为100分。“这说明地方在债务公开方面尚未起步。”俞乔如是评价。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