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淮河上游遭氮氨严重污染 下游蚌埠启动水源应急方案

2013-04-02 01:08:27

安徽省方面更大的担忧还在于下游的蚌埠市,目前安徽境内的河道已经积聚了千万吨的污水。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金微 李泽民 河南、安徽、北京摄影报道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每经记者 金微 李泽民 河南、安徽、北京摄影报道

距离惠济河污染已发生两个多月,安徽蚌埠市饮用安全的警报似乎仍未解除。目前,污染带已推进到涡阳县境内,距离蚌埠取水地只有100多公里。“保蚌埠饮水安全”已成安徽环保部门的头等任务,但雨季的到来让他们感到担忧。

3月31日,安徽省环保厅召开新闻通气会,通报涡河流域跨界污染应急处置情况,通报会介绍,蚌埠市政府制定了饮用水保障方案:提升改造现有天河应急水源取水泵站,满足城市供水需求,目前,蚌埠市按照省政府关于特事特办、急事急办的要求,日夜加班加点,加快应急备用供水工程建设进度,确保在4月底前全面建成,确保蚌埠市饮用水安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2月曾奔赴河南、安徽等地实地调查采访,还原此次长达两个多月的跨界污染之争。

污水重创沿河渔业/

涡河是淮河流域北岸重要的一级支流,地跨豫、皖两省,于蚌埠市怀远县城附近汇入淮河干流,而惠济河是涡河最大的支流。

根据安徽环保厅通报,今年1月14日,河南惠济河东孙营闸开闸泄污,下泄污水氨氮严重超标,浓度均在16mg/L以上,导致涡河亳州境内水体受到污染,网箱养鱼大量死亡,渔民受损。

1月18日,安徽省环保厅接到渔业部门的信息,立即通报河南方,要求关闭东孙营闸,1月23日东孙营闸关闭。经监测,高浓度的污水排放了约1000万立方米,污水进入到安徽后,安徽境内涡河水体从Ⅲ类直接降为劣Ⅵ类。

2月2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与安徽交界的河南鹿邑县采访,污染阴云依然笼罩在两岸的居民中。污染对渔业造成毁灭性打击,北涡镇西高庄村的渔民吴海丰告诉记者,他家420亩的养殖场,共30多万斤鱼全部毒死,“总共损失上百万。”而那些死鱼当时就堆在河岸边,已经有些发臭,其中依稀可以辨别出鲢鱼、草鱼、鲶鱼等。吴海丰说:“这次污染太严重了,像鲶鱼生命力极强,现在都被毒死了,就连乌龟王八都死了。”

而安徽境内渔业同样未能幸免,十八里镇一百多户渔民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据统计全队损失近300万元。

而在北涡镇高寨村,14根黑色的水泵一头插进惠济河,一头延伸到几十米开外的大坝,抽上来的水颜色泛黄,并发出一股刺鼻的气味。这些水流进沟渠后,部分漫过渠坝,将青青的麦苗也浸泡在污水中。记者沿惠济河向上几十公里,这种规模的抽水点有十多个。附近村民说,从大年初一开始,这里就开始抽水,河水水位抽降了五六米,整条河几乎抽干。

事实上,1月28日开封市政府就成立了应急处置小组,人员配置非常高:常务副市长黄道功任组长,开封市各部门局长乃至下辖数县县长皆为成员。小组设五个组,其中区县调水组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市区排水向周边县区排放调度,指导协调县区调水,确保不造成淹没村庄房屋等事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柘城、杞县等地采访时了解到,各县都有调水任务,除了像鹿邑这样往沟渠抽水,也有像柘城在河道上筑起人工坝的。

不过,这种处置方法让河南百姓感到忧心,鹿邑贾滩镇的村民就表示,污染的河水抽到农田水渠之中,然后渗入地下,“我们当地居民以浅层地下水为主要饮用水,受到严重的饮水安全威胁。”该村民强调,下游安徽省不让流入。而记者在安徽境内采访时,不少地区的村民和渔民则纷纷指责河南污水给他们渔业和农业造成重大影响,亳州牛集镇石庄村石万兴说,几年前国家花大力气整治惠济河,野生鱼虾回来了,这次则是彻底地死绝。

亳州当地一名民间环保人士称,两省对涡河污染的矛盾由来已久,这次污染不过是再度激化了两省在淮河跨界污染上积蓄已久的矛盾。

河南引黄稀释污水/

事实上,污染事故发生后,安徽和河南两省官方曾多次交涉。安徽环保厅证实,2月14日,环保部在北京专门召开了两省协调会。

协调时间是在2月14日,由环保部出面协调,豫皖两名副省长在京协商,双方达成《安徽省河南省涡河流域跨界污染联合处置协议》,河南省同意赔付渔民损失;此外,双方各让一步,在事故处置的第一阶段,也即从东孙营闸排出1300万方水体之前,氨氮指标降到6。

亳州市环保局副局长苏明胜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说,这等于是说之前排放的那些污水不算在其中,这次协议达成后河南只能往安徽境内排放1300万吨浓度指标控制在6的污水,此后河南应将指标降到3以下。

开封市环保局的杨科长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一脸无奈,她说:“安徽省要求我们将化学需氧量的浓度降到3,但是这怎么可能,惠济河一直以来的浓度为15,我们尽了很大努力。”杨科长说,安徽方面很希望惠济河是一河清水流向他们省内,事实上这些年来,这条河流的污染物浓度一直在降,目前降到了7。“这次协商,我们做了很大让步,这已经是尽最大努力,可最终协调商量的结果是化学需氧量的浓度降到6。”

淮河水利委员会一名负责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说,治理氨氮污染的主要方法包括源头控制污染物、降解分解以及调水稀释等方法,最终两省达成分流后再稀释的办法。“至于方法好不好,因为这是两省协商的结果,我们不作评论。”

该负责人提到,这个结果是两省多次协商的结果,“河南安徽是上下游的关系,河南如何处置对安徽会有影响,而安徽如何处置也决定了河南用什么方式。”

为了降低污水的浓度,河南除了向农田水渠抽水,另一方面则从黄河调水稀释。位于东孙营闸下游的明净沟则承担了此次“引黄稀释”的重要任务,它的另一端在河南兰考县。

2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东孙营闸下游五六百米位置看到,一条几米宽的沟渠,里面正哗哗淌着水。附近村民说,之前这条沟与河不连通,最近经过了疏通,并挖开了一个大口。这条沟渠的水流到惠济河后,水的颜色则泾渭分明,两股水中和后,依然很混浊。

为了完成这次稀释任务,两省各自成立了一个跨部门的综合指挥部,由政府统一调度,下辖环保局、水利局、农业局还有维稳办。河南水文部门对污水排放的浓度进行计算后排放,而安徽的水文部门则要对排放的结果进行检测,淮河委作为跨省污染治理方,最后也要对水质进行监测。

安徽环保厅通报称,2月19日,河南省再次开启了东孙营闸,水利部淮委组织了安徽、河南两省同步监测,河南下泄水体已达标。

蚌埠水源地的隐忧/

不过,安徽省方面更大的担忧还在于下游的蚌埠市,目前安徽境内的河道已经积聚了千万吨的污水。而这些污水带进入淮河后,将流经蚌埠段,最后汇入洪泽湖,而蚌埠市100万人口的饮用水正取自淮河。

安徽方面制定了防污调度处置方案主要为分阶段小流量下泄、逐步稀释降解氨氮浓度的办法进行处置:一是在河南水质达标下泄时,同步同流量开启大寺闸、涡阳闸、蒙城闸,使污水前峰于4月中旬抵达蒙城闸上,然后控制合理流量下泄,5月上中旬进入淮河干流,使流经蚌埠、怀远县取水口段面前氨氮浓度不高于2mg/L。二是对淮河干流临淮岗和茨淮新河实施了提水和蓄水工作,以保证污水进入淮干后如水质还不达标,仍有一定的水体稀释能力。

据了解,安徽省境内涡河干流控制性工程自上而下分别为大寺闸、涡阳闸、蒙城闸。

苏明胜说:“春节前我们中层以上的干部几乎没放一天假,就怕影响到蚌埠的饮水安全,我们全力保证蚌埠水源地的安全。”

今年2月26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亳州环保局提供的其境内检测数据显示污染物浓度为9.63mg/L。而安徽环保厅日前的通报显示,污水在下泄过程中不断稀释,目前污染团被拉长为带状,前峰位于安徽省涡阳闸下10公里处,距离淮河干流124公里,污水前峰氨氮浓度2.8mg/L,污水带最高氨氮浓度则是9.0mg/L。

苏明胜担忧,亳州境内没有容量来接收河南的污水,只能一级一级按标准往下游排,如果汛期到来更麻烦,“即使河南方面的污水抽到小河流、小沟渠,但它会污染其他地方,而且还有可能回来。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这种治污方法治标不治本,我们是被动地让污水分流和稀释。”

对于蚌埠而言,千万吨级氨氮污染物犹如一颗“定时炸弹”威胁着城市的饮水安全。蚌埠环保局为了应对这次氮氨污染事故,开展了紧急科研试验,但是,由于技术设备和人才等原因,试验并不成功。苏明胜说,最初他们计划采用活性炭的方式治污,但是不成功;后来又想到用氧化消毒剂,但是河水污染量太大,“目前警报还没有解除,这次污染持续的时间可能会相当长。”

安徽省正积极准备蚌埠市及怀远县备用水源应急供水能力,通报称,一旦下泄污水经稀释后仍不能达标(如遇较大降雨,污水大流量集中下泄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为确保生产、生活用水均不受影响,蚌埠市政府制定了饮用水保障方案:提升改造现有天河应急水源取水泵站,满足城市供水需求。

据介绍,目前,蚌埠市按照省政府关于特事特办、急事急办的要求,日夜加班加点,加快应急备用供水工程建设进度,确保在4月底前全面建成,确保蚌埠市饮用水安全。怀远县城新城区的饮用水取自淮河,如遇紧急情况,可启用现有地下水源。

事故原因仍不明朗/

目前,河南方面已对污染造成的损失预支了处置和赔偿费用,首批赔偿金400万元已支付亳州市政府。但是,对于事故原因,河南方面至今没有公布。

亳州市环保局局长陈显峰曾在接受采访时激动地说:“我们强烈要求河南给一个说法,但他们到现在没有一个准确的答复。”他强调,所谓准确的答复就是公布事故原因。

苏明胜说:“我们只知道是开封的原因,即使通报也是在省级层面。”但这次安徽环保厅的通报也没有提及事故的原因。

对于此次事件最终的溯源,包括河南省下游的数县并不详知,柘城公安局的一位官员向记者表示,“此次严重的污染听说是开封境内的一家药厂发生爆炸。”这样的说法,也在鹿邑等地传播,记者致电睢县环保局一位工作人员,他表示自己也听说开封一家工厂导致了此次污染,但具体哪家企业并不清楚。

就连开封市环保局的杨科长也称不了解,她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开封境内的企业都没有出问题,对于前述这些人的说法,她感到莫名其妙。

为了进一步了解这次事件的原委,《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于2月24日,用一整天的时间逐个排查了平煤集团下属的一些企业以及开封制药集团等污染大户。但是,这些企业的员工乃至企业负责人均予以否认。不可否认,长期以来这些企业曾多次被当地环保部门进行过行政处罚。

问及十多位开封当地市民,没有听闻哪家企业最近出了问题。有的士司机表示,现在市内文绣花园附近的惠济河段,被无端地拦截起来,河水基本漫过了桥涵。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此次污染事故的最终罪魁祸首为开封境内的“高氮氨废水”。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