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栏

每经网首页 > 专栏 > 正文

余丰慧:下调浙江农信社存准率 央行弃贫傍富?

2011-11-25 02:54:52

央行为何只下调浙江6家银行存准率呢?是因为浙江跑路老板多、高利贷盛行、吵闹哭穷叫唤得更厉害吗?

每经编辑 余丰慧    

Graywatermark.thumb_head

余丰慧

央行杭州支行下调了浙江省6家农信社银行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至16%,从11月25日起生效。

根据目前经济走势和市场流动性状况,早有传闻称央行可能采取差异化存准率手段。实际上,从6月20日最新调整后,大型金融机构执行21.5%、中小金融机构执行18%的存准率,就是差异化操作的结果。一般认为,所谓差异化是从全国整体出发,对一类金融机构实行较高的存准率,而对另一类金融机构实行较低的存准率,比如:为了支持“三农”,对农村信用社实行较低存准率政策等。然而,央行杭州支行率先下调浙江6家农村合作银行存准率,如此差异化是笔者没有想到的。

当前,中国经济遇到的内外需下降,经济发展动力不足,融资难、借贷成本高、甚至高利贷蔓延的情况,何止是比较富裕的浙江地区呢?更加困难的是中西部欠发达地区,这些地区经济发展中各类矛盾表现得更加突出,对资金需求更加迫切,流动性更加趋紧,与浙江比,更需要下调金融机构的存准率。与浙江遇到类似情况的还有广东省,广东省高层此前曾说,广东外贸遇到的情况比2008年还要严峻。按理说,央行也应该下调广东金融机构的存准率。

那么,央行为何只下调浙江6家银行存准率呢?是因为浙江跑路老板多、高利贷盛行、吵闹哭穷叫唤得更厉害吗?如果是这样,那就是玩弄“爱哭的孩子有糖吃”的把戏。

浙江中小企业遇到的困境主要是资金问题吗?浙江整个社会体系中出现流动性紧缺了吗?笔者认为不是。包括温州在内的整个浙江地区并不缺流动性,否则,民间借贷、高利贷规模怎能如此之大?在全国怎能还看到有温州游资炒作投机的影子?现在的关键是庞大的资金规模没有进入实体企业,特别是没有进入中小企业,而是进入到了投机炒作和高利贷里。引导投资炒作资金、高利贷资金进入实体经济是关键,是当务之急,而不是匆忙放松货币政策工具,下调金融机构存准率。资金不愿意进入实体经济的关键问题不解决,匆忙放松银根释放的流动性,最终还是要进入投机炒作行业和高利贷领域,实体经济资金紧缺问题仍然无法解决。

在目前的情况下,央行匆忙下调浙江6家银行存准率,有用货币政策工具弃贫傍富的嫌疑。因为当务之急是从全国层面实施大幅度减税降费、遏制垄断企业暴利、抑制人民币过快升值等措施,给中小微型企业释放生存空间、创造发展环境,通过大力度的财税政策促使其尽快摆脱困境,实现盈利。只要中小微型企业有利润、回报高,资金必然蜂拥而至。

差异化货币政策工具绝不能搞人为厚此薄彼的地区分割,而应该从全国整体出发,按照金融机构职能和业务重点、客户对象,出台全国性差异化政策。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