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人口密集垃圾处理成难题 芦山打响震后防疫战

2013-04-25 01:05:55

不仅是突然增加的垃圾量,地震给垃圾场带来的损毁也导致垃圾场尚不能正常进行垃圾处理。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曹晟源 杜冉乐 发自芦山    

每经记者 曹晟源 杜冉乐 发自芦山

昨日(4月24日),虽然“4·20”芦山7.0级地震已经过去5天,余震次数在不断减少,但灾区群众又要面临新的考验——大灾之后防大疫。23日凌晨开始的细雨经过下午的短暂停歇后,在夜间变为瓢泼大雨,给震后的卫生防疫工作带来严峻考验。

随着时间推移,运往芦山县城外何家湾垃圾场的垃圾也不断增多,加之震区出现了大量流浪家畜和死伤牲畜,目前震区已进入预防疫情最关键的时期。

昨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震区获悉,一场针对芦山县内生活垃圾和病死牲畜可能带来的疫情预防工作,由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下简称重庆疾控中心)、芦山县农业局等相关单位及志愿者,紧张而有序地展开。

大雨降临 考验震后防疫工作/

一般来说,地震发生后,由于生态环境被破坏,水源可能受到垃圾、尸体以及化学药品等污染;媒介生物习性发生改变,人与其接触的机会增加,加上营养不足,人体抵抗力下降,灾区群众容易罹患疾病。

4月23日,芦山县下起了大雨,同时伴随雷电。这是救援队伍和灾区群众不愿看到的——大雨给救援工作增加了相当大的难度,同时也给震后疫情防治工作带来考验。

昨日,国家(重庆)紧急医学救援队、重庆疾控中心的医护人员,在芦山县人民医院、体育场附近的灾区群众安置点进行防疫工作巡查,由于23日的大雨,他们对安置点的巡查更加谨慎和敏感。

“昨天(指23日)下了雨,昼夜温差很大,感冒等呼吸道传染病也容易发生。”重庆应急中心应急办主任孙军昨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人民医院、体育场附近群众安置点的卫生防疫压力不小,大概有六七千人在这片安置点。”

事实上,大雨过后,由于天气变化等原因,安置点中部分群众的腹泻病例也较前几天多了些。

记者了解到,震后第二天(4月21日),四川省水文局(四川水环境检测中心)也及时赶赴灾区,对芦山县的饮用水源进行密切跟踪。大雨也使得他们对芦山县饮用水源的卫生情况更加密切关注。

“我们每天都会对芦山的饮用水源情况进行检测,目前来看,包括芦山河和西川河等水源地未受到污染。”四川省水文局的工程师张松柏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不过在对水源检测的同时,我们也发现一些用水管道出现不同程度的损毁,我们也和县水务局进行了沟通,水务局方面也在积极进行抢修维护。”

问题棘手 缺水、厕所数量不够/

常规巡查仅是孙军和他的团队日常工作中的一项。进入灾后防疫阶段,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进行疾病的控制、宣传教育。

孙军介绍,目前在灾区的安置点中,呼吸道传染病、肠道传染病是比较容易发生的,昼夜温差大,容易导致感冒等呼吸道传染病。

此外,群众安置点的环境卫生相对较差:一方面是灾民垃圾处理问题,记者在芦山县街头发现,虽然市政部门在救援的同时也开始加大对垃圾的处理,但是还能看见零星小堆的室外垃圾;另一方面是灾区群众上厕所难题。

在灾区上厕所成了难事。因为缺水,不少公共厕所目前已经不能继续使用,露天解决成为了很多人的无奈选择。孙军坦言,如果处理不好,也将会引起肠道传染病爆发、流行。

目前,重庆疾控中心主要针对上述呼吸道、肠道疾病做预防控制的具体措施:一是对环境卫生进行消毒和杀虫;二是对居民进行健康教育,宣传卫生知识,提高自我防护意识;三是在安置点开展疾病、症状监测。

重庆疾控中心只是震后疫情防治的一角。记者获悉,截至4月24日9时,灾后卫生防疫工作加快进行,各级各类卫生防疫队伍39支、704人、车辆73辆在灾区开展卫生防疫工作,卫生防疫覆盖了全市各受灾乡镇,累计消杀面积48.64万平方米,当日新增消杀面积18.8万平方米,应急狂犬疫苗接种59人,接种狂犬病免疫球蛋白1人。

与此同时,国家卫计委疾病预防控制局(全国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办公室)也在震后指导灾区开展灾后卫生防疫工作。

虽然展开了各种防疫活动,但是在孙军看来,安置点居民的饮用水、生活用品及临时厕所,仍然是目前疾病防疫上比较棘手的问题,呼吁政府或是社会力量能够在这些方面提供一些帮助。

垃圾骤增 何家湾无法及时填埋/

灾区疫情的风险不仅来自安置点,芦山县城外的何家湾垃圾场成为目前疫情控制工作中较为棘手的地方。从芦山县城驱车前往宝兴县,驶离县城大约5公里,就能在路边闻到一阵阵刺鼻的臭味,飞舞的蚊蝇数量也远远超过其他地方。循味而去,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是一个大型的垃圾场。一辆刚刚将垃圾送到此处的垃圾车正缓缓驶离垃圾场,和成堆的垃圾比起来,这辆垃圾车显得很微小。

早在昨日上午,承担芦山县垃圾场消毒任务的重庆疾控中心的消毒车已经对何家湾垃圾场进行过消毒处理。记者也在路边看到一堆堆死蚊蝇,但是仍有不少蚊蝇在记者身边飞舞。

“这已经是经过我们消过毒的情况了。”在谈起蚊蝇过多的情况时,重庆疾控中心人士表示,“上午我们一辆消毒车开进垃圾场内部进行消毒的时候,说得夸张点苍蝇都快布满整个消毒的车体。”

暴露在室外的成堆垃圾,随着气温的不断回升,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接下来滋生蚊蝇和疫情的风险也将增大。但是对于何家湾垃圾场的窘境,垃圾场的负责人也显得十分无奈。

“现在垃圾场已经超过处理能力了!”何家湾垃圾场的何(音)姓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此前这个垃圾场的日均垃圾处理量大概在60吨~70吨,地震后,日均处理的垃圾骤然提升到200吨~300吨。”

实际上,不仅是突然增加的垃圾量,地震给垃圾场带来的损毁也导致垃圾场尚不能正常进行垃圾处理。

一位来勘察何家湾垃圾场震后受损情况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目前房屋和设施都有不同程度的损毁,而且因为地震停电相关处理垃圾的设备也不能正常运转,这些因素都导致目前垃圾堆积如山。”

“目前,因为过多的垃圾滋生蚊蝇,手工无法消杀,只有依靠消杀车来进行。虽然压力大、任务相当重,但还在控制范围内。”上述重庆疾控中心人士表示,“还是应该尽早恢复何家湾垃圾场的处理能力,不过这显然不能一蹴而就。”

如果政府方面现在进行垃圾的填埋清理工作,那么就意味着垃圾场的垃圾集中工作就必须停止,垃圾如果不能及时进行集中,造成的影响将更大。所以为及时接收垃圾,只能停止填埋工作,让垃圾源源不断地集中进垃圾场。

重庆疾控中心消毒与媒介生物控制所所长季恒青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原本对垃圾是进行填埋的,定期填埋的何家湾垃圾场因为短时间来得太多,不能及时填埋,就暴露在外,于是滋生蚊虫,这成为卫生防疫中的一个大问题。

谈到上述问题,何(音)姓负责人也显得非常无奈,“目前,县里已经就该情况进行了商讨,但是现在并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方案,希望各兄弟单位能够伸出援手帮助我们渡过难关。”

行动现场

防疫进行时:埋死猪须拍照 每头补贴80元

根据以往的疫情报告,地震灾区大多属于狂犬病高发地区。目前,芦山、宝兴等地陆续发生了动物伤人的事件。据中国之声《全国新闻联播》报道,位于芦山县龙门乡的某野战医院,近两天已经接收了超过10例被狗咬伤的病人。

同时,芦山县城人口密集,救灾中留下的垃圾成堆,又缺少厕所等设施。《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在芦阳二小校园的墙角下,满眼尽是人排泄的粪便和随手丢弃的卫生纸。相关防疫人员表示,这种人口既密集,又有很多垃圾和粪便的地方,最容易滋生蚊子、苍蝇。

面对这一现状,相关部门、志愿者多管齐下,对可能出现疫情的源头提前进行处置,力求不出现疫情。

消毒:做饭、垃圾密集区是重点

4月24日上午9点整,天气放晴。在芦山县农业局门口,早已集中了待命出发消毒防疫的三支小分队,还有来自成都 “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的志愿者组织等。

戴着蓝色口罩、肩扛冷藏包的芦山县农业局干部刘金淮,正为前来参加灾区消毒防疫的志愿者们讲解相关防疫知识并分发消毒药品,他是上述三支小分队其中一支的分队长。看到《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近,刘金淮没来得及招呼,就急匆匆地出发前往目的地。

站在刘金淮旁边的是芦山县芦阳镇农业技术推广中心的马姓站长,他肩扛一台背负式手动喷雾器,正在调试喷雾是否畅通。马站长说,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为居民消毒、打狂犬疫苗等。

片刻后,刘金淮分给记者一个口罩,便率领着10人组成的小分队出发了。在路上,刘金淮说,这些消毒药品都是刚从外地调运过来的,他们这几天都在学习相关的消毒和药品使用等知识。

据悉,农业部目前已协调向地震灾区紧急调运了第一批应急物资,包括消毒药30吨、防疫帐篷80顶、消毒喷雾器500台、防护服500套、睡袋150套、冰柜50台和狂犬病疫苗15万份。

到了体育馆附近,记者看到帐篷林立,不少受灾群众坐在帐篷入口,不时有小狗窜来窜去。马站长走在前面,手持喷雾器杆并扭动着开关,他强调说,特别是做饭、堆放垃圾的密集区,要加大消毒的力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他携带的消毒药水是月苄三甲氯氨溶液,专门用于畜禽舍消毒、养殖设备与器具消毒、疫病爆发消毒、口蹄疫消毒与细小病毒、链球菌消毒。

在添加消毒溶液的过程中,马站长不小心将溶液洒了出来,并且浸湿了他的外套和脊背。这样是否会对人身产生危害呢?马站长说,短时间内对人体并无大碍,如果药物在人体表面残留时间过长或会因人体出汗而深入人体组织,这可能会对人体有一定程度的损害。

“每次消毒完毕,都要更换衣服。”马站长叮嘱说。

防疫:宠物注射进口狂犬疫苗

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理事长陈运莲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她们带来的狂犬病疫苗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成本很高,希望能为灾区出一份力,消除狂犬病隐患。

据悉,成都爱之家动物救助中心是一家成立于1997年的民间动物保护组织,目前已经收养的狗与猫多达4000只。

在体育馆附近的一处空地上,陈运莲召集志愿者分组去周边寻找养有小狗的家庭,并告诉他们带狗来打免费的狂犬疫苗。

看到一名来自芦山某小学的志愿者正在追赶一条小狗,陈运莲赶快喊住他,“追是追不上的,要找主人把小狗抱过来打针”。

不一会儿,一个20岁的小伙子抱着一条小黄狗赶来打预防针。注射完后,陈运莲叮嘱,在打完狂犬疫苗之后的10天之内,切忌给小狗洗澡,不然可能会出现异常。

来自武警四川救援队的一条名叫“雷豹”的搜救犬,也接受了狂犬病预防。武警四川救援队的一名吴姓排长告诉记者,“雷豹”今年已经6岁了,在4月20日晚上还搜到了一名遇难者。

看着战功卓著但已疲惫不堪的“雷豹”,陈运莲担忧它退役后的去处问题,还专门索要了武警四川救援队一名饲养员的电话,希望“雷豹”退役之后能来到救助中心。

补贴:掩埋死猪每头补偿80元

为防疫情,芦山县农业局已准备了20吨消毒药水和一批器材,目前已有兽医防疫员45人。

芦山县农业局局长陈国强忧心忡忡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地震之后,农民的房屋和养殖设施垮塌,畜禽处于无人饲养的状态,一旦这些畜禽死亡,很有可能引发疫情。

芦山县农业局的信息提及,大地震对于圈养的牲畜破坏特别严重,绝大多数都是被砸死、砸伤或者营养不良等造成的。

“到目前为止,派出去的人员已查到有4头病死猪。”芦山县农业局分管畜牧养殖业的副局长陈建夏透露,芦山现有约3万个养殖农户,养殖量为12万左右。

陈建夏告诉记者,他们农业局的工作人员自地震发生以来已经去容易到达的农户全面进行排查,目前已建立了县、乡两级防疫体系,并逐步恢复“冷链”体系。下一步,将派出兽医诊断师,深入乡镇及其村庄等,检测家禽牲畜有无病情,以防止可能的疫情出现。此外,还要增加乡镇一级的防疫器材,比如冰箱、冰柜等。

在距芦山县农业局不远处的一个村庄,《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一些村民正在掩埋被砸死的死猪,掩埋后还进行了拍照。

一个吴姓村民告诉记者,“农业局之前对处理死猪是有严格要求的,如果不这样处理,到处乱扔,一旦被查到或者被举报的话,都是要罚款的”。陈建夏表示,如果按要求去做,每一头死猪将给予80元,这是作为误工费来补偿的。

(本报实习生闫莹对本文亦有贡献)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