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报纸

每经网首页 > 今日报纸 > 正文

大股东“转嫁”贤成矿业14亿元债务

2012-10-26 01:15:45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卓志强 郭荣村 发自广州、深圳、云浮    

每经记者 卓志强 郭荣村 发自广州、深圳、云浮

当黄贤优左手伸进中国金石(01380,HK)的口袋一番折腾的时候,他的右手也对贤成矿业(600381,SH)造成困扰。

贤成矿业的多项债务,目前已确认均与实际控制人黄贤优相关。

10月23日,贤成矿业董秘办人士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确认,该公司因大股东方面的原因牵涉进来的债务高达14亿元。

“现在披露出来的这些债务,董事会之前都是不知道的。”贤成矿业独立董事王汉齐说。

在贤成矿业焦头烂额之际,黄贤优始终没有出现。

“我们当然希望他(黄贤优)能够出面解决这个事情。但这边反正是不知道他在哪儿。”上述董秘办人士说。巨额担保有“前科”

事实上,让贤成矿业替关联公司做担保,从贤成矿业上市之初就开始了。当时黄贤优任贤成矿业董事长,公司2007年公告称,公司因借款、担保等合同产生的诉讼金额高达6亿多元。

据中国证监会披露的信息,2002年5月,贤成矿业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为关联方天艺服装200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同月,在光大银行深圳莲花路支行为关联方贤成集团450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7月,又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为关联方贤成集团200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9月,贤成矿业在建设银行广州分行为关联方天河贤成房地产95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

2003年,贤成矿业又至少先后为关联公司进行了3次担保,共涉及担保金额1.5亿元。其中,仅仅在2003年初,贤成矿业就在光大银行深圳莲花路支行为关联方贤成集团1.1亿元借款提供担保。根据当时的合同,贤成矿业要为授信协议项下产生的全部债权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到了2004年,贤成矿业为关联公司担保的行为有增无减,至少先后6次为高达4.5亿元的贷款提供担保。

但是,贤成矿业当时并没有披露这些担保事项。

直到2007年1月,为了落实国务院批转中国证监会《关于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及《关于规范上市公司对外担保行为的通知》文件精神,贤成矿业成立专项清理整改工作小组,对公司以往的贷款、担保等问题进行彻底清查才发现,截至2006年12月31日,公司存在总计5.7亿万元的对外担保,且未按相关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贤成矿业在2007年1月30日将上述对外担保事项进行了补充公告。

其实,上述担保事项的地雷,在2007年4月就开始陆续被触发。当时贤成矿业的公告已经表明,公司因借款、担保以及其他合同产生的诉讼金额已经超过6亿元。

根据贤成矿业2007年以来的年报,贤成矿业对存在的担保问题非常重视,并积极面对。到2008年年末,担保总额减少至1.5亿元。

在随后的两年里,贤成矿业对外披露的信息表明,担保问题已经基本解决。但最终人们发现,这种解决只是表象,更大的地雷还未排除。

涉及14亿诉讼请求

今年10月18日,贤成矿业披露了公司涉及的关于诉讼、抵押借款、担保及股权被冻结等多种情况。据公告陈述来看,因为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方面有较大融资需求,贤成矿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背负起巨额债务。

在此之前的8月31日,贤成矿业在第五届董事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决议公告中公布了《诉讼情况一览表》,记者据表中数据计算,贤成矿业涉及到的借款或担保金额为10.57亿元,而诉讼请求则接近14亿元。

贤成矿业董秘办人士则表示,该公司高达14亿元的债务系因大股东方面的原因牵涉进来。据公司公告显示,西宁市国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宁国新)直接控股贤成矿业,贤成集团则是贤成矿业的间接控股股东。公开资料显示,黄贤优是西宁国新的实际控制人,也是贤成集团的大股东。2012年4月以来,贤成集团、西宁国新发生多起债务纠纷案件,相关纠纷案件存在涉嫌违法行为。

9月19日,贤成矿业公告称,公司于2012年9月18日收到西宁国新通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钟文波因涉嫌非法经营、伪造印章罪,经广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于2012年9月13日17时被广州市公安局正式执行逮捕。

“有最新的进展,我们会披露公告。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处理完。我们会配合司法部门,以及证监会做核查。”贤成矿业董秘办人士说。

四处举债

黄贤优最新遇到的一个债务官司本应发生在10月23日。

根据[(2012)佛顺法民二初字第2442号]文件,该债务纠纷案拟于10月23日开庭,原告为刘良基,被告则分别指向贤成集团、钟文波和黄贤优。

“刘良基曾借款给贤成集团,当时借了500万元,现在还欠200多万元没有收回。”刘的委托代理律师梁昌云向记者说道。

随后,他向记者提供了“借款协议”和“民事诉状”的原件。该借款协议于2010年5月11日签订,“由于甲方贤成集团流动资金周转需要,经与乙方刘良基协商,乙方同意借款200万元给甲方,借款利息则按月30‰计付,按月支付利息 。”

协议下方,盖有贤成集团公章及其法人代表钟文波的签名。此外,协议的两位担保人也悉数签名,分别为黄贤优、钟文波。

“民事诉状”则显示,上述借款协议签订后,从2011年9月起,贤成集团就有拖欠利息的现象,“经原告多次催收无果,且发现贤成集团债主临门,没有正常经营。2012年5月18日,原告委托律师发函给贤成集团、钟文波及黄贤优,要求被告于2012年7月21日前还本、息,然而被告却不执行。

据介绍,刘良基最新的诉讼请求有三:第一,请求判令贤成集团立即归还借款本金及利息257万元;第二,钟文波、黄贤优对上述欠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第三,诉讼费由黄贤优承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最新获悉,由于贤成集团方面提出管辖权异议,致使该官司的具体开庭时间出现延迟。

“这个案子暂时不开庭了,因为被告(贤成集团)提出了管辖权异议,它可能是想移到广州吧。”10月22日,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民二庭书记员杜程蕾告诉记者,被告在答辩期限之内提出了管辖权异议,认为顺德区人民法院没有权利去审。

她进一步表示,“现在还不知道贤成集团会不会上诉,我们认为我们对这个案子是有管辖权的,但它还有10天的上诉期。如果提出上诉的话,我们就必须要把这个案子移到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杜程蕾表示,“现在传票已经送不到了。此前寄给钟文波的裁定书,10月20日被退回来了。”

这仅仅是贤成系众多债务纠纷的一个。作为贤成系上市公司,贤成矿业正承受着更大的苦痛。

截至今年9月19日,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轮候冻结公司控股股东国新投资持贤成矿业0.96亿股无限售流通股及3.59亿股限售流通股,贤成矿业股份在几个月内遭多地法院9次轮候冻结。

而据贤成矿业10月18日的公告,贤成矿业所持青海创新矿业开发有限公司等3家子公司的股权也轮番被冻结。其中创新矿业公司83.11%的股权在8起诉讼事项中,轮番被冻结6次。

不仅如此,贤成矿业的控股子公司也被“担保”。其中,贵州省仁怀市光富矿业有限公司存在为175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事项;云贵矿业存在为300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事项;贵州省云尚矿业有限公司存在为3000万元借款提供担保事项。

这些钱到什么地方去了,仍是一个谜。“具体就不知道大股东那边(做什么),只知道当时有这样一个较大的融资需求,弄了很多钱走,但具体这笔钱去哪,用在什么地方了,我们这边还在核查当中。”贤成矿业董秘办人士表示。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在8月30日举行的第五届董事会第二十四次会议上,9名董事会成员中,有3名董事在贤成矿业《2012年半年度报告全文及其摘要》及《关于关联方资金占用的自查报告》中投下了反对票。或许,贤成矿业更多的问题没有暴露出来。

“订悦2013”—— 《每日经济新闻》大征订活动,订报有礼。http://www.nbd.com.cn/corp/2013dingyue/index.html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