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报纸

每经网首页 > 今日报纸 > 正文

63亿统计造假手法曝光:中山横栏镇以水电费推测企业产值

2013-06-19 01:25:18

每经实习记者 杨长江 发自中山

国家统计局6月14日在官方网站上曝光中山市横栏镇工业总产值数据存在虚报造假行为,涉及71家工业企业,金额达62.9亿元。

昨日(6月18日),横栏镇党委副书记霍锦添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坚称,此次工业数据弄虚作假系横栏镇统计办工作人员玩忽职守所致,与该镇及中山市领导无关,不存在粉饰GDP一说。

按照霍锦添的说法,该镇统计人员在对工业企业产值进行测算时,不是亲赴企业调查核实,而是坐在办公室,以企业的水电费为依据,凭空捏造出数据。

横栏方面称,该镇统计办主任及两名办事员已被停职处理。

据悉,横栏镇已将重新核算的2012年工业产值数据上报给中山市统计局,待后者核实后将予以发布。霍锦添称,这一数据肯定超过2011年该镇工业总产值的237.4亿元。

小镇一夜“成名”/

6月的横栏,烈日炎炎,时而突降暴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这个普通华南小镇。

横栏镇政府信息网显示,该镇位于珠三角南部,西江出海口东岸,距中山市城区13公里,户籍人口5.4万人,因辖区地形像横在河中的一块木头而得名。养殖、花木、灯饰、五金、童车等是这里的特色产业。自2002年该镇政府提出“工业强市”以来,其努力改变“农业大镇”形象,但横栏的经济总量仍排在中山市各乡镇中后段。

日前,近63亿元的工业产值数据造假让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一夜“成名”。

横栏镇政府大院外的围栏上,“全面贯彻执行《统计法》,切实开创依法统计新局面”的长条幅格外显眼,类似的宣传语也出现在镇子交通要道的户外广告牌上。

该镇党政办朱鹏冲告诉记者,这些宣传条幅是在上个月国家统计局统计执法检查室来该镇调查后挂上去的,意为在全镇范围内宣传和学习《统计法》,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横栏镇党委副书记兼新闻发言人的霍锦添回忆说,5月9日,国家统计局来横栏镇对工业统计数据进行突击检查,当时,该镇党委政府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只是例行公事。两天后,在中山市统计局的要求下,该镇迅速抽调骨干人员,分为12个小组,对全镇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进行摸底调查。

他否认了外界关于横栏镇粉饰GDP意图的指责,“事情发生后,我们都感到震惊和痛心,这种事情对我们发展中的小镇打击很大,其实我们的投资环境真的很好,统计数据造假不是党委政府的意思,我们没有给统计办压力,完全是他们自身玩忽职守所致。”

霍锦添称,重新核实的数据目前已上报中山市统计局,待后者确认后将予以发布,“但是肯定超过2011年(工业总产值)的237.4亿。”

手段:以水电费测算企业产值

6月14日,国家统计局通报称,经过核查71家工业企业后发现,中山市横栏镇经科局编报2012年年报工业总产值85.1亿元,初步核实为22.2亿元,虚报62.9亿元。

不仅如此,横栏镇还在联网直报企业名录这一源头上大肆造假。按照国家规定,联网直报工业企业必须是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而横栏镇纳入联网直报的工业企业有249家,经抽查的73家企业中有38家企业实际属于规模以下工业企业,其中19家企业已经停产、搬迁或注销。

那么横栏镇统计人员是怎样做到这些的呢?

霍锦添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该镇统计办工作人员根本没有深入企业调查核实,而是根据企业提供的用水用电量对企业产值进行主观捏造。

除了严重虚报、冒报,统计人员还存在敷衍塞责的大量瞒报、漏报等违背统计法的行为,为少数企业偷税漏税提供便利,“不该纳入进来的企业被他们纳入进来了,反倒还有44家符合条件的规模企业未予纳入联网直报。另外还把数十家企业实数做小,不仅隐瞒了数十亿元实有工业产值,也给税务部门依法征税工作带来影响。如果将这批数据加进去,差不多可以抵消。”霍锦添称,挂牌在该镇经科局的统计办只有3名工作人员,包括一名主任和两名办事员,目前三人均已被停职。

“在岗不在状态,在编不在工作。”这是横栏镇对该事件相关责任人的定性。

涉事者:停职还是避风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国家统计局在通报中特意提到 “群众举报”,这是否意味着如果没有举报,此次横栏镇工业数据造假事件将蒙混过关?

霍锦添否认了这一点。他表示,今年初,统计办将数据报给分管领导后,由于该领导身体欠佳入院治疗。三个月后出院时,亦未及时如实将材料反馈给镇政府,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遭到举报,致使造假被揭穿。

“镇里的各种统计数据在统计办上报后,要接受层层审核,这个事情的发生主要来自统计人员玩忽职守,当然也有分管领导的失职,还有经科局对统计人员的管理不够严格。”霍锦添称。

记者按照横栏镇一位干部提供的电话,试图对当事人统计办黄姓主任进行采访,但后者两次接通电话后均称记者“找错人”,并称对记者所提问题毫不知情。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横栏镇统计办3名统计人员中,黄姓主任是此次事件的直接当事人,另一年轻女性工作人员系去年6月进入统计办工作,高中文化,对统计知识知之甚少,尚处于学习阶段,日常工作多为打字、复印材料等琐碎事项,在此次事件中扮演的角色类似主任的助手;还有一名男性办事员主要负责除工业领域以外的统计工作,尽管与该事件无关,但由于其所在部门“压力很大”,也处于停职状态。

关于官方的“停职处分”一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的是,三人目前所处的状态是 “休息”。对此,消息人士称,不排除避风头的可能,至于接受何种处罚,开除、转岗或是留任,尚无定论,还需“等待领导通知”。

横栏:不影响招商引资

霍锦添表示,尽管此事在横栏企业界家喻户晓,但并未引起太大的涟漪,大多数企业主表现“很平静”。至于是否会对该镇未来招商引资工作带来不利影响时,霍锦添称“基本不会”。为了挽救政府公信力,横栏镇专门组织企业召开会议予以安抚,强调“其良好的投资环境没有改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横栏最大的工业区之一茂辉工业区发现,多数企业对此次横栏镇工业数据造假事件看得比较淡,理由是“镇政府的事情跟我们没多大关系,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该报多少还是要报多少”。

一不愿具名的安防企业主告诉记者,横栏镇工业产值真实数据到底是多少,不管是造假得出的80多亿,还是国家统计局调查的20多亿,其圈子中的多数企业主均不敢轻易认同。

专家:需独立调查机构介入

有观点认为,横栏镇是为了粉饰GDP才去造假,但霍锦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多次否认。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说,“横栏镇的表态有可信的一面,也有不可信的一面。可信的是,政府机构的确存在这样一些玩忽职守的工作人员,他们为了图个轻松,对工作马虎了事,缺乏相应的问责机制对其约束;不可信的是,在当前唯GDP论的政绩考核体系下,不排除集团串通造假,粉饰GDP,扮靓政绩,因为有不少先例存在。”

刘俊海表示,舆论和横栏镇互不信任的原因在于缺乏权威调查,需要有独立的调查机构介入,才能杜绝这种对公众和上级单位拙劣的愚弄手段。事实上,目前的调查结论除了来自国家统计局,不少是出自横栏镇本身。

刘俊海还分析,一个人的工作作风和道德品行是长期形成的,横栏镇统计办负责人玩忽职守、漠视法律法规按理说不是一朝一夕的突发事件,此前数年由此人经办的统计数据是否真实可靠,同样存有疑问。

此外,一不愿具名的经济学家表示,不排除镇政府更高层面的领导授意统计办人员做假账,事情败露后,找几个责任人做“替罪羊”,等风声一过,这些责任人换一个马甲重新上岗。

此外,地方统计机构的机制问题同样存在缺陷。

据霍锦添介绍,横栏镇统计办在大部制改革后,就挂靠在经科局名下,实际上,统计办的工作是相对独立的,易导致经科局放松对其管理;而中山市统计局与各镇统计办的关系很大程度上只是 “业务指导”,由此,这样一个机构出事便不足为奇了。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