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中国川南(富顺泸县)页岩气考察报告

每经智库 2013-01-08 13:38:33

在四川富顺—泸县—隆昌—荣昌—永川,共计4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已经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页岩气革命。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作者:经济学家 何志成 经济学博士 邱鹏旭

一、页岩气革命的全球性难题

中国到底有没有巨大的页岩气资源,全球专家的预测都是悲观。

今年以来,全球油价包括能源品价格表现都很“反常”。回想2011年底,很多专家强调中国的输入性通胀压力很大,而中国需求很可能带动国际原油价格暴涨——2012年很可能要看150美金一桶,未来很快将见到200美金一桶,包括煤炭天然气价格都有可能被原油带动暴涨。但截至到2012年底,原油价格(美国价格)仍然徘徊在90美金以下,煤炭价格也处于震荡市,没有暴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反常情况?很多人说,有两大原因,一是以中国为首的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开始进入调整周期,需求量预期在减少;另一个原因就是美国(包括加拿大)已经掀起页岩气革命,该国正在从全球第一原油消费国、进口国,变为一个能源供给自给自足的国家,甚至在不远的将来能够实现原油、天然气出口。

但这两个原因不具有足够说服力,因为没有把中国需求爆发性增长考虑进去。

中国已经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将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届时,将有几亿人拥有小汽车,拥有商品房,整个社会生产与生活的能源消耗,包括物流的能源消耗,可能是目前的两三倍。而全球经济也可能在2013年走出谷底——美国已经明确地发出这样的信号。未来,能源需求较快上升是可以预期的大概率事件。而中国2012年原油对外依赖率已经达到57%,未来极限水平也就是60%左右,天然气的对外依赖度更高,目前已经超过65%。再多,中国的能源战略就要建立在对外扩张的基础上,这就难免与周边国家发生实质性的摩擦。中国的能源问题是建成小康社会的最大障碍。

恰恰在这个时候,美国发表了中国页岩气储量预测报告,该报告指出:中国的页岩气储量全世界第一,可以供全人类使用300年左右。这个新闻是爆炸性的,但在中国却如石沉大海,媒体都不敢炒作。与此同时,关于中国页岩气勘探开发的负面分析报道却充斥媒体,主要的疑问是:虽然美国人指出中国的页岩气储量可能超过美国,但欲将这一“革命”引入到中国,其难度却远超想象。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复制北美页岩气革命时,很多国家都面临难题,包括法国、德国之内的很多发达国家都不容许开采页岩气。这些原因包括:采矿权大都为政府所有,如何进入商业性招标;而环境问题的担忧更麻烦,目前美国的技术大都采取注水裂压,缺水不行,即使有水,地表下的污染怎么处理;还要钻探技术,页岩气不仅需要打直井,还需要打斜井,水平井,而且是在深深的地层下面延伸。这个技术目前只有美国人才有;还有页岩气运输以及基础设施等难题,一大堆。

《华尔街日报》断言:未来数十年,美国和加拿大仍将是页岩开发的主要受益国,并列举了几个具有代表性的例子:首先是波兰。波兰曾被视为页岩气开发最有前景的地区之一,但早期钻井带来的天然气产量不及预期,废井很多。由此,该国政府对钻探工作改持谨慎态度,变更了税收和特许权规定,于是浇灭了社会各界对页岩气开发的热情。埃克森美孚曾是波兰页岩气开发的早期支持者,但钻了两口井之后就宣布放弃,称他们没有发现足够多的页岩油气,没有理由继续开采下去;其次是阿根廷。阿根廷在不久前曾经国有化了一家西班牙公司的资产,因为这家公司声称发现了一大片页岩油气储备,对外宣称该地区蕴藏了近10亿桶石油和更多的页岩气储量。阿根廷的这一举动,曾经使全球原油市场打了个寒颤。但随后不久,在阿根廷拥有45万英亩页岩钻探权的休斯顿公司Apache Corp却说,在阿根廷开采页岩气的成本是美国的2-4倍,它们不愿意在原油等常规能源还没有枯竭的时候开采页岩气;还有欧洲的很多国家,它们已经明令禁止采用水力压裂法进行页岩气开采,于是欧洲大陆页岩气开采工作已经基本停止。

《华尔街日报》还专门提到中国,称外界普遍被美国地质报告所误导,认为中国的页岩油气储量超过美国的说法是空中阁楼,因为,即使有资源,绝大多数资源也处于干旱或是人口稠密地区。石油公司会担心水源不足,或者水污染——而水是迫使页岩释放其中的碳氢化合物所必需的。有些地方虽然水不缺,但页岩开采往往需要占用农民的水稻田,农民会同意吗?我们认为,这份报告的确是含糊不清的,既说可能有,又说不能开发。我们中国的同事们是如何想,又是如何干的呢?

2012年11月,我国发布了天然气十二五规划,其中专门谈到对页岩气开发要有战略性眼光,到2015年,要探明页岩气地质储量6000亿立方米,可采储量2000亿立方米,页岩气产量达到65亿立方米,基本完成全国页岩气资源潜力调查与评价,攻克页岩气勘探开发的一系列关键技术。但仅仅在一个多月前(2012年10月)举行的第二轮页岩气招标却被媒体称为“热闹有余,签约有限”,中国四大油气企业(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和延长石油)在招投标中都表现得非常谨慎。而在这次招标中,非油企业,比如电力企业、民间资本,乃至与能源完全不沾边的房地产企业却表现踊跃,但由于没有核心技术,想干,也无从下手。分析人士表示,油企与非油企在此次招标中的反差,主要是因为两桶油(中石油、中石化)已拥有了大量的常规、非常规油气区块,在经济性更强的常规油气还未开采完的情况下,这“几桶油”没理由大动干戈,去处理页岩气这一难啃的骨头。媒体对此报道,中国常规油气勘探开发尚处于早、中期,预测在近20年内,石油业不会舍易求难,页岩气开发很难在非常规气开发中成为主角。

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12月,中国的资源探明率仍旧很低,石油仅为35.1%-30.6%;天然气仅为14.6%-12.6%。这意味着,作为主力的常规油气,未来几十年传统石油企业仍大有可为。一些媒体还为页岩气开发算了一笔经济账:“在中国,钻完井费用,大约是2.5亿元人民币,建成百亿立方米产能需要225亿元。而美国页岩气如果做到一千亿立方米的产能,也需要用大约一万多亿元人民币,投资太大了,难以跟常规油气竞争。”因此得出结论:对油气资源的开采,应该先易后难。最简单的是常规天然气,中间是致密气、煤层气,最难的才是页岩气,最后没办法才会开发页岩气。

目前唯独美国成功,这里面有技术原因、制度原因。中国不可能成功!这是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和业内人士的看法。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