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

每经网首页 > 全部 > 正文

危机后欧美的金融监管

中国企业家 2012-09-14 11:57:53

2007年美国爆发了次贷危机,翌年恶性发展为全球性空前严重的金融危机,被世人比拟为“金融海啸”。

2007年美国爆发了次贷危机,翌年恶性发展为全球性空前严重的金融危机,被世人比拟为“金融海啸”。在全球化的大格局中,不管是同属发达国家的欧盟、还是英国或是日本,抑或经济尚未开放的非洲,以及坐享“石油美元”的中东,又或者是新兴崛起的金砖四国,都蒙受了惨重的打击。因此,美国金融监管体系的缺陷遭到了广泛的批评,纷纷质疑美国政府对华尔街的监管能力,举世强烈要求加强金融监管,以保障金融的稳定性。

而金融稳定性是个多方位的概念,它涉及了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包括金融机构、金融中介机构和金融市场。可这场全球金融危机在一定的程度上,严重削弱了金融的稳定性,金融动荡威胁和重创了实体经济。为防止类似危机再次发生,欧美政府纷纷出台了相应的金融监管政策。

不过,在讨论金融监管政策之前,先来了解一下欧美主要的几个金融监管机构。在美国的金融监管机构中,包括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美国联邦储备系统(FRS,下面简称美联储)、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货币监理署(OCC)、国家信用合作社管理局(NCUA)、以及储蓄机构监管办公室(OTS)。

在欧洲的金融监管机构有:英国金融服务管理局(FSA);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法国金融市场管理局(法国)(AMF);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FINMA);意大利全国委员会上市公司及联交所(CONSOB);荷兰金融市场管理局(AFM)。

而八大经济强国之一的加拿大,是没有全国证券监管机构的,证券监管由省级管理机构负责协调。从中不难看出,在欧美经济大国中,美国的金融监管机构面最广、也最多,称得上是金融多边监管体制,可危机的祸根却源于美国,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主要的问题出在监管重复:在大多数情况下,金融监管当局监管着所有的金融活动。但在某些情况下,由具体部门监管和规范不同的行业,主要是银行、证券、保险和养老金市场。但是在美国,银行业受制于很多监管机构,包括美联储、联邦存款保险公司、货币监理署、国家信用管理局、储蓄监督办公室,以及作为州政府一级的监管机构,造成监管重复,从而造成多重监管标准和金融机构之间的不平等竞争。

也正由于这个原因,尽管欧美各国都设立金融监管机构,但是政府却放弃了监管机构的重要组成部分,更倾向于高度放松金融监管。在美国,解禁放松金融管制的国策始于里根政府,在里根执政期间,多项银行监管法令被解除,里根签署的《加恩圣杰曼法案》,直接导致上世纪80年代末的储贷危机。

其次的问题出在了监管疏漏上。不受约束的各类衍生品交易者(投资银行、保险公司、私募基金等),及规模庞大的场外交易,都游离于监管体制之外,这要归功于克林顿签署的废除《格拉斯-斯蒂格尔法》的法律,使得政府自废武功,放弃了监管职责,使金融衍生品在华尔街大行其道愈演愈烈,直至爆发本轮金融海啸。

《格拉斯-斯蒂格尔法》建立于上世纪的大萧条,该法案在银行与证券业务之间筑起了一道防火墙,即:银行、证券和保险业之间,不允许商业银行以金融控股公司的形式,从事证券和保险业务在内的全面金融服务(俗称“混业经营”),意在保护大众的利益。

由于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人们很难区分银行家和经纪人的角色。大萧条之后国会严格审查了混合的“商业”和“投资”银行业务。国会听证会上披露的金融机构在证券交易时,为了利益冲突进行欺诈,在金融机构之间设立一个障碍物成为了必要。于是《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挡在了金融机构中间。

这一法律阻碍了华尔街的生财之道。自从这一法律生效以来,华尔街从来就没有停止搬掉这一障碍物的行动。1987年经华尔街游说,国会研究编写了一份报告,就是否继续保留《格拉斯-斯蒂格尔法》进行了探讨,废除与保留的拉锯战持续了好几年。直到1998年,格拉斯-斯蒂格尔法必须废除掉。因为花旗银行(商业银行)与旅行者集团(保险公司)期望合并,而只有搬走“那块”绊脚石,两家公司才能合法的兼并成为花旗集团。

那时,华尔街(这儿特指投资银行)疯狂地扩大交易风险,利用“资产负债表外”融资这一媒介,用混合复杂的衍生工具,以及创造性的会计手法和没有钱可以创造钱的本领发放贷款缔造虚拟的金融资产作为担保,据此借贷更多的款项再缔造更多的虚拟资产(尽少的保留银行资本,野心勃勃地放贷给企业,从而向外增加借款),来购买证券(例如,房贷按揭证券)或不动产。如果赌对了,利润是巨大的。商业银行哪能眼睁睁地看着华尔街投行大把地赚快钱,而堵住自己的财源。于是1997年,克林顿政府任期内的财政部长鲁宾,推动破坏了这道防火墙,还美其名曰“金融体制改革”。

到了1999年11月,鲁宾和格林斯潘一起向国会建议,“永久剥夺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金融衍生产品市场的监管权利。”这一建议居然被接纳了。美国参众两院通过《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而《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终于被废除。从此,衍生物在华尔街畅通无阻、恣意妄为。花旗银行才能与旅行者集团兼并,美国银行才有可能并购美林证券,花旗和美银这两艘银行界的泰坦尼克号,才因此撞向了海底的冰山,差一点被淹没。

就因为鲁宾的这一重大“战果”,华尔街向他展开了双臂。卸任财政部长之后,鲁宾被花旗集团重金聘用,担任高级顾问兼董事,作为“嘉宾”为花旗的“战略管理和业务提供见解”。

因此,在本轮金融危机发生后,美国政府在积极救助金融机构与市场的同时,积极筹备和研究了一系列的金融监管改革方案。经历一年多的艰辛立法过程,2010年7月21日,奥巴马总统终于签署了被称为数十年来最严厉,厚达2300页的《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个人消费者保护法案》(简称《多德-弗兰克法案》)。这一法案被称为奥巴马赢得的一项载入史册的重大政治胜利。

然而,这一金融监管法案一直受到共和党人和来自华尔街的抵制;批评者则以给华尔街留下太多“缝隙”可钻。对此,《华尔街日报》对43名经济学家进行调查后发现,仅有6%受访经济学家认为,该法案对未来将产生重大影响,但58%的受访经济学家认为,法案只会略微降低另一场危机发生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前方存在许多不定因素。

也难怪肯定《多德-弗兰克法案》功效的声音如此微弱,因为就在法案公布不久的2012年7月,巴莱银行被指控参与操纵LIBOR(London Interbank Offered Rate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的丑闻被揭发,在金融界引起轩然大波。令人无法置信的是操纵LIBOR的不止巴克莱银行一家,目前至少有12家银行均在美国监管机构的调查中,包括花旗集团、瑞士银行(UBS)、汇丰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德意志银行、以及摩根大通……

 

责编 赵庆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