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栏

每经网首页 > 专栏 > 正文

刘世锦:2012年稳增长主要是稳投资

2012-01-07 01:35:39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刘世锦

今天(6日)我们会议的主题是“增长·新趋势”,中国经济确实现在面临着一些新的情况,对于未来的趋势,我们需要做出一些判断。我的判断就是增长阶段转变,我们现在需要寻找新的增长动力,所以我觉得这个主题很好。

怎么来看待目前的经济形势?是短周期性的回调,还是潜在增长率的下降?最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些同事,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分析。

2011年以来,有几个迹象给我们提供了信息,如基础设施在总投资当中的比重是在下降的。2009年基础设施占投资的比重大体在30%以上,2011年已经降到了22%左右,这个趋势应该说在2010年的时候已经开始出现了。

2012年,中央已经定了一个基本的政策调子,叫做“稳中求进”。我想,这个政策含义是相当深的。要真正做到稳中求进很不容易,我们还是要防止两种可能性:一是有些地方经济增长速度下来了,地方政府不甘心,觉得过去几十年都是高增长,现在速度下来了,这是不可以的。就会动用各种措施,特别是一些行政手段,把速度搞上去。如果是这样一种思维定式的话,将来是要犯错误的。在国际上,这个方面是有教训的。像日本1980年代速度下来以后,日本政府就搞了扩张性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引来的后果就是严重的增长泡沫。

另外一种可能性也是要提出来的,我国经济到目前这个阶段,宏观经济开始进入转换期,其中最重要的是增长动力的转换。在这个时候,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和脆弱性在增加。所谓脆弱性,就是碰一下就有可能会出问题。比如说,来自外部或者内部的冲击——中国经济由于某种我们预想不到的冲击,而出现短期内的大幅下滑,这种可能性是不能够完全排除的。所以,我现在讲中国经济要稳中求进,一方面我们不能延续过去基本上保持10%以上高速增长的思维方式,一方面又要防止经济短期之内大幅度下滑。

对今年来讲,稳中求进主要是对付比较大的不确定性。外部的不确定性主要是来自国际上的冲击,特别是欧债危机的问题和欧洲一些国家的决策问题。我们也不要过于悲观,因为欧洲这些国家,过去正常情况之下增长率也就是1%~2%。欧债危机实际上是三个阶段,私人债务危机到公共债务危机,再到货币政策体系危机。目前是公共债务危机向货币体系危机转变,把公共机构的债务危机货币化,所以,短期内出现经济大幅度下滑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在国内方面,我们需要对付的不是短痛,而是长痛,最大的不确定性可能来自于房地产。政府的政策应该是相当明确的,那就是坚持调控不放松。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面对的不确定性就是市场的反应,市场价格的反应和投资的反应。

如果短期之内价格波动幅度比较大是不影响投资的,而房地产在目前中国整个投资当中占到25%左右的份额。我们硬着陆的可能性并不大,因为现在还有相当数量的刚性需求,另外我们还有相当多的调控手段。

一种比较理想的状况应该是以时间换空间,目前一些大城市的房价是需要有一定幅度的回调,比如说20%~30%。而从全国来讲,可能回调的幅度不一定很大。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态势能够保持住,比如说过上两三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相对的价格水平就会下降。我用了一个词叫“稳中求降”,房地产要“稳中求降”,这个也是一种策略。当然从今年来讲,我们讲稳增长主要还是稳投资。

我们最后有这么一个判断,中国经济今年大体上进出口(增速)可能会降到10%或者是略高一点的水平上,固定资产的投资由24%降到20%左右,全年的增长应该在8.5%。现在社会上的预测比较多,大体上比较接近。所以能够出现这样的结果,应该说还是相当不错的。

中国进入这样一个增长阶段以后,从中长期来讲,我们要防控风险,包括高增长时期隐含的风险、增长速度短期内出现大幅下滑的风险,同时还要注意一些新风险。中国在高速增长期的后期不确定性加大以后,投资的风险也会增加。

与此同时,我们要转换经济增长的动力,转向创新驱动。要解决这些问题,中国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需要重视改革,通过改革的实质性推进,来转换我们的增长模式,来应对现在增长阶段转变所带来的各种各样的挑战。

(根据刘世锦在2012投资年会上的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每经记者杨芮整理)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