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勤上光电涉嫌造假上市真相调查(下)

2013-03-26 01:06:55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陈小天 广州、深圳、东莞、梅州摄影报道    

每经记者 陈小天 广州、深圳、东莞、梅州摄影报道

拔出萝卜带出泥。勤上光电的问题,还不只存在于品尚光电这一个客户身上,同样的魅影,也在另两大客户身上闪现,这让勤上光电的销售数字蒙上了难以挥去的阴影。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进一步调查中发现,位列2008年勤上光电内销五大客户第二、第三位的晶湛节能和芭顿照明,其股东与勤上光电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晶湛节能法定代表人黄就洪同时还是勤上光电的参股子公司股东。而这家在2008、2009年都没有营收的公司,却向勤上光电采购产品价值超千万。

巧合的是,成立于2008年下半年的芭顿照明亦在当年就向勤上光电大量采购,并成为该年度第三大内销客户。

不仅如此,这两家客户的注册办公地址竟出奇地一致,甚至和勤上光电子公司在同一楼互为邻居。不过,就在记者的实地调查中却发现,根本无法找到这两家公司。

大客户股东系勤上自家人 两年无收却下千万级订单

2008~2009年连续两个年度,晶湛节能在向广东省工商局提交的文件里显示营业收入为零。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 “颗粒无收”的新公司,却向勤上光电采购了价值千万的产品。

与此同时,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还同时担任勤上光电子公司股东,这在勤上光电的招股说明书中却丝毫没有提及。

注册地址难觅晶湛节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中发现,黄灿光在勤上光电上市过程中扮演的角色并不简单。

网上出现的一份“广东省第二批节能服务(EMC)公司备案名单”中,黄灿光又是晶湛节能的联系人。巧合的是,成立于2007年11月29日的晶湛节能在2008年向勤上光电采购了1200万元的产品,排在勤上光电当年内销五大客户中的第二位,采购额占勤上光电当年销售收入的比例达到2.62%。(注:在招股书中,勤上光电写成广州晶湛节能科技有限公司,不知是出于有意还是无意,但广州工商局查询并无此公司。)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黄灿光尾号为4680的电话号码以及名字同样出现在晶湛节能的联系人后面。

工商档案资料显示,晶湛节能注册资本105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黄就洪。股东分别是黄就洪、柳成荫、张耿良,每人出资350万。

而2011年勤上光电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黄就洪和勤上光电分别持有江苏尚明光电有限公司30%和16%的股权。但招股书中却隐瞒了黄就洪同为晶湛节能股东的信息。

根据上市前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出具的关于东莞勤上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第一次补充法律意见书所透露的信息:黄就洪,1968年7月10日出生,地址为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深南东路南华街3号303。

这与晶湛节能工商资料里保存身份证号显示的出生年月日信息一致。

作为招股书中显示的勤上光电2008年内销第二大客户,记者竟然到目前都无法找到晶湛节能这家公司的办公位置。

“这信放在这里已经半个月了,都不知道往哪里送。”3月11日,广州市荔湾区中华液晶城的保安拿着一封信无奈地说。

这封信要投递的正是晶湛节能。投寄地址同该公司的注册地址一致,为广州市荔湾区桥中中路228-238号自编M1幢2楼自编1号。

中华液晶城便在桥中中路228-238号,但在这里工作两年的保安却不知道哪里是 “自编M1幢2楼自编1号”,更不知道有晶湛节能这家公司。而记者耗费了近2个小时,在园区向多人打听,没有一人能准确知道该公司的相关信息。

更为蹊跷的是,广东省工商局资料显示,晶湛节能向工商局出示了2008年度和2009年度的营业收入都为零的说明文件。

2008年的这份文件显示,因为是没有名声、没有人脉的新企业,公司在拓展节能技术的营销方面做了很多努力,无奈节能技术方面的竞争非常激烈,营销人员的不稳定性,加上下半年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令公司的经营雪上加霜,导致2008年没有营业收入。

2009年的文件显示,“公司领导制定了一系列的开拓市场的措施,如积极联系客户等,希望从各种渠道发展公司的业务,无奈还是未能打开零收入的状况。”

而两年都没有营业收入的情况下,勤上光电招股书却显示,晶湛节能向勤上光电采购了价值超千万的产品,不仅如此,晶湛节能对勤上光电2009年的回款额为1360万元,2010年为57万元。

芭顿创始股东为勤上员工/

黄灿光的身影还出现在芭顿照明这家公司中。

与晶湛节能的情况异曲同工的是,这家成立于2008年下半年的新公司在当年就向勤上光电采购了1574万元的产品,占勤上光电当年销售收入的3.44%,成为该公司2008年内销的第三大客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的工商档案资料显示,芭顿照明成立于2008年9月28日,全称为广州市芭顿照明工程有限公司,目前的法定代表人是张美吟,注册资本300万元,股东为张美吟和李江华。

但这家公司刚成立时,股东为黄灿光和贾广平。当时黄灿光出资180万元,占注册资本金的60%,贾广平出资120万元,占40%。公开资料显示,贾广平1997年加入勤上光电,现任勤上光电董事会办公室副主任、职工代表监事,任期至2013年12月9日。

此外,曾任芭顿照明的总经理和设计总监邓力山也和勤上光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勤上光电上市的法律意见书显示,截至2011年11月,邓力山持有合盈创投公司3%的股份,合盈创投则为勤上光电股东,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为李旭亮。

网上还有消息称,邓力山出任过广东勤上半导体照明科技工程公司总经理及设计总监。这一说法记者尚未能核实。2011年6月,邓力山以芭顿照明设计总监的身份获得了2011年第三届“照明周刊杯”中国照明应用设计大赛广州赛区的优胜奖,对应的具体设计案例就是梅州市一江两岸亮化项目。

2011年8月29日,在勤上光电正式挂牌上市交易的前两个月,黄灿光和贾广平将各自持有的股份,又转让给了陈转弟和李衡新 (李衡新即上文提到的品尚光电的法定代表人)。但是随后的12月19日,陈转弟和李衡新又将各自股份转让给了张美吟和李江华。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晶湛节能成立时的注册地址在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890号803房。而芭顿照明成立时的注册地址为广州市天河区天河北路890号803A房。晶湛节能搬离后,2010年7月25日芭顿照明将经营地址修改为天河北路890号803房。

3月24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天河北路890号803房,发现已经有一家新公司入驻。公司一位工作人员明确告知记者,803房只有一间,没有803A房。记者在该楼层也看到,除了801、802和803房外,再无其他房间。记者在现场找到大楼保安核实情况,保安亦称,没有803A房。

晶湛节能迁离后的注册地址则改为上文提到的广州市荔湾区桥中中路228-238号自编M1幢2楼自编1号,芭顿照明2011年8月紧跟其后,注册地址变为桥中中路228-238号自编M1幢2楼自编3号。

桥中中路228-238号自编M1幢2楼自编2号则在2011年5月成为勤上光电的子公司广州勤上的注册地。

这也就意味着,勤上光电的子公司与其曾经的两个大客户在同一层楼互为隔壁的地方办公。而这两大客户此前甚至曾在同一房办公。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广州市荔湾区桥中中路228-238号,寻找芭顿照明的办公地。但该园保安称,该栋楼没有芭顿照明这家公司。并明确表示二楼只有广州勤上一家公司。随后,记者来到园区的管理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亦称,没有听说过有芭顿照明公司。

另一个重要细节显示,一个名叫刘智然的人曾用笔修改过广州勤上的公司章程,同时他(她)的名字又出现在晶湛节能和芭顿照明的工商资料中,先后为勤上光电的这两个互不相干的大客户代办一些年检或其他工商事宜。记者曾致电刘智然,但其只留下一句“我现在不负责了,你找那边的人吧!”就迅速挂断电话再不接听。

此外,作为勤上光电的大客户,《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没有找到这两家公司的官方网站。

焦点人物

“赌徒”李旭亮:曾签对赌协议博上市

作为勤上光电的董事长,李旭亮被外界称为“赌徒”,敢于冒险的性格让他成为LED商海里的弄潮儿。

李旭亮出生于东莞市常平镇的一个农民家庭,26岁时,他辞掉了当时被称为“铁饭碗”的工作,开始下海自主创业,这可能算是他人生的第一次冒险。随后,在村里一间旧仓库中,他的“勤上”公司诞生,业务从五金配件加工慢慢转变到圣诞灯饰出口。

有媒体报道称,1998年,勤上创下了中国同行业外销量第一的辉煌业绩,一年的营业额达到了3000万~4000万美元,在灯饰领域里其市场份额占到了80%以上,李旭亮甚至被誉为“圣诞灯饰大亨”。随后,勤上的圣诞灯饰业务出现瓶颈,订单减少,利润越来越薄。下定决心转型的李旭亮随后踏入LED照明领域,这成为他人生的第二次冒险。

三年12份对赌协议

第三次冒险则是李旭亮三年间签署的12份对赌协议。

勤上光电招股书显示,2007年10月,勤上集团与深圳市创新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创投)签订了含有对赌条款的协议,其中有如下条款包括:勤上集团承诺发行人2007年、2008年、2009年分别应实现主营业务净利润不低于6000万元、8000万元、1.1亿元;如勤上光电未能达到前述经营目标,深圳创投有权要求勤上集团以股份或现金方式无条件地补偿深圳创投。

同月,勤上企业(香港)有限公司(下称香港勤上企业)、广东通盈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通盈创投)、陈俊岭、东莞勤上五金塑胶制品有限公司(勤上光电前身)、勤上集团签署的《关于股权转让的备忘录》文件中,有下列对赌条款:无论何种原因导致勤上光电未能在2008年内完成上市工作的,则勤上光电、勤上集团应确保新投股东通盈创投、陈俊岭每年分红金额不少于其向香港勤上企业受让勤上光电股权所投入资金总额的10%;勤上光电、勤上集团保证,无论何种原因导致勤上光电不能在2010年前成功上市的,通盈创投、陈俊岭所持勤上光电股份将全部转让给勤上集团,勤上集团必须无条件接受,转让价格不低于通盈创投、陈俊岭向香港勤上企业受让勤上光电股权所投入的资金总额。

巧合的是,与此同时,2007年11月底,晶湛节能在广州成立。第二年即向勤上光电采购产品。

2008年7月,勤上集团又同深圳市瑞德海创新投资合伙企业、深圳创投签署了一份协议,其中的对赌条款对勤上光电2008年、2009年和2010年的净利润做出了明确要求。除了这份对赌协议外,2008年7月到8月,勤上集团又签署了另外两份对赌协议。

无独有偶,当年9月,芭顿照明便在广州成立。而公司成立当年就成为勤上光电内销第三大客户。

到2010年12月止,勤上一共签署了12份对赌协议。而李旭亮 “赌徒”之称号由此传开。

上市后质疑声不断

虽然最终成功上市,但近两年来,外界对勤上光电的争议和质疑从未间断。2011年12月21日,刚上市不到一个月的勤上光电,对外宣布了一份高达15亿元的采购合同,广州吉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简称吉彩公司)计划5年内向勤上光电采购显示屏15亿元,每年采购金额3亿元,创下国内LED显示屏行业最大单笔订单纪录。

公告一出,立即就有人质疑声。当时勤上光电回应说:“吉彩公司同时是新华社新华频媒广告信息发布广东省代理,享有在符合新华社规定的范围内开发、使用和经营的商务权利,具有良好的信誉,较大的经营规模,雄厚的资金实力,具备了良好的履约能力。”

但整个2012年,吉彩公司只向勤上光电采购了区区467万元的产品,离每年3亿的金额相去甚远。今年年初,勤上光电只得正式解除该协议,天价合同惨淡收场。

2012年年末,记者曾实地探访过吉彩公司的注册地,办公室是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子,一张会议桌,几把椅子,大门紧闭,室内无人。

除了这单戏剧般的订单合同外,勤上光电大量高管等人员离职、股东套现现象也遭人诟病。最近一次高管等人员离职发生在今年3月12日,该公司监事张晓辉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记者粗略统计发现,勤上光电从2011年11月上市的一年多以来,共有4位监事、1位董事和2位副总经理离职。去年11月末,勤上光电限售股解禁,有媒体统计,勤上光电股东当时8个交易日套现2亿元。

现在,李旭亮正雄心勃勃地开展他的“工厂孵化计划”,提出在全国范围内再造一批“勤上”。而“基于对公司发展前景的强烈信心”,控股股东勤上集团从去年12月12日到今年3月14日,已经累计增持勤上光电1.04%的股份。

但是,对于勤上光电的过去,李旭亮还欠一份对外界的解释。

(为保护记者人身安全,本组稿件记者署名均为化名)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