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
每经网 > 资讯 > 头条 > 正文

更多 » 频道推荐

更多 » 频道图片精选

《每日经济新闻》(2014年04月08日)
文字版 图文版 报纸订阅
《每经投资宝》
天天赢家 财富管家 财富直通车

归真堂熊场开放 姚明为被救黑熊剪指甲呼吁关爱动物

http://www.nbd.com.cn 2012-02-20 15:50 来源: 搜狐体育 都市圈圈网 每经网综合

核心提示: 根据归真堂网站上发布的邀请函,该公司将邀请100位媒体和专家分别于周三和周五前往熊场参观,亲眼见证活熊取胆的过程。但是,该邀请函发出后一个小时,归真堂的网站就被黑了。已退役的篮球巨星姚明于周六上午前往四川看望从取胆现场救回来的黑熊,并呼吁社会多关爱黑熊。
归真堂熊场开放 姚明为被救黑熊剪指甲呼吁关爱动物

A Chinese pharmaceutical company invited the public to visit its bear-bile farms to clear up concerns about maltreatment, but soon found that its website had been hacked. Its move also drew questions and criticism from animal protection organizations.

归真堂在其网站上发表公开邀请函,邀请社会人士参观养熊基地以消除公众对活熊取胆的担忧。但是,该邀请函发布不久,归真堂的网站就遭遇了黑客攻击。归真堂活熊取胆的行为也遭到了动物保护机构的质疑和谴责。

Fujian Guizhentang Pharmaceuticals Co Ltd, which extracts bear bile to make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s, had been planning a stock market listing. The plan was strongly opposed by animal protection organizations and many individuals who accused it of using cruelty to extract bile from bears. The company claimed that the animal rights groups had no idea of current extraction methods, which were "easy and not hurtful", and it announced plans to open its farm to visits by media and experts on Wednesday and Friday.

福建归真堂正在筹划上市,但其活熊取胆的业务受到了动物保护组织和许多个人的强烈反对,人们纷纷对活熊取胆的残忍表示谴责。然而,归真堂声称,动物保护组织对活熊取胆的方法并不了解,现在取胆的方法“很轻松而且对黑熊不会造成伤害”。因此,归真堂计划向媒体和专家发出邀请,请他们在周三和周五到熊场实地参观。

In a public invitation posted on its website, the company said it expected to receive 100 people - media on Wednesday and experts on Friday - and let them see the living conditions of its captive bears and the process of extraction. But within an hour after the invitation was posted on Saturday night, the website was hacked.

根据归真堂网站上发布的邀请函,该公司将邀请100位媒体和专家分别于周三和周五前往熊场参观,亲眼见证活熊取胆的过程。但是,该邀请函发出后一个小时,归真堂的网站就被黑了。

Retired basketball superstar Yao Ming pets a bear at the Longqiao Bear Rescue Center in Southwest China's Sichuan province on Saturday morning. The center rescued the bear from a factory that extracts bile from live captive bears to make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s.

已退役的篮球巨星姚明于周六上午前往四川看望从取胆现场救回来的黑熊,并呼吁社会多关爱黑熊。

又讯:

进入归真堂生产车间,工作人员打开一个铁笼,一头嚎叫的黑熊自己钻进笼中,安静贪婪地吞食起食物。

在黑熊进食时,工作人员用棉花在熊肚子上消毒后,将长约10厘米的钢管“装”到熊肚子上,黄色的胆汁流了出来

归真堂用于活熊取胆的工具

归真堂演示活熊取胆

2月16日下午,归真堂向湖南《潇湘晨报》记者刘洁演示了活熊取胆的过程。刘洁拍下了全程,但强调这都是归真堂的现场“演示”,至于其他黑熊在“固定时间”是如何抽取胆汁的,尚无从知晓。。记者 曹虹

更多的人站到了归真堂的对面,且拿出更多证据反对活熊取胆。

昨日,就在归真堂邀请100余人参观活熊取胆后的第二天,沈阳医科大学原副校长姜琦表示,人工熊胆完全可以等量、等效替代天然熊胆。亚洲动物基金也表示将于明日召开发布会,回应活熊取胆无痛说。

福建归真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归真堂”)是一家家族式企业,以从活熊体内提取胆汁闻名,今年2月1日,它出现在证监会公告的排队上市企业名单中。

争议由此爆发,网友质疑归真堂活熊取胆不人性。中药协会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原副局长房书亭16日力挺归真堂说,“活熊取胆过程就像开自来水管一样简单、舒服”。

但“活熊取胆的胆汁质量不高、有抗生素残留”的质疑又接踵而来。危机中的归真堂宣布取胆、制药都是经过国家有关部门批准的,“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

争议仍在继续,截至昨日22时许,已有超过10000人在凤凰网签名抵制归真堂上市,而成都、沈阳等地的几十家药店也已经停售熊胆制品。

归真堂和它的两大对手

18日20时30分,归真堂在公司网站上挂出公开邀请函,将2月22日和24日两天定为开放日,邀请社会各界人士参观养熊基地,“特别欢迎亚洲动物基金、它基金及其他动物保护组织派员参与。”

就在邀请函发布两小时后,归真堂的网站被黑客攻击,直到2月19日上午才恢复正常。

巧合的是,就在19日,曾于14日联合近70位知名人士向中国证监会递交吁请函阻截归真堂上市的北京爱它动物保护公益基金会(简称它基金),在北京举行了名为“人工熊胆,路在何方”的研讨会。

沈阳药科大学原副校长、人工熊胆研究课题负责人姜琦在研讨会上介绍了始于1983年的人工熊胆研发,重申人工熊胆的配制处方和工艺于2006年5月17日获得国家发明专利,2007年上报至国家药品审评中心,但至今未通过审批。

此番反对“活熊取胆”的另一带头者——亚洲动物基金(AAF)中国区对外事务总监张小海昨晚告诉早报记者,该基金决定于21日下午在北京召开一个发布会,专门对归真堂的一系列事件做一个正式的回应,尤其要回应“无管引流”的无痛说。

对归真堂方面发出的邀请,张小海说,非常愿意去参观,但邀请之事尚未落实。

  看活熊取胆有三大限制

根据归真堂的邀请函,此次“预计可接待100人左右,22日面向媒体记者,24日面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意见领袖、专家学者及动物保护组织,其他人士将酌情安排”。

上述邀请函特别列出了“意见领袖及动保组织特邀名单”,受邀者共计72人, 其中既有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香港女明星莫文蔚等知名人士,也有张小海、最早在微博发布归真堂上市消息的云南卫视《自然密码》制片人余继春等人。

归真堂方面负责邀请的王女士昨日在电话中告诉早报记者,第一批媒体名单即将公布,其确认方式将是“按报名先后顺序”,“没经过删选”。

被问及环保组织及意见领袖的报名情况时,她说,“这也要他们(环保组织)自己报名,我们已经公开邀请了,媒体都是自己报名的”。

对此,央视著名主持人、“它基金”发起人张越昨日称,“对归真堂开放熊场的做法表示肯定”,但她同时对归真堂限定时间、限定地点、限定人群、故意将记者与专业人士分开的做法表示异议,“一个被精心安排的‘被参观’究竟能看到什么?”

  归真堂被指上市不合法

公开资料显示,归真堂成立于2000年12月18日,系福建钱山集团下属企业,2006年进行股份制改制。

根据归真堂2009年11月19日在《福建日报》发布的接受上市辅导公告,其主要股东为邱荣辉(法定代表人)、邱海东、邱丽琼、蔡资团、陈琼芳、胡连荣、江苏澄辉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和江苏鑫澳创业投资有限公司。

其中,邱荣辉和邱海东父子是董事长、总经理,而他们又是归真堂创办人邱淑花的丈夫和儿子。这意味着,归真堂是一家家族式的企业。

根据中药协16日的声明,归真堂系其一般会员单位,每年会费5000元。

从福建省环保厅对归真堂的核查公示资料可知,其拟上市的主要募投项目包括“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和“年存栏黑熊1200头”等。  

就归真堂上市是否符合法律,律师安翔昨日在“它基金”组织的研讨会上分析说,归真堂的行为按照证监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卫生部《关于不再审批以熊胆粉和肌酸为原料生产的保健食品的通告》、国家五部委《关于进一步加强麝、熊资源保护及其产品入药管理的通知》以及国家林业局2008年第15号公告有关“各级林业主管部门不得批准向非定点医院销售相应的野生动物原材料”等规定来看,都是不符合的。

为化解反对浪潮,归真堂创办人邱淑花日前表示,该公司已派人至北京寻求有关部委的帮助。

邱淑花还说,养熊是林业部颁发批文,生产熊胆粉是1995年卫生部颁发药准字号,都合法,“可以说,如果反对我们就等于反对国家。”

2月15日,张小海说,他们也正在北京寻求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支持,希望推动取缔活熊取胆。

  活熊取胆产业不长久?

世界保护动物协会项目协调员孙全辉昨日介绍说,利用熊胆的传统主要在亚洲,尤其是韩国和中国。但韩国去年宣布,要在10年内退出这一行业,而且和中国不同的是,他们是把熊养到10岁时杀死,取一次胆,活熊取胆是禁止的。

孙全辉称,活熊取胆并没有一个国际的市场,熊胆品贸易在其他国家是被禁止的。将来这一行业的趋势应该会有替代品出现,虽然时间需要多久谁都不知道,但趋势是一定的。

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在支持归真堂的一方看来,亚洲动物基金会背后有西方制药财团的资金支持,他们攻击黑熊养殖,胁迫中国政府取缔黑熊养殖与熊胆粉入药,目的是将名贵中药熊胆粉置于死地,然后轻而易举地占领我国肝胆药物市场。

对此,张小海回应称,以去年的数据为例,亚洲动物基金94%的资金来自个人捐款,其中绝大多数为小额的捐款,剩下的6%主要来自和渣打银行等企业举办活动时的资助。

更多 » 社会·故事·时事

百度加速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