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陈思进:证券交易,“买者自负”?——《漫谈欧美的金融监管(五)》

每经网 2012-12-24 10:15:52

回头再看中国企业集体遭遇SEC的诉讼,我们不得不在心中画一个问号,中国企业真的都欺诈投资者了吗?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文/陈思进

安然公司曾是全球领先的电力、天然气、通信和造纸公司之一,约有2万名员工,声称2000年的总收入接近1010亿美元。可就在2001年底,安然公司的丑闻爆发了,随之申请破产,引起社会的轩然大波。华盛顿的政治家为平息民愤,重振市场信心,他们渴望主动出击。2002年,布什总统创建了一个以打击白领犯罪为目标的“企业舞弊行为工作组”,检察机关积极探寻查处企业歹徒,这一严厉行动抓获了一些真正的罪犯。不过,一些并不是罪犯或没有犯罪意图的公司白领,在此次行动中也遭到了不应有的惩处,变成了政治牺牲品,约翰·卡塞瑟就是一例。

卡塞瑟和两个朋友于1969年创立了电脑地平线公司。当时一般电脑的大小接近两、三个冰箱的样子,成本几十万美元。在之后的30年里,卡塞瑟领导的电脑公司成了世界领先的信息技术服务公司,拥有数以百万计的美元收入,并提供了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在20世纪90年代初,卡塞瑟迫于一家法国公司的压力,面临被兼并的边缘。他顽强地顶住压力,召集股东并说服他们不要出售公司股票。最后,他面对恶性收购救活了公司,再次领导公司成为科技股热潮的主要参与者。作为一个商人,卡塞瑟被公认不只物质上成功,更在客户和员工的管理上出类拔萃。他被誉为1997年新泽西州优秀企业家。翌年,《投资者商业日报》在头版的“领导者与成功”栏目,报道了他的业绩。

到了1999年4月,卡塞瑟考虑与另一家领先的信息技术服务公司Compuware合并。两家公司的高管就兼并举行了一次会议,几个星期后Compuware公司发出一份购买要约给电脑地平线公司,文件允许Tender Offer(投标报价)。Tender Offer是指,在一个固定的时间内,以指定的价格,投标人向社会公开募集直接购买目标公司股东的股票,通常来说要高于市场的价格。但是电脑地平线公司的董事会觉得报价太低,并通知了Compuware。在此期间,Compuware公司又与另一家数据处理资源公司(DPRC)加紧谈判。同年6月初,DPRC的董事会批准了合并。6月中旬,Compuware的CEO彼特打电话告诉卡塞瑟,Compuware兼并了DPRC,未来可能再与地平线电脑公司合并。

但是据美国纽约南区地方法院记录:1999年6月21日,彼特打电话给卡塞瑟,他俩从来没见过面,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通了4分钟话。彼特告诉卡塞瑟:(1)Compuware不会与地平线公司合并了,但未来可能会考虑;(2)Compuware将宣布与DPRC的兼并交易。彼特没有告诉卡塞瑟有关该交易的任何细节。

第二天,也就是1999年6月22日上午9时30分,卡塞瑟吩咐摩根士丹利的经纪人,帮他购买了1万股DPRC股票,又让美林证券经纪人为他购买了5000股。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商人,卡塞瑟知道只要不是投标报价(tender offer)的兼并,根据非公开合并信息购买股票是合法的,所涉及的公司没有受托责任(fiduciary duty)。双方经纪人在审讯中作证,这两笔股票交易纯粹是为了卡塞瑟,他从来没有试图隐藏什么。而且他之前就拥有DPRC的股票,也拥有其他竞争公司的股票,卡塞瑟更没要求经纪人监控DPRC的股价波动情况。

1999年6月24日上午,Compuware宣布收购DPRC,并宣布这将是投标报价收购。当摩根士丹利经纪人告诉卡塞瑟这一消息的时候,卡塞瑟似乎吃了一惊,他告诉经纪人立刻卖掉股票,包括美林证券经纪人,共赚了约15万美元。到了2002年2月25日,SEC投诉卡塞瑟,指控他内幕交易DPRC股票,违反了联邦证券法的民事赔偿责任。从本质上来说,这项指控通常不需要证明意图,是一种很直接的责任。卡塞瑟以和解的方式与SEC了结了官司。他放弃所有DPRC的股票利润,并加上利息和罚款,总共321387.84美元。

可是2003年3月13日,纽约南区地方检察机构——“企业舞弊行为工作组”的成员,却根据卡塞瑟的DPRC股票交易,对他宣布了两项刑事指控,一项是违反内幕交易规则10b-5,刑期为10年。而卡塞瑟既不是Compuware的高管,也不是DRPC的员工,跟内幕交易沾不上边(法官发现:即使这部分的指控是事实也构不成犯罪,因为这件案子早已了结)。另一项指控,是卡塞瑟违反了SEC规则第14e–3条——禁止任何人使用尚未公开披露的投标报价(tender offer)的信息,这一规则仅限于投标报价方面内幕交易的情况,刑期10年,再加上前一项指控,总刑期为20年。

在为期6天的审判中,陪审团陷入了僵局。2003年10月2日第二次庭审结束时,陪审团表决判卡塞瑟有罪。卡塞瑟不服判决,他提交了一份议案到上诉法庭。法官斯维在他的议案中指出:卡塞瑟并不知晓公司是在投标标价的情况下兼并,他不认为卡塞瑟的行为是犯罪。而且卡塞瑟已经在民事诉讼中受到严厉的责罚,不该再受刑事审判,遂推翻了判决。

主审法官推翻陪审团的裁决是难得一见的情况,因为控方并没有证据表明卡塞瑟犯了罪。斯维法官还批评美国政府,试图把证券法转换成“交易,后果自负”的制度。然而,目前政府依然在挑战斯维法官的决定,决心把卡塞瑟送进监狱。

从这起案件,回头再看中国企业集体遭遇SEC的诉讼,我们不得不在心中画一个问号,中国企业真的都欺诈投资者了吗?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