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中科英华稀土收购案调查:一场16.88亿的“资本局”(上)

2013-03-28 00:57:43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刘林鹏 杜冉乐 成都、西昌、德昌 摄影报道    

每经记者 刘林鹏 杜冉乐 成都、西昌、德昌 摄影报道

历史开始重演。

近日,头戴“稀土光环”的中科英华(600110,SH)股价狂飙,两年前,这一幕也曾在西藏发展(000752.SZ)身上上演。在这一幕幕大戏中,这些叱咤于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都成了配角,而真正的主角却是一座深藏于德昌大山深处的稀土矿。这座稀土矿从9年前号称赴美上市,通过大量发行原始股捞得大量真金白银,到3年前与广晟有色(600259,SH)传出“绯闻”,再到两年前与西藏发展联姻,并造就了2011年的第一牛股,再到现在投身中科英华的怀抱,让中科英华连拉6个涨停。虽然公司的名字不断更迭,但是这座稀土矿(德昌大陆槽稀土矿,Ⅲ号矿体)每每与上市公司沾染总能在资本市场掀起滔天巨浪。

喧嚣过后,人们总会惊异地发现,在众多利益群体饱餐之后,只剩下受伤的广大股民在苦苦守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这一系列堪称精湛的资本运作背后,总会闪现着德昌大陆槽稀土矿实际控制人刘国辉的身影。今年3月11日,中科英华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3.65元/股的价格非公开发行不超过6.5亿股A股,募集资金不超过23.725亿元。其中,不超过16.88亿元用于收购德昌厚地稀土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厚地稀土)100%股权。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成都、西昌、德昌等多地展开调查,试图拨开围绕厚地稀土的重重迷雾。

估值迷局

德昌大陆槽稀土矿多番转手估值超同区域高储量矿产900倍

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背后,隐藏的真相或许让人心寒。

厚地稀土究竟有何魔力能够在资本市场掀起轩然大波?其拥有的德昌大陆槽稀土矿又为何值16.88亿元?该稀土矿当前又面临哪些重大风险?《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将揭开那些鲜为人知的往事。

前股东西藏发展:项目投资价值或大幅贬值/

作为厚地稀土的核心资产,最近几年,德昌大陆槽稀土矿曾与多家上市公司传出“绯闻”。

2010年8月,资本市场曾一度传闻,广晟有色欲兼并志能实业的德昌大陆槽稀土矿,从2010年9月8日起,广晟有色股价便开始飞涨,自9月21日之后的20个交易日,其股价由约40元/股涨至最高101.37元/股。

“其实早在2010年3月,广晟已经派驻了工作组介入德昌大陆槽稀土矿。”2011年,西昌一位接近此次收购事宜的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广晟派驻的高管曾告知,该集团当时决定前期投入几百万元进行技改,提高选矿回收率,但后面才发现,持有德昌大陆槽稀土矿的西昌志能股东变更频繁,债权债务过于复杂,周边生产环境不佳,使得公司很难有精力投入生产,不到一年时间便打消了并购的念头。对于上述消息,记者未能从广晟集团得到证实。

2011年,刘国辉经朋友介绍,又准备跟西藏发展“联姻”。西藏发展在2011年3月份出资两亿元参与成立厚地稀土,占股26.67%,西昌志能以其拥有的德昌大陆槽稀土矿采矿权价值中的5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66.7%的股权;德昌志能以现金5000万元出资,持有公司6.66%的股权。

2011年8月,西藏发展推出定增预案,计划继续收购厚地稀土部分股权,使持股比例达到50%,但该公司工作人员今年1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受部分因素影响,增发已停滞,但没有终止。今年2月,西藏发展公告显示,已经出售厚地稀土26.67%股份,接手方是厚地稀土的实际控制人刘国辉。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发展在此前的公告中曾提示了厚地稀土隐藏的风险。

西藏发展曾表示,该公司(厚地稀土)目前尚处于初创阶段,稀土矿的回收率尚未达到评估报告预计的水平 (现有工艺正常生产时综合选矿回收率约40%,评估采用精矿综合回收率为75%),即便按照计划对现有的稀土矿处理生产线实施技改,最终能否达到评估报告预计的水平具有不确定性。该稀土项目的采矿许可证有效期限截至2016年,如到期后无法获批续期,则评估报告中预计的采矿权到期后能顺利延续的假设无法成立,该项目的投资价值将大幅度贬值。

西藏发展称,如评估报告所言,“该矿经多年经营建设,矿山现已具备一定的采选规模,有七个采矿点,根据资料,剥离量达48万立方米。2008年生产原矿约5万吨,2009年因经济原因未生产,2010年因稀土价格上涨,生产原矿量为8.6万吨,但由于多种原因,自建矿起从未连续正常生产。”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西藏发展董秘及证券事务代表,但未获得正面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2010年6月8日~10日,在北京召开的题为“中国稀土资源的高效清洁提取与循环利用”学术讨论会上,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稀土材料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教授级高工黄小卫指出,随着我国稀土产业的快速增长,开采方式粗放、资源利用率低、环境污染等问题日益凸显,其中特别提到四川德昌稀土矿选矿回收率不到30%。中科英华公告显示,2012年,厚地稀土出现亏损,当年度营业收入降为2109.8万元,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均为-171.54万元。

估值疑云:同地区高储量稀土矿只卖185万/

来自《四川省2011年锑矿、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和《四川凉山州国土资源局关于2012年度矿山稀土氧化物开采总量控制指标分解公告》信息显示,西昌志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德昌大陆槽稀土矿2011年和2012年开采指标为2880吨和2300吨,和中科英华定增预案中披露的5000吨和8000吨相差甚远。

一则转让公告或许可以直观对比出厚地稀土的价值。

国土资源部网站2013年3月18日一则名为 《冕里稀土选矿厂(羊房稀土矿)采矿权转让公示》显示,与厚地稀土同在四川省凉山州的冕里稀土选矿厂 (羊房稀土矿)(有效期限:2010年12月23日至2016年11月23日),今年3月份的出售价格仅为185万元。

冕里稀土选矿厂(羊房稀土矿)也是轻稀土矿,矿区面积0.114平方公里。2012年9月20日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完成占用矿产资源储量登记书备案,登记号:2513433122156号,保有资源储量为:基础储量(122b)矿石量464.1万吨,REO(稀土元素氧化物)111013吨;推断的内蕴经济储量(333)矿石量73.5万吨,REO18421吨;(122b)+(333)合计 矿 石 量 537.6万 吨 ,REO129434吨;矿体平均品位REO2.39%。

而厚地稀土旗下德昌县大陆槽稀土矿矿区面积为0.3163平方公里;有效期限自2010年12月30日至2016年10月30日。

根据四川省国土资源厅2007年12月出具的川国土资储备字[2007]115号文件,截至2007年9月底,西昌志能德昌县大陆槽稀土矿保有以下资源储量:矿山已累计查明(122b)+(333)矿石量186.1万吨,REO为99526吨。矿山已累计开采动用储量(122b)矿石量33.3万吨,REO为17970吨;控制的经济基础储量(122b)矿石量75.0万吨,REO为39551吨,平均品位5.27%;推断的内蕴经济资源量(333)矿石量77.8万吨,REO为42005吨,平均品位5.15%;(122b)+(333)矿石量152.8万吨,REO为81556吨。

从上述数据来看,德昌大陆槽稀土矿的多项指标还小于冕里稀土选矿厂(羊房稀土矿)。

然而,大陆槽稀土矿的转让价格达到16.88亿元,竟是冕里稀土选矿厂(羊房稀土矿)转让价格185万元的912倍。这巨大差价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

是大陆槽稀土矿被高估还是稀土选矿厂 (羊房稀土矿)遭贱卖?或许只有参与者才清楚。

中科英华董事会办公室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16.88亿元是公司与转让方成都广地根据目前已经了解到的资产状况商定的价格上限。目前,评估和审计都还没有结果,新增储量报备工作也在进行中,最终交易价格的确定基础是本次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报告。

环保风险:多次遭环保部门要求整改/

3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到德昌大陆槽稀土矿山下的村子采访时,不少村民反映,德昌大陆槽稀土矿的尾矿处理水含有重金属,这样可能会影响到村民的用水安全,他们曾多次找过矿上,但迟迟未有结果。

在矿山现场记者看到,厚地稀土此前生产的白色尾矿直接堆在山谷中,而不远处就有几户人家居住。按照厚地稀土的整改方案,公司将对尾矿进行脱水,然后收集到装置中,最终将尾矿拉出矿山进行填埋处理。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最近几年,环保部门对大陆槽稀土矿区进行了多次检查。

来自凉山州环保局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2012年3月13日一早,凉山州环保局副局长刘紫强带领州环境监察执法支队、州监测站一行13人突降德昌,对大陆槽乡的稀土企业进行的突击检查。对大陆槽两家稀土企业的生产工艺、污染治理设施运行情况、废水排放情况及大陆槽沟水质浑浊的原因进行了细致的排查。

据悉,2012年5月6日,德昌县环保局局长毛万钧查看了大陆槽稀土矿区的厚地稀土尾矿库整改及排查了大陆槽沟水质污浊的原因等。3个月后,德昌县县长苏正清视察大陆槽稀土矿,要求厚地稀土等全面停产整改,待州环保局检查同意后方可恢复正常生产。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在今年3月初,四川省环保厅的一位副厅长领队来到大陆槽稀土矿,要求其尽快对尾矿进行整改。而起因在于,当地居民将厚地稀土的尾矿污染问题向国家环保部进行了多次反映,随后环保部派四川环保厅进行核查落实。

不过,凉山州环保局污染防治和环境应急与信访科一不愿具名的科室负责人在接受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地村民取水的水源地在稀土尾矿库的上游,根据他的判断,采矿企业与村民之间可能因利益问题而出现一些矛盾。

遗留难题:四川智能稀土原始股悬而未解/

德昌大陆槽稀土矿的问题不止于此。

“我们买了四川智能稀土的原始股,现在仍变现无门。”近日,北京的一位投资者又像两年前一样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哭诉。

这事儿还得从多年以前讲起,事件的主角就是现在厚地稀土的实际控制人刘国辉。

公开信息显示,刘国辉从事稀土行业已经多年,早在2005年前后,他就曾着力推动两家四川企业在美国上市,其中一家公司就是四川智能稀土。值得注意的细节是,此次以刘国辉为实际控制人的德昌志能和西昌志能两家公司,“志能”和 “智能”发音极为接近。

四川智能稀土的网站显示,“公司在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德昌县自主投资勘测,拥有储量居世界同类稀土矿前列的德昌大陆槽氟碳铈轻稀土矿山一座。”而目前厚地稀土的资产就是德昌大陆槽稀土矿的部分采矿权。

此前,在“稀土”和“赴美上市”这两个概念的刺激下,许多投资者纷纷购买四川智能稀土的原始股,其价格一度被炒到每股4元以上。

曾信心满满的四川智能稀土,时至今日也未能成功在美国上市。四川智能稀土从2007年开始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公司网站在2007年以后也再没有更新过。

2011年3月29日,刘国辉曾专门赶到报社接受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采访。

彼时,谈及自己与四川智能稀土的渊源,刘国辉表示他和助手都觉得自己也被忽悠了,这个公司是空壳公司,做这个公司的原因是之前一个有往来的朋友说可以将公司推上市。

刘国辉彼时透露,“合作伙伴当时向我做出承诺,我不出一分钱,就可以帮助实现四川智能稀土赴纳斯达克上市。我们曾约好,如果上市成功我给他36%的股份。当时还找了几个美国人过来,签署了一个协议。”刘国辉表示,已经有几年没有经营四川智能稀土。他坚称,四川智能稀土的运作和他没有关系。

那么,目前投资者手中的四川智能稀土的原始股又是怎么回事?“当时我不了解他们 (四川智能稀土原股东)已经把四川智能稀土卖出了1000多万股。”刘国辉表示,2007年他获悉该情况后,决定出钱回购四川智能稀土的原始股。据刘国辉透露,当时发过公告,但应者寥寥。

“据统计,四川智能稀土共卖出过1602万股。我现在的态度很明确,就是妥善处理好这个问题。”刘国辉彼时承诺,“马上成立清债小组,登记股民的信息,然后把钱退给他们”,“当时四川发行的原始股是1元/股,我们将回购”。

两年时间过去了,近日,数位四川智能稀土的原始股股东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们至今也没收到刘国辉回购股票的消息。

2011年,《每日经济新闻》曾对该原始股的情况进行过报道。当时一位从事股票交易近十年的李先生表示,“现在智能稀土即使卖0.5元/股,我也不敢买”。他说,他一般找到股票的购买者才会去收购股票,从中赚取差价,而近两年也没有投资者前来购买过智能稀土的原始股。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尝试通过多种方式联系刘国辉采访未果。3月18日上午9点,《每日经济经济新闻》记者在位于德昌县凤凰大道三段的厚地稀土公司,试图询问刘国辉等人的联系方式,遭工作人员拒绝。

四川智能稀土的原始股问题或对中科英华的稀土收购案造成一定的困扰。

记者手记

厚地稀土实地探访:这个矿区静悄悄

要想顺利找到深藏于德昌县大山深处的德昌大陆槽稀土矿并非易事。两年前,该矿准备与西藏发展联姻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到此实地调查过。而两年后,记者再度踏上这条寻矿之路,发现道路依然那样坎坷。

3月15日下午3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德昌县城乘坐面包车赶往通向稀土矿区的必经之地——茨达乡,这段长达31公里的乡间公路足足用去了1个多小时。

赶至茨达乡,订好旅馆,再去找“摩的”师傅,一切均在计划之中。看记者背着行囊,多名“摩的”师傅围过来,但一听说要去山上的稀土矿,大家摇头散去,原因就是“路途遥远,而且十分危险”。只有一个王姓师傅,要价虽高,但是愿意前往。

翌日清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乘坐王师傅的摩托车向山上奔去。狭长的山谷小道路面崎岖不平,摩托车不是陷入重卡轧过的大坑,就是碾过高凸的石头,上下颠簸不止。

上午10点,在海拔1000多米的半山腰处,记者碰到了两辆坏在路边的重卡,排在前头的一辆重卡右前轮内胎爆了。这是厚地稀土公司雇佣的运矿车,车上装着的却是满满的袋装水泥。据一重卡司机称,这些都是为扩建厂房用的。

“这路太烂了,我们开车的最恼火。”上述重卡司机抱怨道,一到雨季路更难走。王师傅称,德昌雨季一般在5月~9月,这种天气载矿六七吨的卡车很难上下山,即使出山运矿也是七八辆重卡一起,路上相互照应。

“路修完了,才能生产(稀土)。”上述司机表示,自今年春节以来,厚地稀土就一直没有产矿。后来,另据采矿场一探矿员告诉记者,公司目前的挖掘设备都还在山下。

越往上,坡度越陡,路越难走,路边几米高的峭壁上,怪石突兀,若往上看,似乎乱石随时都有可能滚下来,狭窄的路外边就是幽深的谷底。

面对如此崎岖的山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禁担忧,山上的稀土将如何运出?

经过3个多小时的颠簸,中午12点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终于赶到德昌大陆槽稀土矿。矿区的作业面并不大,均处在半山腰处,远远望去,就看到3~5台挖掘机在挖矿,矿场显露出青灰色的断面,近处稍平些的地方应是生产车间,厂区里堆了一大堆稀土,新建的蓝顶多层厂房清晰可见,两个尾矿处理池横在两山之间的矿区下游,远处看还以为那是水坝,厂矿附近与山底下还有约几十户人的两个村落。

沿着矿区的狭窄小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径直赶到了厚地稀土的采矿区,不过与一沟之隔的大陆槽稀土矿I号矿体汉鑫矿场繁忙的作业面相比,这里根本没看到什么挖掘机。

在山坡的低洼处,一座探矿塔矗立在谷中,旁边堆放着油罐与早已熄火的挖掘机。穿过悬挂“厚地稀土”4个大字的大门并进了车间大院,这里静悄悄的。后来,记者到汉鑫矿业厂区时,车间里传出“咔嚓、咔嚓”的声响。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汉鑫公司的稀土生产比较正常,但拒绝了记者想到车间参观的要求。

“目前正搞设备检修,搞厂房扩建,(施工)材料还没运上来,没有生产。”德昌厚地稀土选矿厂一张姓技术员表示,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再也没有正常开工过,甚至去年一整年里,公司生产时断时续,正常生产不过两三个月。

张姓技术员表示,现在厚地稀土与中科英华还没谈妥,到底谁出钱买料搞生产还不得而知,中科英华接手后,已派人来看过矿。

“作为我们呀,我们希望有个‘像样’的老板,厂区工人基本上也是这样想的,别像今天你来买,明天他来买,要是你想买就出个合适价钱抓紧掏钱专心搞生产,别再扯皮。”张姓技术员称,“我来矿上一年多了,从来没见过公司刘总(刘国辉),也不知道他长啥模样。”

值得注意的是,两年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此实地采访时,厚地稀土也是处于停工状态。

3月18日上午9点,记者赶到位于德昌县凤凰大道三段的厚地稀土,其门口还贴着一张落款日期为“2012年12月12日”的招聘公告。记者走进公司,看到办公区高高地堆起了六七个卡车轮胎,还有一堆捆起的蛇皮袋,显得比较凌乱。

一名自称负责日常经营的工作人员看记者向他递来一张介绍信,还误以为是来公司应聘的。提到公司的经营情况,他对记者表示,“这个比较敏感,我知道,我也没法给你回答,何况我也不知道。你别把我套进去了,不然公司要找我麻烦。公司没有媒体接待的,上级才有。”

对于“停产”一说,上述工作人员极力澄清,“这不是停产。你不能说你看到一个厂子一次、几次没开工,就说它停产了吧。人家可能因为停电而已。”而对于外界抛出的“稀土产能过剩”论,他解释称,“每年国家发改委对于稀土产能都是有计划、有安排的。”

“由于(厚地稀土)生产线尚未调试完成,现在无法披露具体产能。”中科英华董事会办公室在3月21日书面回复记者采访时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西藏发展在今年2月3日的公告中披露称,近两年来受国家产业政策调控的影响,该项投资收益未达到公司预期,国家对稀土行业已经实施指令性计划政策,2012年度国家实施“稀土行业准入许可制度”,在已经通过的三批企业中厚地稀土未入选。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