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全部

每经网首页 > 全部 > 正文

防止征地拆迁补偿过高问题积重难返

每经智库 2012-11-27 14:32:28

在征地和拆迁中,被征地拆迁方并没有为建设直接付出劳动,征地和拆迁补偿归根结底是非农产业生产者及其消费者、商品房购房者、城市新移民向失地农民和拆迁户的财富转移,这种财富转移规模过大,无异于对非农产业生产者及其消费者、商品房购房者、城市新移民的压榨盘剥,在经济方面的负面效果自不待言,而且必然因其不公而造成社会矛盾。

每经编辑 赵庆

编者按:近年来,随着中国城镇化进程的加快、房地产不断井喷式发展,征地拆迁越来越成为公众所不断面临或者熟知的问题。不过,与征地拆迁、开发建设同步的,不仅只有城市的日新月异,更有各种征地拆迁引发的矛盾问题的日渐突出,甚至引发了严重的社会矛盾。

为了解决征地拆迁带来的种种矛盾,寻求更为和谐公平的征地方式,中共十八大报告提出要“改革征地制度,提高农民在土地增值收益中的分配比例。”

那么,征地拆迁的利益分配该如何调整才能保证公平合理呢?

商务部研究员梅新育先生为每经智库撰稿,探讨了这一话题。该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每经智库立场。每经智库刊发希望为相关决策机构和研究机构提供参考素材。同时,每经智库欢迎读者来信探讨。

每经智库邮箱:ntt@nbd.com.cn

一、补偿要求过高有成为征地拆迁矛盾主要方面之势

无论是发展非农产业、建设基础设施还是城市改造,都离不开征地、拆迁环节;乘着中国国内市场高增长和城镇化的双引擎快车,中国房地产业已经迅猛成长为中国经济的一大骨干产业:1992年,中国商品房销售面积为4288.86万平方米,销售额426.59亿元,占当年中国GDP总量(26937.3亿元)的1.58%;到2011年,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当年竣工房屋面积已达8.9244亿平方米,竣工房屋价值21796.4亿元,当年商品房销售面积10.9946亿平方米,销售额59119.1亿元,占当年中国GDP总量(471563.7亿元)的12.54%。几乎与此同步,征地和拆迁也逐步成为社会热议的突出矛盾之一。在许多案例中,失地农民和拆迁户得到的补偿过低,不仅令他们陷入生活困境,甚至酿成了一些恶性事件。有鉴于此,许多地方下了很大功夫对征地和拆迁工作进行了一系列调整,失地农民和拆迁户所得补偿水平显著提高。正因为如此,在许多城市,破旧拆迁房价格大大高于同一地段新建中高档房的现象已屡见不鲜,作者本人父母在深圳所住房产就是如此。

然而,任何事物都是可能发生转化的,征地拆迁中的矛盾也不例外。征地拆迁伊始本来就同时存在失地农民和拆迁户补偿过低、过高两类现象,1990年代至前几年补偿过低是矛盾的主要方面;而随着失地农民和拆迁户所得补偿显著提高,补偿要求过高成为矛盾主要方面的几率正同步日益提高。某些社会舆论先入为主地将被征地、被拆迁方视为利益受损的纯洁无辜羔羊而一面倒地支持其提高要价,甚至不分青红皂白地支持某些打着“维权”旗号的过激举动,进一步促使这一问题来得更快、更普遍、更严重。

时至今日,在不少地方,特别是在东部地区和大城市及其郊区,部分被征地、被拆迁方索要补偿要求过高以至于损害公共利益已成现实,迁户为自己十几平方米、几十平方米的破旧危房、甚至是违章建筑索要数百万、数千万、乃至上亿元惊人天价补偿的事件不胜枚举,而且有蔓延之势:上海某地一户居民为其30平米老房拆迁索价5亿元;万达集团四川绵阳市涪城区南河片区旧城改造项目因当地居民补偿要求过高而落空;山西平定县森宇公司开发的森宇坐标城楼盘因建设规模过大、高利贷集资和拆迁高补偿而烂尾;……再到歌手左小祖咒为其岳父卞仕方房产而发起的“抗拆”风波,这些事件一次又一次凸显了拆迁要求过高正日益向中国征地拆迁中的主要矛盾发展,一些失地农民和拆迁户不劳而获从社会财富中取得了过大份额,以至于造就了新的社会不公和腐化堕落,不仅导致越来越多的发展项目受阻甚至完全落空、失败,被征地拆迁方、开发建设方与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三输”,由此产生的社会冲突风险和矛盾也在显著上升。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