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栏

每经网首页 > 专栏 > 正文

魏桥电厂可关 破电力垄断不能停

2012-07-13 01:05:22

电力体制改革启动十年,仍陷停滞,由此可见其间利益博弈的复杂。

李记

7月4日,原属魏桥集团旗下的滨州工业园热电厂被关停,当地政府决定将该电厂拆除后建高层住宅。据悉,关停该电厂的原因是“为积极响应国家节能降耗精神,顺利完成减排目标”。

(7月12日《新京报》)

应该注意到,被关停的魏桥电厂,应该称之为原魏桥电厂。因为在6月15日,魏桥集团旗下上市公司魏桥纺织公告称,拟将包括电厂在内的位于滨州经济开发区的资产,出售给滨州市中海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至于魏桥为何将该处盈利能力一直良好的电厂出售(魏桥热电业务的毛利率2010年和2011年前9个月分别为24.18%和23.51%,算得上是优质资产),还有为何在被转让不到20天,滨州工业园热电厂即被当地政府关停,恐怕只能用当地政府所称的“改善城市空气质量,优化生态环境”来解释了。

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口中 “不合法、不安全、不环保”、中电联副秘书长口中“违法供电”的魏桥自备电厂,终被关闭。所幸的是,从报道中可知,距离此处10公里外,魏桥还有“新电厂”。新电厂的规模、运行、效益等状况如何,报道没有提及,我们不得而知。但这并不妨碍问题的讨论:被视为“电改小岗村”的魏桥电厂,起码在规模上正在收缩。而且,在规模的收缩之外,魏桥电厂此前便完成了实质上的“被招安”。根据5月17日《齐鲁晚报》的报道,目前国家电网已经与魏桥集团达成协议,魏桥的余电在满足厂区周边商户用电后重新并入山东电网,实现互利共赢。

民电的发展,遭遇这样的境况,让人忧心忡忡。进一步的问题是,魏桥模式遭遇被收缩、“被招安”等情形之后,在理顺电价问题上,我们是否会丧失一个绝佳的厘清电价真实成本的比较蓝本?原因很简单,公正、透明地施行阶梯电价,固然应被视为理顺电价的一步,但绝对意义上的理顺电价,阶梯电价的施行不应是终点。

从此前的媒体报道中可知,魏桥模式之所以备受推崇,是因为其在一定程度上揭示了电价的 “真相”。比如,在山东,每一度电中含农网还贷资金2分钱、三峡工程建设基金0.7分钱、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1分钱、库区移民后期扶持资金0.88分钱、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0.1分至0.4分钱等一系列费用。而用自备电厂发电的魏桥创业集团则不用承担这些,仅这一项就占到了一般电厂发电成本的10%左右。加上较低的人力资源成本等,才有了魏桥集团的电价比国家电网低1/3的现实。

电力体制改革启动十年,仍陷停滞,由此可见其间利益博弈的复杂。被视为“电改小岗村”的魏桥,遭遇如此窘境,应能视为相关方面“狙击”的成功。但资源能源价格的深度改革,终究是大势所趋。也许电价市场化的模式不能完全照搬,但容许民电和地电的存在,以为更好理顺电价成本,促进电价成本更公开透明,应该得到相关方面逐步放松尺度的支持。退一步说,即便魏桥暂时起不到“电改小岗村”的作用,面对公众和舆论愈来愈强烈的资源能源价格改革的呼声,一味的妥协和回避,显然不是应有的态度。

此外,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近日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指出,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新36条”相关实施细则已全部出台,要抓好落实,尤其要在铁路、市政、能源、电信、卫生、教育等领域抓紧做几件看得见、鼓舞人心的实事,以提振投资者信心。而魏桥电厂的关停,可以被解读为民营企业“插足”垄断行业的失败案例。一边是总理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等领域,一边是民营企业进入垄断行业失败的案例,表明要想破除相关垄断,不仅仅需要“新36条”相关实施细则保驾护航,更需要各个层面的决心。总之,魏桥电厂可以关,但破除垄断不能停。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