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栏

每经网首页 > 专栏 > 正文

项峥:经济福利跨期分配制度的两难选择

2011-12-02 00:55:06

项峥

从根本上说,欧债危机涉及经济福利跨期分配的选择问题。无论是在何种福利化社会,当前的福利享受必须要受到产出水平的制约。如果产出不能覆盖福利支出,那么要保持现行福利制度不变的情况下,就不能不通过发债来维持基本的资金运转。

人的一生,应该怎样进行经济福利分配,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在东方社会,人们信奉勤俭治家理念,青年时多储蓄以养晚年,最后会留一笔财富给后代。在西方社会,提倡超前消费,这固然可以实现生命周期内的福利最大化,但超前消费最终转变成超出自身负担能力的消费。可以说,欧债危机的爆发,一个主要的原因是福利社会的运转最终超出了经济体运行的承受能力。但不管怎样,对一个经济体来说,经济福利的跨期分配制度仍然是一个两难选择。

如果选择高度福利化的社会制度,那么意味着未来需要多工作才能为现在的享受买单。但事实上,这几乎是难以完成的任务。从消费习惯上看,消费是不可逆的。经济学家杜森贝提出了消费的棘轮效应,认为人的消费习惯形成之后有不可逆性,即易于向上调整,而难于向下调整。人们易于随收入的提高增加消费,但不易于随收入降低而减少消费。近期欧洲各国发生的罢工、游行事件,反映了公众对削减政府预算支出的不满,以及对未来自身福利下降的担忧。

如果选择低福利化的社会保障制度,那么意味着经济体的运行缺乏消费的最终驱动力,经济社会难以实现持续稳定的发展。在缺少福利保障的社会制度下,人们倾向于储蓄,而不是消费。个人理性的决策,对群体来说则是合成谬误,造成经济增长缺乏内生增长动力。

那么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社会福利制度?笔者认为,一个好的社会福利制度,应该具有以下几个特征:一是要鼓励工作。工作成果越多,享受的社会福利越好,反之则相反。一个好的社会福利制度,应该可以促使人们更加积极努力地工作,更好地平衡享受与付出的关系;二是要鞭策懒惰。对于懒惰的人,只能给予最低的生活保障。一个好的社会福利制度,要体现出懒惰的人与勤奋的人在社会福利分配的巨大差距;三是要照顾到公众的基本生活需求。也就是说,社会只能提供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包括住房、医疗、教育等需求,提供的方式应该是作了必要的成本扣除,属于最低成本的那种层次。举例来说,廉租房的提供,只是保证居住者能够满足其最基本的居住需求,其他不必要的家具、电器等均无需配备。

总之,一个良性的社会保障制度应该与经济体的运行相匹配。我国社会保障制度的选择应该可以从欧洲的福利社会制度吸取成功的经验,同时也要借鉴其失败的教训。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