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更多

每经网首页 > 更多 > 正文

2012年改革猜想

2012-01-06 15:22:55

现在金融国资委现在犹如晨曦少女,若隐若现,财政部金融司、央行、银监会的大部制改革,值得期待。

每经编辑 每经智库专家 李德林    

Graywatermark

改革,一个很俗,却真正很奢侈的词。2012年,我们期待改革,期待真正的改革。

十一届三中全会离我们好像很远,改革也已经走过了30多个年头,老一辈的改革者大多数已经作古,中间发生了很多令后人难以忘记的事情。高考恢复了,四人帮审判了,一国两制实施了,苏联解体了,价格闯关了,国债期货闹大了,对越自卫了,南联盟大使馆炸了。对了,还有好多贪官逮了,股权分置也改革了。

30年间,做了好多事,文革期间不敢想像的事情都做了,现在不敢想像的事情,相信不久的将来也会实现。现在国家都在推动文化产业发展了,有人脑子里还是文革那一套,行不通了,看看卡扎菲,以为一个小商贩的自焚,对于固若金汤的江山无碍,现在跟金老板到地府喝咖啡去了吧。现在他们三缺一已经凑齐了。萨达姆、卡扎菲、金老板,米洛舍维奇,还有拉登在旁边买码呢。

世界是平的,改革将一如既往地推行下去。现在搞文革思想复辟,那都是螳臂当车,无论你多么的位高权重,不好使了。当然,可以将所有的网络断掉,将手机信号给掐断,这招比较狠。放心吧,双规的刘志军都能为7.23动车事故负责,相信官员们的智商,官员头上的青天岂是PM2.5所能遮住的?

现在全球都在改革,美国的国有化之后,现在奥巴马的私有化在加剧。

国有化、私有化这个问题让很多领导纠结,2008年的金融飓风刮过,美国人闪电般地向私有企业注资,来拯救那些捣蛋的华尔街大佬们。有领导说了,你们看,还是国有企业好啊,是经济的定海神针,你看人家美国人都开始国有化了。话音还没有落,人家奥巴马又开始出手了,大量将资金开始回抽,那速度,快的让很多领导至今没有回过神来。

国有资金是救命,不是来市场与民争利的。回过头来看看我们的国有资金,汇金公司是中投财务报表中效益最好的一块,如果中投将其剥离,不知道中投在海外的投资水平到底怎么样。但是汇金赖在国有商业银行、证券公司里面,他们既没有真正去改变公司治理结构,也没有为公司创造天翻地覆的变化,只是每年躺在那里分红,为啥不退出了?

汇金之所以不退出,很简单,现在我们的金融改革步子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民生银行的行长洪琦说,银行的效益很好,都不好意思公布。为啥呢,在宏观调控的背景之下,很多企业老板最后都上演人间蒸发,除了税务部门不断增收之外,就是银行赚的盆满钵满的。洪琦说了实话而已,因为银行坐在那里吃利差就可以啦。这么好的投资项目,汇金公司为啥要退出呢?中投公司在海外投资亏损没有国内金融机构贡献的利润,怎么好拿出来给老百姓交代呢?

2012年的新年致辞中,央行行长周小川说了,2012年央行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着力优化信贷结构,继续深化金融改革。金融改革怎么改,没说。改革很多时候都不是说出来,那就做吧。现在金融国资委现在犹如晨曦少女,若隐若现,财政部金融司、央行、银监会的大部制改革,值得期待。

金融大部制改革一旦启动,那么金融条块分割,协同效应差的局面将得到很大的改善。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金融国资委出来之后,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是金融国资委一管到底,还是要继续上报?跟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那般,即便油罐爆炸,海上漏油了,国资委、环保部都拿他们没辙呢?监管的扁平化,还是垂直?还是多头插手?这是所有中国监管体系面临的问题,监督机制本身改革是个大问题,所以对于金融国资委,可以兴奋,不能亢奋。

很欣慰,周小川在新年致辞中强调,央行要以优异的成绩迎接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大部制改革岂不是最好的献礼?金融系统的改革在2012年值得期待。因为国家主席胡锦涛在新年致辞中强调了,2012年政府将继续处理好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发展、调整经济结构、管理通胀预期的关系,加快推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经济结构调整。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实体经济都要调结构、转变发展方式,那金融改革的春天还会远么?

现在房子的问题倒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前段时间那位15岁的天才少年,不就在电视上要求他爹妈给她全款买房嘛,对于他那么聪明的孩子来说,房子都没有,怎能让人专心搞自己的特长呢?天天都为房子的事情操碎了心,那岂不是浪费人才?中国现在最缺的就是人才,所以,房子问题现在已经成了政治问题,我们的领导人三番五次地强调,房子问题现在是政治问题,天才少年没有丈母娘,那就找房地产商的问题吧。

那么上演砸售楼处的闹剧就不要继续蒙人了,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背后有猫腻,真当我们的监管官员天天在歌厅谈生意?别开玩笑了,任志强炮轰没用,官员有官员的思维,房产商有房产商的逻辑,老百姓有老百姓的难处。没看这几年的税收增幅都多少倍了么?老百姓的钱去哪里了?卖房子?不是人人都是任志强,他是修房子的。个别地方官员手痒,土地财政的思维需要改改了,不要为了GDP坑爹了。

GDP考核改革呼吁很久了,一直不改革,因为这个是看官员能力的最好指标,因为这个指标的升降很直接。当然,背后问题就更直接了,GDP聚集的过程就是一个庞大的利益交换过程,贪污受贿、行贿跑官啥的,都在这三个字母背后呢,就那么点儿事。数字好看了,加上之前的利益交换到位,地方官员就自然容易上位了。GDP改革,怎么改?王安石的晚年是很凄凉的。

股市是个市场化比较高的地方。不过2011年让很多人很不爽,因为大把的银子没有了。2011年股票市值蒸发了6万亿元,没概念吧?想想非洲的那些酋长啊、国王啊,他们一年的GDP有的也就几千万吧。中国的股民很伟大,一个场子里面很多都是酋长、国王这样的级别,所以非洲小国的酋长们要来中国炒股,小样儿,让酋长来,最后叫花子出去。没辙,这就是股市,亿万财富也让你灰飞烟灭。

证监会主席郭树清说,规模上中国股市是世界第二。言下之意,投资者大可不必惊慌。为什么呢?郭主席说因为中国有一批实体经济企业,没有这些企业中国经济不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股市是为实体进行资源优化配置的,反过来实体企业也是中国股市的支撑,逻辑强大。股市怎么改?IPO改革是必须要的,不能再让几个发审委员在一个屋子里就决定亿万财富,因为到了现在,谁还会相信他们的公平、公正?

IPO的改革难度很大。都说市场化,可是新股发行不是多发股票就是市场化。真正让市场决定股票的价值,真正让选择权放给市场,而不是由证监会放给市场,那都是二手货,人们被动来选择,因为别无选择,你信不信证监会的选择?相信,那你就玩儿,这就是游戏规则。一个新股哭鼻子就能上市,因为眼泪背后是数亿的财富,谁能够放下能够产生万亿财富的游戏规则?改革如炒股割肉,锥心的痛。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