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齐鲁证券投行业务“一夜凋零”离职保代:激励机制形同虚设

2012-08-30 01:13:34

今年以来(截至8月29日)的近8个月时间,齐鲁证券没有任何一个IPO项目上市。

每经编辑 陈贤丽 每经记者 朱秀伟    

陈贤丽 每经记者 朱秀伟

昨日 (8月29日),《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了《齐鲁证券投行人事巨震约三十人投奔宏源》,引起了业界包括齐鲁证券内部人士的强烈反响。

齐鲁证券原金牌保代陈正旭等人为何出走?为何齐鲁证券投行业务在去年从第40名一路蹿上第20名,成为投行界名副其实的黑马,但在今年近8个月时间IPO成功保荐项目为零?随着记者调查的继续深入,答案逐一浮出水面。

从投行黑马到颗粒无收

证监会网站披露资料显示,齐鲁证券投行部的从业人员有223人,其中保代有60人,但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2006年5月就取得保荐资格的齐鲁证券,投行部虽然人数不少,但保荐的项目并不多。

据证监会数据,齐鲁证券投行做过的项目(包括IPO和增发、配股等)有31个,而从从业人数来看,与齐鲁证券投行同等规模的券商做过的项目都比齐鲁证券多。光大证券(从业人员209人,保代68位)做过项目91个,国泰君安(从业人员220人,保代52位)做过的项目有74个,海通证券(从业人员230人,保代77位)做过的项目有120个,而平安证券(从业人员230人,保代54位)做过215个项目。

从过会率来看,证监会数据显示,齐鲁证券已做的31个项目,被撤回或不予核准的项目高达8个。其中IPO项目共18个,没过会的达到5个,过会率只有七成。

虽然发展缓慢,但齐鲁证券的投行业务在2011年出现了一次井喷。同花顺数据统计显示,2009年6月至今,齐鲁证券完成了9单IPO项目,其中有6单都是在2011年完成的。2010年,齐鲁投行只排在第40位,2011年迅速崛起,排名第20位,提升速度明显,成为投行界的黑马。

那已经上市的项目质量又如何呢?

在上述9单IPO项目中,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出现负增长的有6个,下滑最严重的是赞宇科技 (002637,收盘价12.23元),下滑了65%。而净利润增长率超过去年上半年的只有宝通带业(300031,收盘价9.10元)一家。

不过,去年投行业务的井喷并没能够持续。今年以来(截至8月29日)的近8个月时间,齐鲁证券没有任何一个IPO项目上市。从投行黑马到IPO颗粒无收,这让业界大跌眼镜。

如今陈正旭等约三十人集体出走一事被曝光,揭开了齐鲁证券投行业务一夜凋零的原委。

9个月投行负责人两度更迭

陈正旭之所以能够带走这么多人,或许和他懂得为基层员工争取利益有关。一位微博名为“慕慕的胖胖”看了《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后说,“陈总人不错,是当年唯一一个在年会上为基层员工提出应涨工资的领导。”

但陈正旭为何要出走?

“可能是被‘索赔事件’给吓的。”齐鲁证券在北京的保代阿宇 (化名)猜测。阿宇讲的“索赔事件”就是之前被媒体曝出的齐鲁证券向离职保代索赔1600万的事件:齐鲁证券从去年开始陆续通过劳动仲裁和法律诉讼等形式向在2010年4月份离职的保荐代表人进行巨额索赔,其中违约金153.3万元,经济损失1510万元。

“我们走不仅仅是因为这次索赔事件,最重要的是管理层有问题。”陈正旭团队中一位知情保代阿天 (化名)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问及具体有什么问题时,阿天说,“只要你百度两个关键词‘齐鲁’和‘高管’就知道了,高层换得太快了。”

公开资料显示,齐鲁证券投行部领导人确实更迭较为频繁,在9个月时间更换了两位负责人——从薛军到李黎明再到邓晖。

据媒体报道,在去年3月,李黎明从招商证券跳槽至齐鲁证券,此时齐鲁证券投行部挂帅的是薛军。薛军时代的齐鲁证券投行业务颇为激进,对外大量高薪挖角保荐代表人,并对项目组大比例发放项目收入提成。但是李黎明空降齐鲁后,不断向股东方讲述“薛军式”投行发展模式的弊端。4个月后,薛军被调整分管范围,调为分管齐鲁证券的直投公司——鲁证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然而,再过了4个月后,薛军就跳槽到申万担当总经理助理。就此,李黎明接替薛军的副总裁职务,主管投行业务。

天有不测风云。今年4月,齐鲁证券副总裁李黎明匆匆离职,令市场错愕。1个月后,证监会公告,李黎明因涉嫌利用职务侵占招商证券3000余万元、内幕交易漫步者(002351,收盘价7.81元)股票、违规购买所保荐的拟上市公司江西西林科股权行为等三项违法违规行为被立案调查。东窗事发后的李黎明被捕调查,投行负责人位置则由总裁邓晖亲自接管。

从薛军跳槽到申万、李黎明接任,再到邓晖,整个过程只有九个月。

前员工:激励机制形同虚设

齐鲁证券内部的管理被职工指责“没有安全感”。“齐鲁总部在济南,有很重的官方烙印,而我们在市场化的深圳地区,感觉观念很不一样。”阿天评价说,“金融行业最重要的是激励机制和服务意识。里面设立的所谓激励机制,等你真正完成任务了,他们的奖励不是打折扣就是没有实施,制度形同虚设。”阿天反复强调齐鲁证券太过官僚。

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问及制度形同虚设是否是因为李黎明离职的原因时,他说,“很有可能,因为很多激励制度都是他制定的,他被抓了嘛,所以一些激励制度被搁置了。但我走并不是因为钱的问题,而是因为他们的机制。”阿天强调。

就阿天谈及的齐鲁证券在内部管理方面的问题,记者致电齐鲁证券媒体负责人胡经理以期求证,但多次拨打电话,均无人接听。

尽管内部管理方面被曝出来的问题尚未得到齐鲁证券方面的证实,但其 “评价”被下调确是不争的事实——资产排第13名的齐鲁证券今年被证监会降级,从AA降到了A级,是降级的券商中规模最大的一家。

华南地区六年颗粒无收

一名微博名为“往里蹦”的网友看了齐鲁证券离职潮的报道后,评论说:“跟他合作过几个项目,挺资深的投行,齐鲁之前好像在安信,他这一走,估计港中旅六楼齐鲁证券的办公室基本就是空城了。”该评论所指的“挺资深的投行”即陈正旭。

“深圳(部门)打算从港中旅大厦搬到凤凰大厦,以前分开办公,现在都统一到凤凰大厦办公。”齐鲁证券投行总部的内部员工证实。

华南地区一向是所有券商投行的必争之地,齐鲁证券对华南地区也布下重兵,寄予厚望,所以深圳投行占了其投行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但是,齐鲁证券仍失意华南。

证监会数据显示,齐鲁证券的IPO项目有18个,成功过会的只有13个,这些项目主要来自江浙和山东地区;唯一一个来自华南地区的项目深圳云海通讯却被撤回。也就是说,齐鲁证券在华南地区的IPO项目没有一单入账。此外,齐鲁证券目前正在审核的项目来自山东本地,一个是山东道恩高分子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另一个是山东泰丰液压股份有限公司。

“齐鲁的投行准备机构改革,从业务单元制改成地区制或者总管制。”某位接近齐鲁投行总部的私募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