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性格不合”上药副总裁葛剑秋再度辞职获准

2011-12-01 01:27:33

自嘲是上药集团“平静波浪中少有扑腾的那条鱼”的副总裁葛剑秋近日再度发声,二度宣布离开上药。

每经编辑 每经记者 陈时俊 发自上海    

每经记者 陈时俊 发自上海

自嘲是上药集团“平静波浪中少有扑腾的那条鱼”的副总裁葛剑秋近日再度发声,二度宣布离开上药。这也是这位以外企瑞银背景进入上药的高管,多次表示与“上药国企作风不和”后最终自愿选择的结局。

作为上药集团负责兼并收购的副总裁,葛在上药近两年快速扩张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推动收购中信医药一役中表现突出。但也正是因为中信收购案完成后,他遭到上药内部高管 “举报溢价过高”的指责,纷争被媒体曝光后,葛剑秋与上药内部国企派系不合一事被正式“捅破窗户纸”。

对于再度宣布辞职,葛剑秋的说法与其7月辞职时的说法十分相似,他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解释称:“离开的原因是上药的内部体制不会因为一个人而改变,而我本人也不会做出改变,那这种时候就必须做出选择,否则继续留下去也没有什么大的意义。我最大的遗憾是,一些我在任上推进的项目,能够像当初中信医药收购那样进行的话,相信现在上药的格局会完全不同。”

上海医药(601607,SH)董秘韩敏透露,葛剑秋是上个月递交的辞职申请,正式离职时间应是12月1日,新上药总裁徐国雄已接替其相关工作,此前制订的收购思路和方针不会发生变化。

上药内部矛盾的“牺牲品”?

2009年3月离开外资投行瑞银加入上药的葛剑秋也许最初没能想到,整体上市后的新上药内部仍有如此多的国企“旧习”让其难以适应。

昨日(11月30日),他连发数条微博解释离职之事,其直言:“两年九个月的上药生涯今日告一段落,其间有四个月的反复,终于到了曲终人散之时。遗憾的是如果一贯锲而不舍而非迟疑、懈怠,今日本该奠定工业长期领先发展的格局。愧疚的是股价下跌太多令股东蒙受损失,身为高管应对失策。最应自责的是没有卧薪尝胆之志及缺乏自我改变和适应环境的能力,导致进退失据。从这个角度讲,辞职也是承担责任的引咎之举。”

葛口中所言的 “自我改变和适应环境的能力”或与其7月闹出的辞职复职一事有着直接的联系。

曾对外表示 “与上海医药集团董事长吕明方私交很好,目标一致”的葛剑秋,在进入上药的两年期间经手了新上药重组、收购中信医药、登陆H股等重大事项。但其此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就曾坦言,对大型国企内斗等痼疾接受不了。

成功完成收购中信医药一役,帮助上药挺近竞争对手国药腹地的华北市场,作为背后主推功臣之一的葛剑秋,在今年5月却被一封内部寄出的举报信激怒。该匿名举报信中声称 “上海医药对中信医药的收购溢价PE倍数达25倍,定价之高,有国有资产流失之嫌”。

有市场人士纷纷将此事解读为上药内部部分高层“放出的冷箭”,空降兵葛剑秋在上药背景尚欠,且在短短两年间还没来得及组建起自己的“心腹”团队。遭到内耗而失意或也因此不难理解。

国企派系清理仍存阻碍?

第一次递交辞呈之后,事件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虽然此后葛剑秋经挽留收回了辞呈,但上药内部派系间斗争似乎并未因此消弭,葛在此后的四个月中也并未停止公开检讨上药目前市场化过程中的困难。

“上药本身就是一个上市公司,应当受到外部舆论和媒体的监督。现在上药处于一个十字路口,过去这些风气已经几次对上药的发展产生了掣肘。如果这种风气占了上风,企业甚至会有倒退的危险”,葛曾向记者表示。

其实,上药重组上市后,其“国企作风”被指已经有所淡化。相比此前吕明方口中 “老上药三四年没有开过董事会,员工多年没有提薪,部分干部搞小金库或身兼多职”的情况已经大有好转。

新上药转型后,两名市管干部出身的集团副总裁遭换血,并在财务总监轮换机制、薪酬及股权激励机制方面多番尝试。

不过,上述市场人士表示,像上海医药这样的大型国企,内部派系之争远非一日之寒。即便葛剑秋被认定为“吕明方的嫡系”,上药内部一些中高层联合起来施压也可能直接向吕所代表的最高决策层逼宫,促使其最终“弃车保帅”。对于上述市场猜测,目前尚未得到上药集团证实。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