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哈尔滨塌桥追踪:美满家庭的最后一刻钟

每经网 2012-08-27 09:50:53

遇难者家属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披露了事故发生前后的诸多细节,并希望当地能够尽快解决善后问题。

哈尔滨塌桥事故追踪之三

每经记者 黎光寿 发自哈尔滨

“8·24”哈尔滨西三环群力高架桥匝道侧滑事故遇难者--红车司机家属8月26日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披露了事故发生前后的诸多细节,并希望当地能够尽快解决善后问题,让遇难者能够尽快“入土为安”,家属要求当地能彻查此事,给遇难者和伤者家属以合理的说法。

过了早餐点,公公婆婆还没有来

“出事前的一天,我还给公公打电话说‘爸,你们回来的时候慢点开’,公公还说‘没事儿,明儿早上六点钟就回来了’。可是那天都过早餐点了,公公婆婆都还没有来。”2012年8月26日,在哈尔滨市松北区的一间屋内,29岁的高伟丹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高伟丹的公公王志武,今年56岁,婆婆张金凤,57岁,他们居住在哈尔滨市松北区万宝镇后城村。全家的收入来源主要靠王志武父子跑运输--王志武跑货运,主要从吉林榆树市拉饲料回哈尔滨;王志武的儿子、高伟丹的丈夫王振东跑客运,主要是开着自己的面包车在家附近拉客。

在他们的家万宝镇附近,有一些养殖户和养鸡场,饲料需求比较多,饲料主要来自于吉林省榆树市的长春通威饲料有限公司,王志武就充当了饲料运输员,在有客户需要的时候,从吉林榆树运输饲料到哈尔滨松北区。通威饲料的经理常青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王志武人很好,对人热心肠,跟通威合作有8年了,公司里的人都愿意和他交往。

从吉林榆树到哈尔滨松北区单程将近200公里,王志武去榆树,差不多都是下午去,3小时左右抵达榆树,将车开进公司院内后,趁工人装车的时间,到公司食堂吃饭,然后找地方休息几个小时,凌晨两三点钟,又从榆树开车出发了。天亮的时候,王志武的车正好开到家门口。

高伟丹介绍,王志武是一位老司机,从18岁起就一直在开大货车,早期王志武主要给别人开车,每个月赚3000元左右维持生活,2009年前后,王志武用积蓄买了一辆二手大货,开了一年后,向亲朋借了十多万元,加上自己的积蓄,换了辆红色两轴货车,开始自己主宰命运。不过,过去的一年里,他们的车还没收回本钱。

张金凤是一位家庭妇女,经常会给丈夫当帮手。她不会开车,王志武出车的时候,她会跟着丈夫风里来雨里去。儿子王振东在村庄附近开面包车拉客,时不时也做一点家务活;高伟丹的主要工作,就是给全家人做饭。

2012年8月23日,王志武和张金凤夫妇又一次出门,他们下午两点多从家出发前往榆树,下午3点50分,高伟丹给王志武打了个电话,嘱咐王志武开车慢一点,王志武说“没事儿,明儿早上六点钟就回来了”。

通威公司经理常青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王志武和张金凤夫妇到公司后,公司给他们装了12吨饲料。王志武的多位亲属告诉记者,凌晨两点多,王志武夫妇从榆树出发,朝哈尔滨赶。按正常情况,他们将于6点钟左右到家。

高伟丹给公公婆婆准备了早饭,有粥和鸡蛋等。6点钟,她发现两位老人还没有回来。等到6点半,王振东忍不住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可是电话里的提示音显示,该电话已关机。“我们还认为是爸爸担心行车安全,主动把手机关了。”高伟丹说,一开始他们并没有朝坏处想。

到8点多钟,父母还没有出现,王振东觉得奇怪,再次打电话,还是关机。他觉得不妙,随后是一个电话紧接一个电话地打。直到快10点,一个电话打来,令这个家庭的生活和梦想瞬间破裂。

噩耗频传来 全家顿时感觉天塌下来

电话是通威公司经理常青春打来的。常青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8月24日早上在外办事,突然接到同事的电话,说是哈尔滨阳明滩大桥引桥坍塌(后证实并非阳明滩大桥引桥坍塌,而是阳明滩大桥疏解工程--哈尔滨市西三环群力高架桥上桥匝道侧滑--注),桥下散落有该公司饲料。他立即赶回公司上网查看新闻,10点左右,他给王志武的弟弟王志学打了电话。

王志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接到电话时,只听到常青春在电话里说,阳明滩大桥垮塌了,桥下有一辆红色的车,“这个车好像是你二哥的车,因为这个饲料是213(该公司饲料中的一种)的,在阳明滩大桥”。

正在焦急中的全家人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立刻前往阳明滩大桥,而是通知更多亲戚朋友,商量怎么办,当时大家都还没有往最坏处想。直到派出所打来电话,通知他们到阳明滩大桥去辨认亲人,他们才决定去。

王志学说,在路上他们拨打120,得知了事故消息,120的人员告诉他们,有6人被送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有三个被送到了红十字医院,还有一个被送到了西华苑殡仪馆。他们商量先到市第一人民医院寻找伤员,结果到了该医院11楼,一位本地记者帮助他们核实,证实没有王志武和张金凤。在红十字医院,他们也没有查看到亲人的名字。

“我们在红十字医院没有找到我二哥二嫂,顿时就蒙了。”王志学说,随后他们奔往事故现场,却得知伤员和遇难者都已经不在现场了。王志学说,他看到了王志武夫妇的车,驾驶室已经被压变形了。

在哈尔滨市西华苑殡仪馆的一个盛放遗体的铁盒子里,他们最后见到了王志武和张金凤的遗体,发现两人都没有流血,只是王志武的左脸颊擦伤了一块皮,身体里还插着一根导尿管。

王志武的女儿王振丽当场晕倒,被送往医院抢救;王振东也晕晕乎乎的开不了车了。“二哥二嫂在的时候,他们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他们的儿子也能够开车挣钱,可是这一下子两人都不在了,他们儿子精神恍惚,又没有别的技能,也算失去了劳动能力。”王志学说。

王志学告诉记者,这次事故让全家人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尤其是张金凤,她在家里是老大,还有一个70多岁的老母亲。

拒绝认超载 家属希望能得到妥善对待

2012年8月26日上午,塌桥事件发生后第三天,按照当地风俗,应是逝者入土为安的日子,但王志武的亲属还是来到了事故现场。塌桥处周围,已经围起了一圈围挡。家属们在围挡外看着曾经承载了全家希望的货车,哭声震天。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天一大早也赶到了现场,与事故亲属不期而遇,他们拉着记者前往围挡处,让记者给王志武的车照相,表示对官方给出的“超载”结论不服。

8·24塌桥事件发生当天,当地政府通过相关专家对外宣称,此次事故是由于货车超载所致。8月25日,当地政府发布会定义这次事故为“侧滑”,并宣布事故中倾覆的4辆车中除王志武的车以外,都属于货厢被改动的“非标车”,同时宣布开展大规模打击超载的活动。

哈尔滨市8月25日发布的新闻稿称,王志武的车是一辆2轴货车,车货重22吨。王志武的多位亲属表示,该说法夸大了事实,王志武的车自重7吨,从榆树拉来的货只有12吨,加起来总重量也只有19吨,比公布的数据少3吨。通威公司经理常青春也表示,他记得王志武的货车拉的饲料一共12吨。

多位亲属表示,说事故的原因是“超载”的说服力不强,即使有后边的三辆大型货车,车货总重也未必比堵车时堵成一条长龙时更重,尤其该长龙是装满货物的货车,而在城市,尤其是车流量大的地方,这样的“长龙”是经常出现的。

王志学对记者说,在这场事故中,王志武的车一直在行驶,前轮已经上到了主桥桥面,但后面三辆大车开上匝道后,匝道发生了倾覆,顺便带下了王志武的货车。

从洛阳赶来的张金凤的弟弟张桂东表示,他们作为遇难者家属,他希望当地能够尽快解决善后的问题,让遇难者能够尽快“入土为安”,同时要给遇难者家属和伤员家属以合理的说法。张桂东表示,他希望当地能彻查此事,更多地从桥梁质量上找原因。

8月26日上午,在哈尔滨市西三环群力高架桥塌桥处,王振东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一点力气都没有。

坐在空空荡荡的小屋里,高伟丹说,公公婆婆还在的时候,每次出车回来,她和丈夫都会出门迎接他们回家来,做饭也有人吃;现在老人不在了,走出门不知道接谁,饭做好了凉在桌上不知道给谁吃,心里十分难受。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卢祥勇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