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今日报纸

每经网首页 > 今日报纸 > 正文

引滦入津水源地遭“鱼污染” 根源或在管理缺陷

2012-02-02 01:21:38

春节期间,《每日经济新闻》兵分四路,前往天津、河北、兰州、哈尔滨等地调查当地水源地受污染真相。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彭斐 发自唐山、天津    

Graywatermark

每经记者 彭斐 发自唐山、天津

一场镉污染饮用水的乱局,令广西柳州的这个春节失去了喜庆色彩。1月22日以来,火速出台的应急预案考验着当地的应对能力,也敲响了全国各地城市饮用水污染的警钟。

偶然中潜伏着必然。柳州的问题或许只是一个缩影。《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天津市政协去年向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提交的《关于恳请国家解决引滦水源污染问题》的提案,所反映的引滦水源地污染问题至今未得到解决。

春节期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兵分四路,前往天津、河北、兰州、哈尔滨等地,实地调查当地水源地受污染真相。

龙年问水。

年关将近,河北迁西县城以北5公里的大黑汀水库大坝上,只剩下生锈的水闸以及与水源地有关的宣传标识。

大坝西侧的标识牌上醒目地提示:“大坝1000米范围内禁止建房、网箱拦网养鱼、倾倒垃圾和其他废弃物等一切危及水事安全的活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调查发现,作为引滦水源地,大黑汀水库中的养鱼网箱越来越多。大黑汀水库管理处资料显示,共有大小拦网21000箱以上。

水利部海委引滦工程管理局(以下简称引滦局)大黑汀水库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网箱养殖所产生的多余饵料及鱼类粪便,正对引滦水源地水质形成污染。

另据当地人士抱怨,因涉及资金、地方GDP以及管理范围等多方面因素,水产养殖业对引滦工程水源地的污染威胁变得越发严重。

引滦水源地遭遇“鱼污染”

寒冬腊月,引滦入津工程200余公里沿线早已冰封。《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处于工程两端的天津海河三岔口与迁西大黑汀水库因养殖而相连。

海河三岔口覆盖着厚厚的冰层,是天津市民的冬钓聚集地。

在由河北迁西县汽车客运站通往5公里外大黑汀水库大坝的1路公交车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随着目的地的临近,“水库大鱼”字样的招牌频繁出现,与水库相关联的养殖、旅游设施亦明显增多。

这些依托于大黑汀水库甚至上游蓄水量更大的潘家口水库而存在的地方产业,却成为引滦工程水源地工作人员的一大心病。

在引滦局大黑汀水库管理处水政科负责人马权的办公桌上,一份《大黑汀水库水政水资源管理工作汇报》的资料已经压了数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上述资料中看到如下表述:近几年,迁西县政府为了发展经济,改善村民生活,大力发展矿产业、养殖业、旅游业,其中包括加宽维修两岸公路,两岸共有大小铁选厂12个。

“引滦入津的水质已遭到污染。”天津市水利科学研究所名誉所长曹大正公开表示,近年来,随着水源地部分河流沿河铁矿、开采业的兴起,城市生活和企业排放的污水直接排入河道,引滦水源水质面临威胁。

作为水源地水政监察负责人,马权认为,相比河底污染物的潜在威胁,水产养殖投放的多余饵料以及鱼类粪便,已经对引滦水源地水质形成污染。

马权说:“滦河及大黑汀水库上游矿业污染主要为铁矿,这还是其次。矿砂尾料对水质的影响,比水产养殖投放的饵料影响要小得多。”

上世纪80年代初期,那时的滦河流域水质比现在好得多,相关部门对水污染没有过多重视,并规定水面养殖由地方政府经营。

“在水库边经常能看到一些小房子,有水产养殖户居住,农家乐也有,但规模都非常小,营业一般只在夏季的3~4个月中。”马权表示。

事实上,自1983年9月11日引滦入津工程通水以来,大黑汀水库的网箱就越来越多。“所有适宜生存的淡水鱼类,大黑汀水库里基本都有。”

在马权看来,已成为沿岸老百姓主要收入来源的水面养殖,却成了目前潘(潘家口)、大(大黑汀)两个水库的主要污染源。

“半库水”加剧下游水危机

“如果大黑汀水库就归河北管,水库只向唐山供水,我们的水库早就能治理好。”马权无奈地表示“难做”。

事实上,因为不能为当地带来较大经济利益,引滦工程的受益方、管理方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很微妙,“你也不能为人家创造什么,人家何必对你有什么优待?”马权说。

他认为,气候变化使滦河水量减少与河北经济发展需水量增多之间的矛盾,才是造成近年来天津、河北两方关系微妙的症结。

“现在引滦局所管辖的潘家口、大黑汀水库,建设时为河北省投资,只是在建完之后,为解决天津供水紧缺,才将其并入引滦入津工程,并作为天津、唐山两市的水源地。”马权表示。

关于水量分配,1981年国务院批转“关于解决天津城市用水问题的会议纪要”中规定:“在潘家口可分配水量为19.5亿立方米的条件下,建议分配给天津城市的全年毛水量增为10亿立方米,给唐山城市的全年毛水量增为3亿立方米,其余部门供唐山地区的农业用水。”

1983年引滦入津工程从潘家口水库引水,补给唐山、天津二市,饮水工程全长234千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引滦局大黑汀水库管理处获悉,2011年度,引滦局共分三次向天津调水4.76亿立方米,分5次向唐山调水1.21亿立方米。

统计资料显示,1995年之前,引滦入津工程是中国最长的引水工程,平均向天津市输送淡水量达8.1亿立方米/年。

“自1996年以来,受气候变化等影响,大黑汀及上游潘家口水库水量下降,引滦入津水量开始下降。”引滦局大黑汀水库管理处水调科相关人士称。

1月1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引滦局获悉,当日大黑汀水库蓄水量为2.7677亿立方米,潘家口水库书库蓄水量为13.9124亿立方米。

事实上,1996年至今的近20年中,设计库容为3.37亿的大黑汀水库未再出现过库满弃水,库容达29.3亿立方米的潘家口水库亦不足半库水。

马权说,2011年水量是近年来最大的,两个水库蓄水总量为10多亿立方米。

据天津水务局网站数据,截至2010年12月28日8时,该年度天津引滦调水结束时,潘家口水库总蓄水量仅为7.89亿立方米,为其设计库容量(29.3亿立方米)的27%。

水资源紧缺正成为制约天津、唐山经济发展的瓶颈。天津市副市长李文喜曾说:“水资源短缺问题已成为天津市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面临的最紧迫、最直接、最主要的资源型约束条件。”

作为中国最缺水的大城市之一,天津拟加大投入、大兴水利,破解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面临的“水危机”。

1月17日,天津市水务局《关于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意见》正式出台,明确到2015年,全市外调水、地下水和地表水用水总量控制在27.4亿立方米以内,严格外调水管理。

早在2011年全国“两会”期间,天津市政协向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提出10件联名提案,其中包括《关于恳请国家解决引滦水源污染问题》的提案。

在马权看来,天津出面来组织保护水源地,河北方面却要出钱加强保护区管理,财力投入会很大,回报却有限。

跨区域调水博弈地方GDP

据引滦局大黑汀水库管理处出示的相关资料显示,“拦网养鱼经我们调查并和迁西县畜牧水产部门核实共有大小拦网21000箱以上”。

“近20年来,(大黑汀水库)除1994年因水量大而出现弃水外,水库大多时间处于枯水期。”马权表示,随流动性减弱,库底开始出现大量沉积,据水库管理部门估算,当前库底饵料及养殖产生粪便连同淤泥积淀,厚度达几米。

“养殖户投放的饵料,鱼不见得都能吃,剩余部分必然造成沉淀,比起对库容的影响,对水质的污染更为严重。”马权对此颇为无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1年9月所立“海河流域水功能区标识”石碑显示,大黑汀水库水源地保护区水质目标为Ⅱ类。

引滦局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大黑汀水库实际水质为Ⅲ类,这也是饮用水最低标准,如果水质再低,即是污水类,不适用于城市用水。”

“对于水产养殖投放饵料所造成的污染,我们没有办法。”马权表示,引滦局曾向上级主管部门申报将潘、大水库划归生活用水水源地,但在网箱清理时,却遇到资金、地方等方面的难题。

马权举例,唐山市相关部门在清理生活用水水源地陡河水库网箱时,政府给养殖户的补偿是每一网箱2000元,且鱼还归养殖户。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估算,以2000元/网箱的标准补偿,清理大黑汀水库的21000个网箱所需资金为4200万元。马权说,即使是引滦局也没有这个补偿能力。

“不考虑以后,现在如想把网箱清除,必须给老百姓补偿。但这钱谁出?”马权说,这还涉及当地畜牧水产部门,相关养殖许可的颁发撤销,也不能简单行事。

1983年6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水利电力部关于引滦工程管理问题的报告的通知,考虑到河北省在建库时付出的代价,建议将大黑汀水费的全部利润和电费的税后利润给河北省,大黑汀水库养鱼归河北省经营。

事实上,清理经费只是一方面的难题,经营权更让引滦局水政监察部门感到棘手。当前,依托于水库的水产养殖,已是当地政府的重点扶持产业。

“依托于潘家口、大黑汀水库,迁西县是华北地区第二大淡水养殖基地。”马权称,没有当地政府及上级主管部门,这个行业根本做不起来。

马权说,大黑汀水库周边,有6个乡镇20余个村庄归迁西县管辖,如要将范围扩至蓄水量更大的潘家口水库,难度将更大。

“网箱清理对当地GDP也不见得有多大影响,但当地政府作为父母官,必须考虑到沿岸老百姓的生存。”马权表示。

水污染根源或在管理缺陷

据天津市水务局测算,到2015年,天津的水资源需求量约为33亿立方米。届时,天津的水资源供给能力也将显著提升,将新增调水量8亿立方米。

天津水务局人士曾向媒体称,滦河供应天津每年在7亿~10亿立方米左右,由于数量不足,天津开始找黄河要水。

为缓解天津市南部地区多年干旱的状况,始于2011年10月18日的最近一次“引黄济津”应急调水于2012年1月15日结束。

据悉,本次历时89天的引黄应急调水,黄河渠首潘庄闸累计放水4.94亿立方米,天津市九宣闸收水1.81亿立方米,圆满完成了天津市调水目标。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天津市水务局获悉,这已是本世纪以来实施的第7次“引黄济津”应急调水,采用全长392公里的潘庄线路。

记者了解到,目前天津设计的用水渠道大致分三种,引滦入津(1983年沿用至今),引黄入津(已实施7次)和南水北调(正在建设)。

马权说,引滦工程仍将是天津主要用水来源,“南水北调、海水淡化是天津现在正积极运作的方式,但成本比引滦入津要高。”

据天津市水务局公开信息,引滦入津工程自1983年建成至今,已累计向天津供水206.4亿立方米。

“处于用水终端的老百姓,每天吃点喝点,只要够用,他们不会有缺水危机感,但实际情况是,当前华北地区的人均储水量只占世界平均水平的1/20。”马权说。

“近些年,华北地区连续干旱,降水量少造成水库库存直线下降。地方政府的领导应该高度重视,正视水资源短缺的局面。”马权表示。

世界银行曾发布《解决中国的水稀缺》研究报告,称“中国正面临有效管理稀缺的水资源、以便在未来一些年维持经济增长的挑战。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换言之,中国最让人担忧的不仅是水,更多的是对水资源的有效管理。中国一般以部门和行政单元管理:环保部门管水质,水务部门管水量,地质部门管地下水……

全国人大代表、天津水科院名誉院长曹大正曾建议,进一步完善国家有关部门牵头的跨区域协商机制,制定并实施《引滦水资源保护条例》,建立海河流域水资源保护生态补偿长效机制,积极组织开展引滦水源环境保护研究,提高水环境保护监管能力。

大黑汀水库管理处水调科负责人李立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水质适合,以当前潘家口、大黑汀水库的蓄水量,足以保证天津、唐山两市用水。

但是要保护现有水资源,需要大笔治理资金。马权表示,如果受益的河北地方政府(唐山)不参与、天津市不参与,仅靠引滦局无法完成这个任务。

安邦咨询高级研究员唐黎明撰文称,不同的部门都有管水的责任,现实中却是既管也不管。一条河流的上下游之间,互相分割,各地对水的态度就不一样,少不了推诿扯皮。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