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更多

每经网首页 > 更多 > 正文

陶冬: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如何在内忧外患中砥砺前行

每经网 2011-12-03 18:01:41

我相信QE3出来的时候,市场有一个欢喜,但是QE3给市场的欢乐,时间上面,烈度上面都会低过QE2。

中国股市历经了二十年的风雨沧桑,如今已成为全球第三大资本市场。就是这样一个吸引着全球投资者目光的巨大市场,却也总是让投资者们爱恨交加,难言悲喜。作为融资市场,中国股市已经早早地实现了它的功能;但作为投资市场,中国股市似乎还未成熟,未能给投资者一份满意的答卷。《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1中国上市公司领袖高峰论坛暨上市公司口碑榜颁奖盛典”于12月3日在深圳举行,专家学者、机构投资者和上市公司高管共同探讨中国资本市场现存问题。

瑞信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分析师先生中国如何面对欧债危机,如何面对国内经济转型的阵痛,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如何在内忧外患中砥砺前行发表了看法。以下是演讲实录: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上午好!

全球金融形势极其动荡,中国经济进入了一个下行周期,在2010年即将结束,2012年会面临各种各样挑战的时候,我们如何看待全球经济的走势,如何看待中国经济的前景?如何看待世界金融市场的发展,如何看待中国市场的走势,这是今天坐在这里的重要原因。

我认为2012年全球经济四个关键词:“欧债危机”——这是老朋友;“量化宽松”——隔了一段时间见一面的朋友;“贸易战”——隐隐约约但是又形影不离的朋友;;“中国金融乱象”——这是第一次出现的朋友;我认为这是2012年全球宏观经济的四个关键词。

我们先从欧债危机看起。欧债危机已经从希腊一个国家的危机演变成整个南欧国家的战略危机,欧债危机已经由债务危机变成了银行危机,欧债危机已经由债务危机变成了欧洲信用危机,我们看到今天在全球债市上的表现,连法国、德国发债成本也出现明显的上涨。

我们认为如果欧债以目前的形势发展下去,不仅仅是希腊会有问题,我们相信爱尔兰、葡萄牙、意大利、比利时都会出现问题,甚至不排除法国也因为市场形势上面的波动而被卷入到欧债危机当中。今年10月27日欧债领袖一口气推出了三大救市措施,说这是欧债危机最全面最终的解决方案。这些措施不仅仅救不了欧债危机,甚至会给局面带来负面影响,欧债领袖们第一个措施是对希腊债提出50%的降息,但是事实上没有一个银行自愿在减息,当你用枪顶着他必须自愿减息50%的时候,欧洲的银行感觉是被打击,后面出现的问题是之后没有一家银行再敢去买欧洲债,接下来是意大利债务成本暴涨,西班牙成本债务成本暴涨,法国的债务成本暴涨,甚至德国债务成本也开始上涨。换句话说欧洲领袖们聪明反被聪明误,再次在解决欧债问题上显现出极具创意的愚蠢;推出一揽子计划的第二个措施,通过欧债稳定基金,杠杆杠到1万亿,2万亿,但是无论如何一个杠杆需要有一个启动资金,欧洲银行不愿意给,以中国为首的各大新兴国家也不愿意给,这带来的结果是:ESFS还没有起飞已经夭折;欧债危机解决方案第三个重大措施是欧债领袖们拍胸脯说银行充足率可以达到9%,接下来突然发现原来这个9%根本没有政府任何的出资,所有这一切取决于银行自己筹钱去处理,但是在今天环境下,根本没有可能银行靠自己的力量到债市上面股市上面去筹资,这是今天欧洲银行所面临的问题。他必须要自己跑到市场去集资,但是根本集不到资,你说100多家银行怎么可能一窝蜂到债市里面去集资,欧洲银行的对应方法只有变卖资产,缩减资产负债表,这意味着在市场空间可流动的流动性实际上大幅度减少,在市场上愿意买风险资产的资金出现大幅度减少,商业利率成本一步一步的往上升,换句话说:这一揽子救援计划没有救到欧债危机,反而把欧债危机新的困难境地。那么欧洲央行在上个星期前减息0.25%,估计下星期或会起码减息0.5%。这些央行的举措能不能真正的救经济?也做不了,因为央行的利率只能对于一些短期资金成本带来影响,并不能够拉低欧债国家发债成本,并不能够增强欧洲银行的资本充足率,到目前为止,欧洲的措施并没有真正的解决欧债危机。本星期早一些时间,六大央行联手救市,市场为此雀跃,市场为此高兴,这件事情对于市场的情绪是有利的,对于舒缓银行的流动性是有利的,但是并没有触及欧债危机根本,就是欧洲国家财政结构性问题和主权债务潜在的威胁。换句话说,这次央行的救市,市场好只能好几天,我相信这一轮高涨不会超过两个星期又重新回落到低迷的状态。各国央行都在流动性上打文章,怎么多一点钱,但是如果要是欧债本质问题没有办法除掉,如果欧债的国家每一年年复一年还是在财政上面不断的亏损的话,你筹到再多的流动性也不过是跌到谷底,这是欧债危机的问题。过去的150年中,全球范围内主权债务违约发生300多起,经常发生问题,冰岛三年前破产,今年经济开始复苏靠的是汇率,把国家的福利砍掉50%,把公务员拆掉50%,把所有人的工资减掉50%,但是对希腊、意大利而言,并没有必须要做的问题。欧债危机有可能有两个路线走:第一路线图是希腊被踢出欧盟片区,这不是危机的结束,而是新危机的开始,因为当希腊被踢出哪一天,资金大规模的外跑,希腊资产价格会大跌,所有银行持有希腊资产都面临着一个资产冲击,希踢出腊一个,市场就会开始怀疑谁是下一个希腊,直到连法国都被牵连进去,你想欧洲银行的资产会成为什么样子。今天欧债危机的核心不是希腊会不会出事,而是欧洲的银行会不会出事,在我看来,欧债危机这条路走出去会出现脉冲式的市场恐慌和蔓延,我认为这个脉冲出现的频率会变得更加糟,每一次危机的深度会更加强劲,这是欧债危机第一条出路,今天德国公务员的福利远远超过希腊公务员。今年将成百上千的欧元交给希腊兄弟们,意大利兄弟们,美国当危机袭来的时候,联邦政府与投资银行的关系是老子与儿子的关系,儿子掉到水里面去,老子一定下去救。德国和希腊的关系是邻居关系,邻居家里面着火,你可以送他毛毯,绝对不会上去搂着他说我爱你,在火场一起死,如果十年都在你家里面吃饭,每天晚上都在你床边上大呼噜,你会是怎样的感觉。由于欧洲需要经济统一,需要财政政策的统一,但是经济统一并没有办法跟政治架构相吻合。因为所有的欧洲领袖们都是对本国的选民负责,对本国纳税人的钱负责,他们救是以邻居关系救,而不是以儿子关系救。这件事情今年不会发生,明年不会发生,因为欧元发生对德国是好的危机,德国是一个出口大国,我认为从五年、十年这么看,欧元破产无可避免,如果欧元破产的,假定今天欧洲各国用回过去的货币,我们认为德国货币升值4%,法国会贬值9%,意大利会贬值13%,而其他的几个国家会贬值20%左右,这个前提是有序的退出,如果市场在恐慌的情况要退出的话, 过去所有的欧洲货币都会出现贬值,大的货币贬值7-18%之间,欧债货币贬值30%。如果我们见到的不仅仅是市场的恐慌,而且见到银行危机的话,我们相信几乎所有欧洲货币起码贬值20%,我们将面临是一场比雷曼倒闭更加迅猛的金融危机。这场危机什么时候来?我不敢讲,但是我认为这场危机在今后几年出来是一个大的改变时间,而这个出来的时候影响就不仅仅是欧洲,而是全球的金融,而且通过金融业蔓延到世界上各个角落。

接下来我想谈谈全球的增长,从这张图表来看,欧洲进入了经济衰退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悬念,美国经济也是处在一个极弱的增长周期里面,我想强调的是实际上今天增长不仅仅是美国一个,如果你要看消费,新兴国家各个国家的消费加在一起超过了美国。当然新兴国家的出口也会受到发达国家不景气的影响,但是他们有一定的内需,所以在美国、日本、欧洲不景气情况下面,全球经济会回落,但是出现二次探底的机会不大,如果要是按照美国ISM指数的话,今年已经到了陷入衰落的边缘,已经脱出了正常复苏一般的轨道,但是美国经济真的会出现二次探底吗?我想跟大家所说的是,我们今天不要拘泥于每个月的数字,大家仔细想一想,今年实际上美国的消费好过去年,这是事实。去年的消费好过前年,这也是事实,今年美国中小企业雇人的数量多过去年,去年多过前年,这是事实。今年美国的银行贷款也不是很好,但是至少是一个正的增长,比起去年、前年巨大的负增长是有进步的。如果要是按照美国企业的盈利根本不要说,如果按照今年比去年,去年比前年的话,我们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实际上美国今天有复苏,只是这个复苏非常的微弱。与其说复苏的问题,不如说美国政治家失去了让经济缓慢自然复苏的耐心,奥巴马明年就要大选,如果要是美国失业率不能回到7.2%的话,历史上没有一个总统在失业率高过7.2%成功竞选连任,这是政治上的问题,而不是经济领域复苏的问题。这一轮复苏是非常地缓慢,因为复苏的腰上拴着两块大石头:第一块石头是房地产企业,美国觉得房价再便宜没有按揭买不起;第二个是就业市场问题,如果看就业市场的话,实际上看,美国专业人士就业没有受到危机的影响,如果你要去看美国的商业、零售、金融在危机之后下来,今天美国的失业问题在相当大程度上有两大行业影响。第一是影响是制造业,制造业上个周期的顶峰有27%的就业机会被摧毁,这个背后是美国汽车制造业的困境;第二是建筑业,建筑业里面有36%的就业率被摧毁,这个背后是美国房地产业,美国开发商每天存些钱干别的,这就决定了美国就业的复苏一定是缓慢的,就业是复苏之门,缺少就业的复苏,美国的经济复苏一定是缓慢的,中间有许多曲折。在这种情况下面,美联储会怎么做,自从美联储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脱离美国财政体系之后,我认为伯南克是最愿意拍总统马屁的主席,在他所有身体和肢体语言中间不断的释放出一个信息,我要QE3。但是今天美国的政治环境、舆论环境和QE2推出的时候不一样,联储内部的反对声音也是非常强烈。伯南克在短时期,两种情况下,QE3会被推出来。第一种情况是美国经济突然出现一个急速的衰退,二次探底风险上涨,这时候伯南克顺利乘机说QE3开始;第二种情况,欧债危机进一步恶化,欧洲银行面临的窘境随时可能把风险由欧洲蔓延到美洲,这个时候伯南克也可以推出QE3,我认为美国经济出现两次探底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欧债危机进一步恶化的可能性非常大,我认为QE3会在明年上半年推出。我认为到明年年终的时候,欧洲央行利率会会在0-0.5%之间,G3国家央行新的一轮QE3在不久的将来会推出,但是QE3能不能救经济,QE3能不能拉动市场像2010年那样暴涨一次,首先如果QE2救不了经济,同样QE3也救不了经济。这个问题很简单,如果前面有一个固体,我用这个棒子去推物体,物体马上动,但是如果我用一个绳子来推这个物体的话,哪怕我用再多的力气,也推不动。今天的问题是美国银行金融中介功能丧失,央行把再多的流动性放在他的手里,他也不愿意把钱借给有需要的个人和企业,联储是希望用一根绳子推动这个瓶子,这是为什么QE3哪怕推出来,也救不了经济。

我相信QE3出来的时候,市场有一个欢喜,但是QE3给市场的欢乐,时间上面,烈度上面都会低过QE2。仔细想想,当QE1推出来的时候争杠杆,QE2推出的时候,市场杠杆是平的,当我们推出QE3的时候,各种压力之下银行明年、后年是去杠杆的时候。 所以我认为QE3对于市场只能带来一定的短暂的欢乐。

下面我想对中国经济做一个阐述,这是邓小平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的经济增长,在过去三十年中间,我们曾经见到过三次超高速增长,每一次持续是5-6年,每一次至少有2大因素拉动,在刚刚过去的连续五年高速增长中间,第一个叫做加入WTO,第二个因素是房地产业,中国出现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次重化工业产能扩张,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站在今天这个时点上面,我看不到新的足以将中国经济重新拉回到过去繁荣的超级因素的出现,大家也可以看到在超级因素超高增长的背后还有几次偏低增长期,这个增长期不是六个月一年的事情,往往是3-5年的事情,往往伴随着经济结构的转型,我认为今天我们就进入了偏低的增长期,在今后的几年,我认为中国经济面临一个转型。如果三年之前中国只是全球金融危机一个无辜牺牲者的话,在过去三年之间,我们把经济拉出了许许多多新的思考,从房地产价格到地方政府财政,这些大家都可能看得到,摸得着。我想谈的是今天中国经济面临着两大瓶颈,第一叫做银行去中介化,第二叫做投资去实业化。首先所有人告诉我中国的流动性太紧,所以人民银行下一步会减息,减存款准备金率,是否是真的。我把今天中国的货币数字和雷曼倒闭之前的数字比较,姑且认为雷曼之前倒闭是正常的水平,如果你要是看贷款占GDP的比例,或者是M2的GDP比例,今天的数字要远远高于雷曼倒闭之前的水平,从这个指标来看,中国流动性紧不紧?不紧。大家再看,如果要是贷款利率、存款利率的话,今天的水平要远远低过雷曼之前的水平,挤不挤?不挤。但是如果你看第三组数字,如果你看存款准备金率,今天水平要远远高过雷曼倒闭之前的水平,怎么把这三组数据融合在一起,我想我先画一个小的圈子,这叫做银行体系内,这个体系内的流动性是紧的,我再画一个大圈包含这个小圈叫做全社会的流动性,热钱泛滥,投机资金相当多,这决定中国人民银行今天面临着一个两难困境,经济到底是太挤还是太松,我们下一步是需要刺激还是正常化。

今天实际上银行是面临去中介化的过程,银行每收进来100元人民币储蓄,第一个20%交给央行存款准备金率放进去冻结,第二个20%银行借给地方融资平台,也冻不了。第三个20%银行放到信托基金里面,监管部门说不许贷款,银行说不贷款可以没问题,投资总可以,银行把钱放到信托基金的金融工具里面,而信托放到房地产,这个钱也动不了。第四个20%银行把钱借给国有大型企业。所以资金的流动性下来了,投资的效益,信贷的效应也下来了,所以100元的储蓄里面只有最后20元钱还在银行的储蓄当中可以自由支配,你说经济能够好吗?这是银行的现象。

所有的民营企业全部不投资了,到今年不仅仅民营企业不投资,国营也不投资,全部去放高利贷,这是为什么中国经济一下子政府支出的固定资产项目下来了以后,人们突然发现我们投资去了哪里?投资去实业化,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存款准备金率再下调50个点,经济真的能够很迅速的复苏吗?这是中国的采购指数,11月份已经出来跌到49%,这是自从MPI采用以来,除了危机的那一年以后最坏的数字,大家再看看,每年2月、3月、4月有一个加速,大家再看看11、12月份往往是一年中间第二个高潮期,订单都弄上去了, 但是今年我告诉你,还是平的,甚至往下走。以目前钢铁订单、造船订单、水泥订单、出口订单看,以目前基础设施进程看,以房地产销售看,中国的经济进一步下滑,没有任何悬念,我们相信在今后几个季度,同比增长中国的GDP大概回落到8-8.3%之间,如果把经济效益去掉,我相信中国经济有1-2个季度滑落到7-7.5%之间,中国经济会进一步下滑,但是经济会不会硬着陆,经济下滑,硬着陆一定上升,这张图基本上让我们认为可能比软着陆更硬一点的软着陆会更大一些。如果像蓝色这条线已经跌到50%以下,说明制造业已经进入了一个收缩状态。但是经济的另外一面非制造业,红色的线依然维持比较强劲的动力,这背后是中国的消费,而消费的背后涨工资,减税而城镇化,这是和2008年之前最大的区别,消费没有能力把中国经济重新拉回到双位数的增长,但是可以把经济保持在6%以上的增长。和中国历史上的增长相比,今天的增长会有下滑,但是世界其他国家增长已经趴下,有些已经死掉,但是我们还是以一个高个子,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对于增长有忧虑,但是我对于经济的增长并不是绝对悲观的。通货膨胀已经在今年7月份达到6.5%,但是回落的速度会远远慢于大家的想象,今年12月份CPI在14.3%左右,但是这相当一部分是由于高涨的基数所带来,我们认为明年通货膨胀在4%,我不认为通货膨胀会在2或者是3%。今天拉动中国通货膨胀更重要的是涨工资,实体通胀是短暂。我不敢告诉你哪天猪肉价格会下降,但是人们对工资预期出现了变化的时候,古今中外一定是这样,通胀变得黏性十足,中国的通货膨胀5%可怕吗?根本不可怕,我们不过是回到新兴市场通胀平均水平。中国过去几年几次出现了通缩,由于大量农民工的涌入,使得中国的劳工市场出现了接近10%的通缩现象,这带来了通胀变化的低落,但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中国的工资在正常化,接下来通货膨胀会正常化,接下来货币环境也会正常化。

今后十年我们认为中国的通货膨胀在5%或者是稍微高一点,经济下行可能会低一点,但是再回到二点几通货膨胀的日子已经一去不返。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解读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的走势?我想跟大家讲的是不要摒住呼吸,等大规模的减息,你等不来,这里面第一个因素是今天月度经济增长数字并不差,北京看相当的清楚。固定资产投资回落一点现在又开始反弹,工业生产下13%你有什么好投诉,M2跌到13,如果把社会那部分加进去,M2增长可能是18、19,我们不要搞前瞻性的政策,上一次前瞻是2009年4万亿,4万亿对于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所带来的伤害要远远大过当年对于经济缓周期性刺激所带来的好处。今天不要前瞻,我们要的是看见问题,解决问题。这个不代表政策不会出现变化,我相信存款准备金率会有一定下调的空间,但是我同时相信下一步利率走势是往上升,而不是往下降,存款准备金率涨得太猛了,银行流动性太强,需要做出政策的微调,但是与此同时中国今天的利率是离历史的高位高出这么一点点,离历史的中间位低出一大截,如果利率不正常化,没有人去实业里面投资,不出四年中国是下一个日本。利率正常化势在必行,就是选择是在今后六个月做,还是在今后3-4年里面做,这会在今后3-4年把实际利率拉回到正的水平,我所看到货币政策与其说是全面的放松,不如说是不同政策工具选择上面配置出现微调,中国货币完全正常化在我看来依然是今后3-4年的主旋律。今天中国对于我来讲,增长往下滑我不担心,我担心是金融业的乱象。中国民间借贷在过去18个月如山火一般蔓延,人民银行认为这是温州地区的个别现象,的确,温州作为一个中小企业的集散地,民间借贷有二十几年的历史,但是民间借贷在过去18个月出现了一次爆炸性的增长,这折射中国货币政策的失败。人民银行的桌子上面有许许多多的按钮,却只按一个按钮存款准备金率。银行借贷急剧收缩,银行依然想给他们最好的客户,但是经济的各个部门中依然对于资金有许许多多需求,在正规的渠道里面拿不到钱,他们就开始想非正规渠道。人民银行让政策利率不升,但是不代表市场利率不升值,实际上政策利率变得在市场中毫无任何的意义。

我认为中国的民间借贷规模不大,4万亿相当于正规借贷的8%,但是它的债务结构错综复杂,一条债务链非常长。如果你是银行,我是企业,你我之间可能有二十年的交付期,你可以通过银行账面上的流动看到现金流,我要是赖帐,你可以到我们老板那里去。但是民间借贷是A借给B,B借给C,一直到XYZ,过了A、B、C之后你根本不知道资金到那里,如果有一环断掉,由于这个链没有透明度,我根本不知道钱是在哪一个链上面,也不知道开发借了谁的钱,一旦这些事情报出来的时候,我认为这个可能带来全社会的恐慌。一夜之间老头老太太在银行6%利息的产品,某一天银行跟你说你的6%没了,对不起你本金也没有了。也许某一天某一个上市公司对你说,你都知道我们一直是现金非常充足的企业,的确我们有很多的现金,但是我们放在母公司那里,母公司把钱放到财务部门,财务部门借出去,那笔钱不一定收得回来。这对于资本市场的震荡一旦发生,就会是相当大的问题。中国2012年的金融乱象不仅仅是民间借贷,开发商的现金流以及地方融资平台集资高峰期,这对于2012年中国经济才是目前真正的更大挑战。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怎么看,我认为房价会进一步下跌,到目前看来,开发商资金相当的紧张,99%开发商从来没有经历过一次熊市,他们的口号叫做:坚持到底就是胜利。中小开发商们大量从民间借贷那时候,从4-5月份开始集资,没事发生,又借三个月,更高的借贷成本,到今年年底如果政策还不松绑的话,我相信开发商会有一批陷入资金的困境,新盘价格进一步砍下去无可避免,一手楼带动楼市的调整在全国范围内无可避免。但是这会不会带来价格的暴跌?这个风险当然与日俱增,但是这种模式出现的可能性会更大,中央政府政策打压,开发商现金流呈现问题,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是地方政府并不希望地方房地产垮掉,偷偷的运用了他的力量,把一些开发给收了。银行借了一些钱,最后上海和深圳在风雨缥缈和焦虑之中度过一年半,但是房价并没有改变,我认为这种情况在2012年出现的可能性更大。我相信2012年房价会跌15-20%,这对于绝大多数市场来讲还不到伤筋动骨的地步,因为有很多城市起码涨到30%,我们涨到100-200%,并购才是2012年的主旋律,弱的开发商被吃掉,融入国有企业,房地产国进民退,我相信在2012年会大量的出现。大家说一线城市有泡沫,二、三线城市没有泡沫,灰色线说今天我们都不在现场,现有库存需要多少年消化掉,我这里给你一个数字,武汉需要9年的时间才能把现有库存房消化掉,天津、太原八年的时间,多数二、三线城市库存量极多,甚至有些城市出现了尾城,这个消化过程并不是像大家所想的,到明年年终的时候就会出现供应短缺的情况。

这张图我想再给大家讲一讲,这是中国信贷GDP比例,今天我们所看到是中国的信贷GDP已经远远超过历史平均数字,在过去2-3个月,稍稍开始往下开始走,离历史的平均水平还高出一大截。你告诉我宏观调控货币政策调整是不是已经走到底?我可以负责任告诉你,中国的货币环境正常化在今后3、4年一定还会继续下去,这条红色线起码要回到中线上面去,你才会有下面一步的动作。货币环境正常化对于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是温水煮青蛙的过程。

接下来我想对中国长期劳动市场发表一些自己的意见,中国每隔5-6年会出现一次政策性危险的一调,八十年代的改革,国企改制,加入WTO,最近一次叫做涨工资。涨工资是北京在经济结构转型当中结构战略上的急剧变化,这将是中国出口经济拉动性向内需拉动性转变非常重要的战略性举措。这和中国农民工进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拐点有直接的关系。这张图上面表示,但是在过去2-3年,中部和西部出现了新的就业机会,当中西部的就业机会变多的时候,东部的人就少了很多。中国在今后3-4年就会面临一个人口老化,独生子女所带来的问题,大家可以看到这张图上面带颜色是农村地区人口年龄图,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20-35岁的人都出现一个短缺,我认为中国在2014年前后会进入(刘易斯拐点),英国经济学家在五十年代发明这个观点,他认为在新兴市场国家中间有两个不同的劳工市场,一个是城市劳工市场,一个是农村劳工市场。城市劳工市场是按照经济学教科书,在农村里面就是三个人耕一块地,这块地可能是有三个人种,四个人种、五个人种。当经济开始起飞的时候,GDP会大幅度的增长,城市对于需求会大幅度的增长,劳工开始短缺,工资就开始涨。刘易斯拐点对于中国意味着什么,对于世界意味着什么?根据韩国、墨西哥经历过刘易斯拐点的经验,工资会出现长达五年七年双位数的增长,低端消费融资爆炸性的增长。中国的城市消费者,今天大众汽车在中国创造的利润比在德国市场创造的利润要多。中国制的日产车比在日本造的日产车要多。我相信在今后几年陆陆续续第二个五年消费会出现,这些消费能力不至于到买车的地步,但是从方便面到鞋子,会带来下一个五年消费的热潮,这是3-4年以后的状况。工资大规模上涨会带来通货膨胀一次结构性的上涨,无论是韩国货币、墨西哥的货币,这是当劳动力结构出现改变以后,通货膨胀会出现一个历史性的上涨。这些房子也不是上市开发商建的,无论谁去建房子,无论用什么预算去建房子,都要用钢筋、水泥,我们对于原材料长远前景是相当乐观。刘易斯拐点第四个含义是自动化,机械的需求会在今后几年大规模的增长。 我想用这张图结束我今天的演讲,这张图蓝色的线是中国劳工需求,红色的线是劳工的供应,但是今天还没有真正到刘易斯拐点哪一天。到2014年我们预测中国正式进入刘易斯拐点之后,由于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由于中国爆炸性增长的服务业,中国会迅速出现一个劳工短缺的局面。到2007年我们预计这个数字会达到1760万人,1760万人对于中国8亿劳工大军来讲也是一个不能忽视的数字,当然不至于到夸张的数字,但是如果你把这个数字放到世界的视野来看,我们可能达到一种完全不同的认识。1760万人相当于日本劳工市场的25%,相当于德国劳工市场40%,刘易斯拐点是中国经济,中国市场今后十年最大的拐点,无论你是做股票还是做债券,无论你身居中国还是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刘易斯拐点都会在今后十年影响你的一生。谢谢大家!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刘小英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