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中国经济未来着陆点在哪里?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2-08-01 11:05:12

面对中国制造业回落的形势,当前中国亟须走出倚重劳动力廉价比较优势的路径依赖,把未来经济着陆点放置在内需和技术创新领域。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近日,部分地方政府采取以补贴企业亏损的方式,要求亏损企业继续生产,以免GDP数字难看。由于陷入亏损的企业大都身处产业链中低端,且缺乏核心技术等政策,市场担心这些稳增长举措虽可立竿见影,但却遮盖了未来中国经济将如何着陆的本源问题。

坦白说,随着近年来欧美制造业持续回流,中国制造优势是否可持续的讨论,就升级至对中国经济未来着陆点的反思。最近国内外媒体就中国制造业的出路问题展开了激烈争鸣。如美国福布斯刊载奇点大学Vivek Wadhwa的文章称,中国经济的真正威胁是制造业泡沫,即人工智能、3D打印和纳米技术等对全球制造业的重塑,将冲击中国廉价劳动力主导的制造业布局;美国《外交政策》也刊登日本学者静中闻竹的《制造业未来在美国,不在中国》文章,表达了类似观点。而新华社等国内媒体则据理反驳,认为美国媒体唱衰中国制造,是美国媒体对该国“实体经济空心化”的群体性焦虑。

然而,尽管国外媒体断言中国制造泡沫有些静态的夸大,但中国制造优势收敛已是不争之事实。毕竟,随着人口老龄化、少子化,国内工资上涨和日益高企的要素资源对外依存度等,已使依赖廉价劳动力的比较优势难以为继,中国难以有效维系资源和需求两头在外的制造优势。而全球金融危机抬高欧美失业率,增加欧美劳动力工资弹性空间,从而在欧美劳动生产率数倍于国内的情况下,部分欧美制造资源回流在所难免。未来部分制造业将逐渐转移至要素资源丰富地区,以降低要素资源航运等交易成本,部分则将逐渐转移至就近消费市场的地区,以降低产成品的国际贸易成本。

不仅如此,目前全球正在兴起的制造和需求革新,也给中国制造业态带来了冲击。其一,人工智能和3D打印技术的发展,不仅将有效降低制造自动化、智能化成本,提高制造行业的劳动生产率,而且有助于降低制造资源的耗损值,降低制造环节的整体成本,提高资本边际收益率,甚至使制造业走出规模效应递减束缚。即未来制造业的知识密集化,将对劳动力的吸附能力日益下降,廉价劳动力将难以与智能化的制造产能竞争。

此外,国际市场需求的个性化、定制化变革,削弱了中国制造基于批量化规模生产的廉价劳动力优势,即廉价劳动力优势,降低了制造产能的市场敏感性,使之难以适应小批量的制造业态。而人工智能、3D技术等则有效契合了需求变革,如通过3D技术消费者可自行设计款式和商品参数等,并向人工智能化制造产能下单,以满足个性化需求。

由此可见,当前中国亟须走出倚重劳动力廉价比较优势的路径依赖,把未来经济着陆点放置在内需和技术创新领域。而这需清除妨碍内需和科技创新的制度性藩篱,走出过度对国际技术外溢的倚重。如逐渐构建公平而自由的劳资博弈制度,适度允许劳动者构建具有内生激励相容性的劳工权益组织,赋予职工与资本对等的博弈地位,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和内需容量;同时允许消费者自建消费者维权组织,通过供需双方在市场进行自利博弈,使制造资源集中到守法且具有企业家精神的经营者之手。

同时,推动减税清费和科技创新制度改革。中国企业创新能力不足,一则源自当前企业不仅面临较高的税费率,而且税前抵扣标准较低也加重企业税负,如企业难以在税前足额列支研发等成本以抵扣税款,使企业不愿把资源投入到研发领域;一则现行科技创新制度缺乏内生激励相容性,即目前的科技创新体系依然是政府目标主导性,企业研发投入能否取得政策优惠,取决于是否符合政府主导的研发方向,这使国内创新体系蜕变成企业与科研院所的套利体系。而知识产权保护体系的不完善等,也降低了企业创新投入的市场激励效应。

责编 赵庆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