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栏

每经网首页 > 专栏 > 正文

舒圣祥:该逼电价涨 还是逼电网让利?

2011-11-25 02:54:52

毋庸讳言,电厂集体赴京要求涨价,是一种典型的价格逼宫行为。

每经编辑 舒圣祥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舒圣祥

煤价上涨,电价不动,电厂的日子不好过,“联名上书”不成,就直接“进京上访”。毋庸讳言,电厂集体赴京要求涨价,是一种典型的价格逼宫行为。发改委能不能扛得住,决定着消费者的电费单会不会继续增加、CPI等宏观经济数据会否调头向上。已经有发改委官员表示,会对部分价格矛盾择机予以梳理,其中包括供暖、天然气以及电力价格。电价年内将全面上调的消息,看来并非空穴来风。

应该说,集体赴京要求涨价,这样的行动不可谓不激进。电厂选择这样做,必然需要胆量和决心。可是,就算电厂下了誓死逼宫的决心,诉求的对象也永远是消费者,而不是横亘在电厂与消费者之间的电网企业。这是因为,电厂实行竞价上网,电网决定着电厂能否上网的生死大权,他们得罪不起也不愿得罪,于是消费者就成了软柿子。

不过,根据以往的经验,电价提升带来的利润空间很快又会被上涨的煤炭价格所吞噬,一旦患上这样的“涨价依赖症”,就会像吸毒一样成瘾:只要煤价涨,电价就必须涨;而只要电价涨,煤价必然接着涨,因此形成恶性循环。所以,只要电网不是公益的而是暴利的,逼宫电价上涨就会成为一部连续剧。

药价虚高,药厂和患者两头都难受,原因在于大部分暴利都被中间商拿走。同样的道理,电厂嫌利润低、消费者嫌电价高,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垄断电网在中间稳赚暴利。电厂要想日子好过,就必须勇于联手挑战电网的垄断权威。电网具有自然垄断的属性,无论是基于效率还是基于安全的考虑,电网垄断都是有必要的,这一点我们不得不承认。但是,垄断永远只能是一种无奈,而不能是暴利的借口。

如果电网必须垄断,那么首先必须保证电网的公益性。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供电企业平均购电价为383.89元/千度,平均售电价为571.44元/千度,加价率接近50%,这样的电网企业显然谈不上公益。虽然国家电网号称 “2万亿元资产利润只有400多亿元”,但是这并不能说明电网不暴利,而只能说明电网企业的管理成本实在高得离谱。

作为公共服务的电力供应必须体现出公益性,购电价与售电价清单应该向社会公布,两者之间的价差应该有最高额限制。如此,消费者才能用上相对便宜的电,电厂才能获得相对合理的利润。电价的相对稳定,事关实体经济发展和社会民生领域,不能毫无节制地一涨再涨;国家电网应该承担起应有的社会责任,体现出公共事业的公益性。

电厂现在的经营困境,不是因为电价涨得不够高,而是因为利润分配不合理。电厂真正应该逼宫的,是一张公益的电网,而不是电价的不断上涨。涨价依赖症对消费者固然没好处,对电厂其实也没好处,只有电厂和消费者联起手来,形成利益共同体,最大限度压缩垄断电网的利润空间,逼其让渡一部分利润给电厂和消费者,共生格局才能趋于稳定。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