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工银瑞信曝2013“野心”:渠道强大拟发20只新品

2013-03-11 01:00:54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徐皓 发自上海    

每经记者 徐皓 发自上海

2013年,工银瑞信火力全开。

去年跻身千亿俱乐部似乎只是工银瑞信的初露锋芒,今年20只产品的发行计划则放大了市场对这家银行系基金公司的想象空间。

工银瑞信则毫不掩饰其 “野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今年头两个月的时间中,当大多数的基金公司还在消化去年的 “库存”时,工银瑞银已上报了12只新产品,是其2012年新基金发行数量的一倍,成为今年申报新产品数量最多的基金公司。

通过铺“量”的方式,工银瑞信冀图将其在固定收益以及渠道背景的先天优势发挥到极致。

发行计划

今年预计发行20只产品

2013年一开年,工银瑞信以平均每周上报一只不同类型新产品的速度稳步推进着产品计划;进入2月后,其申报节奏骤然提速,以“打包”申报的方式将储备的债券类产品一股脑儿托出,截至目前已经上报12只产品,其中1只已获批。

而上报产品数量排名第二的交银施罗德的上报数量仅为工银瑞信的一半,包括华夏、易方达、博时等在内的大型基金公司申报新产品的总数尚未超过3只。尤其进入2月以后,此前积极上报新产品的基金公司如华夏、鹏华、易方达等均放慢了节奏。

可以看到的是,工银瑞信今年新申报的产品中有10只集中在固定收益类品种,涵盖范围极广,公司对于固定收益产品布局路线由此清晰可见——包括3只分级债基,2只不同期限的信用债基金,以及产业债、双债基金各一只,同时在首批债券ETF出炉后也紧随上报深证信用债综指ETF。其中包括分级债在内的5只产品由于是创新类产品而走的传统审批通道,其余则列入今年实施的简易审批程序通道,这意味着产品获批仅需要不到20个工作日。

在“抢跑”上报产品的同时,工银瑞信的新产品发行也快马加鞭。今年以来,工银瑞信已成立的新产品已有3只,目前正在发行第4只产品。每月2只产品的发行速率仅次于华夏基金,募集总规模目前则位居第一。

“今年预计发行20只产品左右。”工银瑞信基金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将集中在债券和ETF,ETF主要是商品类的、跨市场等品种。”“今年上报的产品确实是以固定收益和被动化指数为主,其中固定收益类产品约占60%,权益类产品约占40%。”工银瑞信产品开发部总监徐丽丽证实,“只是从前两个月集中上报的产品来看,固定收益类占比多一些。”

然而,今年业界普遍预计债券类产品的收益将逊于股票类产品,同时下半年存在通胀回升的压力对债市也将造成压制。近期,工银瑞信四季收益债券基金经理何秀红也表示,“今年债券市场风险不大,回报也很有限,所面临的投资环境是经济温和增长和温和通胀,货币政策也是中性,资金面从宽松到逐渐收紧,债券市场上半年的风险和机会都不大,下半年信用债存在调整的风险。”

目前工银瑞信已经发行(包括正在发行)的4只产品均是固定收益类产品。“工银瑞信可能是为了抢在目前债券市场还比较理想的时候,把这些产品赶紧发了。”有基金公司产品总监认为,这种情况也无可厚非,“债券基金与股票基金不一样,股票不好很容易把新进来的投资人套住,而新债基成立后先把收益比较好的债券都买到手,持有的收益可能还不错,如果收益水平下降了反而不是发行的好时机。”

工银瑞信产品开发部总监徐丽丽则表示,“我们不会固守一成不变的计划,而会依据市场与客户的需求来设计产品。”她同时也表示,“发行产品的品种和节奏都会根据市场进行适时调整。”

产品结构

债券是主打划分更细

如果今年新申报的10只债券基金成立,工银瑞信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将达到24只,无论是数量上还是规模都将超过权益类产品,前者将毫无悬念地成为其主打优势品种。经过2012年固定收益类产品大发展,已经出现债券产品规模超过股票产品的基金公司,但在数量上超过股票产品的尚且没有。

“如果我在他们公司管产品的话,我也会这么干的。”某合资基金公司产品总监评价道,“我很认同他们这种做法,作为一家银行系基金公司,搞固定收益是它的优势。在放宽审核制度后,每家公司会很认真地审视自己的优点和缺点,然后充分地发挥所长。”

有工银瑞信内部人士也坦承,“债券肯定是主打,股票我们一直做得不太好。”

2012年,工银瑞信旗下成立一年以上的5只债基平均收益率达到10.77%,超过普通债券基金平均收益率3个百分点,也没有出现业绩“跛脚”的产品;而8只主动型偏股基金去年平均收益则为1.27%,落后于标准股票型基金5.55%的平均收益率,其中除了工银红利表现较好外,其余产品均不尽如人意。

事实上,近年来,工银瑞信权益类产品也开始从主动型产品向量化指数产品倾斜。去年工银瑞信发行的3只产品中,有两只是指数分级基金,另外一只则是采用量化策略的产品。而今年工银瑞信申报的新产品中唯一一只A股基金也是指数类产品。

“从公司近两年的产品发行情况来看,我们已经把发展被动化、指数化、工具化的产品作为除固定收益外的另外一个重点。”工银瑞信产品开发部总监徐丽丽表示,“结合海外基金管理公司的发展经验来看,在信息披露力度逐渐增强的情况下,战胜市场会越来越困难,被动化、指数化产品将是未来产品的发展方向。而交易型开放式基金正是将被动化、场内交易、场内场外套利、结构化等多重因素结合在一起的产品,具有明显的工具化属性,拥有持久的生命力。”

而作为其竞争力更强的产品,工银瑞信今年对固定收益类产品的布局更为业内关注,尤其是工银瑞信以“打包”上报的方式将一篮子债券产品倾盘而出,相比往年的产品,无论是期限还是投资品种都划分得更细。

徐丽丽解释这种差别,“经过了2012年四季度的债券牛市,各家公司均已进行了债券型基金、理财基金、货币市场基金的布局,宽基一级债、宽基二级债数量已经很多。一方面这种宽基固定收益产品大多针对的是投资者的整体需求,无法细化到有差异化需求的机构投资者及个人投资者,另一方面同质化的产品竞争也会给投资者的选择带来一定难度,公司不希望在同一类型的产品上重复发行。”

她表示,“其实在进行固定收益类产品布局时,我们并没有指定严格的标准,主要是根据客户的需求进行开发的。比如面临2013年可转债市场的扩容以及权益类资产基本面的好转,可转债基金将有不错的收益预期,我们开发了双债增强基金;为规避城投债与地产债的风险叠加,防止地方政府债务问题对债券收益率的影响,我们开发了风险收益特性更加清晰的产业债基金;为满足不同投资者的风险收益需求,我们开发了具有杠杆属性的新型分级债基金。”

投研建设

投委会以核心基金经理为成员

随着产品的加速扩容,必须提出的疑问是:工银瑞信固定收益部门是否能够满足管理这些新基金所必要的投研人员配置?

据媒体报道,目前工银瑞信固定收益团队共有25人,其中基金经理、投资经理10名,平均的证券从业年限近9年,研究员7名,债券交易员8名。这样的人员配备在业内属于中上水平。

其中,固定收益部总监杜海涛和固定收益投资总监江明波在业内颇具盛名,两人的投资经历均超过7年,属于业内固定收益“老人”。杜海涛管理的工银增强收益债券和江明波管理的工银添利债券近三年的年化收益率分别为6.11%和4.51%。

不过,除了两位核心人物外,其他基金经理大多是由内部培养提拔,如2012年以来升任基金经理的宋炳珅、谷衡、王佳,以及早前的何秀红、魏欣均在此列。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工银瑞信“转正”的基金经理数量逐年增多。目前杜海涛和江明波已经是身担“多职”,除了各自承担的管理职能外,杜海涛已担任4只基金的基金经理,江明波名下管理的产品也有3只,他们负担了主要的债券基金管理,而去年成立的理财债基则交由新任基金经理管理。

对于投研人员与产品扩容后的数量及规模是否匹配的问题,杜海涛回应表示,“虽然每只基金都有一个专职基金经理负责,但是在基金的实际投资运作过程中,我们实行投委会领导下的基金经理负责制——公司设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与固定收益子投委会,公司投委会确定大类资产配置方向建议,固定收益子投委会在公司投委会的基础上进一步研讨债券类属市场的未来走势,进而提出投资配置建议。因此,基金经理实际上是站在整个投研团队基础上进行操作的。”

杜海涛进一步表示,“在过去7年中形成了以核心基金经理为投委会成员的决策中心,各核心基金经理的投研能力进一步辐射到宏观利率、信用、可转债以及货币市场等类属市场的投资研究小组方面。”

这意味着,在工银瑞信的固定收益投资架构中,以核心基金经理为成员的投委会权力“集中”程度更高,普通基金经理的自主权限相对较小。这或许正是,工银瑞信债券基金业绩保持高度一致的原因之一。

杜海涛认为,“在这种‘条块’的投资管理体系下,我们现有架构完全可以管理更多组合、更大资产。”他也同时表示,也会根据业务需要充实团队。

有基金公司产品部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每个基金经理所能负荷管理的基金产品数量和规模与其投资风格有一定关系,因人而异。善于做自上而下配置的基金经理,相比做精选的基金经理更有精力管理大规模资金。

渠道优势

背靠大股东工行

除了投研团队之外,工银瑞信有报出20只新产品计划的底气,更在于有个令业界艳羡的渠道——工商银行作为支撑。

作为工银瑞信的大股东,工行承担了其历次发行的主要角色。据了解,其发行第一只理财基金工银瑞信7天理财时,工行总行直接督办该基金销售,最终的首募资金规模达392亿元,成为2007年以来发行规模最大的产品。

今年工银瑞信发行的60天理财债基也募集到128亿元,为今年成立的新基金规模之首。

去年,工银瑞信还联合工行发行了一张货币基金银行卡,可以自动申赎货币基金和用货币基金偿还信用卡账单,不过该银行卡并不是常规意义上的信用卡,使用其透支消费并不享受免息期。但即便如此,由于工行强大的推广能力,该卡也被业内认为将极大地推动工银瑞信货币基金的市场份额。

“从国外的情况来看,别说一年发二、三十只,就是一天发四、五十只产品的情况也是有的。但这只是表面现象,国内外的基金发行机制完全不同。国内发行主要依靠银行渠道,而银行渠道的发行能力是有上限的。另外,中国的基金追求首发规模,而国外采用的是类似‘种子基金’的方式,成立规模可能并不大,由市场慢慢选择淘汰。”有基金公司产品总监表示。这意味着国内不可能所有的基金公司都有能力靠“广撒网”的模式来争取市场份额。

“但工银瑞信是个例外。”他认为,由于依靠强有力的销售渠道支撑,银行系基金受到渠道饱和的制约较小。

今年随着基金产品申报施行市场化,新基金审批进入快车道,然而大量的产品积压在渠道,受到发行档期的制约,今年尤其以建行、工行最为拥堵。

从今年工银瑞信上报的新产品的渠道分布来看,招行占据了大头,另外在除建行以外的几大银行中产品分布比较平均。

行业动向

银行系加大马力

除了工银瑞信之外,今年规模靠前的基金公司们也大多摩拳擦掌,即便发行计划不及二、三十只之多,但大多数基金公司也表示,不会低于去年的发行量。其中,银行系基金公司显然在加大马力。

华夏基金今年已发和正在发行的新基金数量已到达9只,其中5只ETF打包同时发行。而与工银瑞信类似,“龙头老大”今年亦计划主推固定收益类和指数化工具产品。

易方达基金、嘉实基金的发行计划也不容小觑。据基金公司渠道人士透露,今年证监会在摸底部分基金公司发行计划时,两家基金上报的发行规划均超过20只产品。此外,南方、广发、华安基金今年的发行规划均超过10只。

“有的公司是以量取胜,有的公司是以质取胜,如果不是银行系的基金公司,最好是选择后一条路。”有基金公司产品总监认为,“目前大部分存续时间较长的基金公司产品线已经比较完善了,可以从自身的特色出发,拉开与市场上其他产品的区分度,最好还能与资本市场情况相配合。”

银行系基金公司似乎笃定了走“以量取胜”之道,而类似的产品布局使得相互间成为直接竞争对手。

去年在银行系基金中表现低调的交银施罗德今年由守转攻。今年以来,该公司已上报了6只新基金,仍以偏债类产品为主,其不少产品与目前工银瑞信上报的新产品类型重合,如双债基金、保本基金、定期支付基金,不过其上报产品的时间均早于工银瑞信。

此外,中银基金今年产品数量计划在8~10只左右,“我们的产品布局会分布比较均衡,不会过于倾向哪一类型。”中银方面表示。今年中银基金仅申报了一只消费主题股票产品。不过,其发行节奏却并未减速,目前已经发行3只产品,紧接着还有一只产品待发,“五一之前会有4只产品成立。”

建信基金方面并未透露今年的发行计划,仅表示,“肯定没有工银瑞信20只这么多,与去年的发行数量可能差不多。”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