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栏

每经网首页 > 专栏 > 正文

张茉楠:谁是全球的金融“影子内阁”?

2011-11-24 21:14:39

每经编辑 张茉楠    

张茉楠

当前,全球已经建立起了以金融资本游戏规则制定为主导的全球化体系,金融资本下的全球化形成了超主权的影子内阁和影子政府,他们并不完全代表国家利益,而是代表本阶层的利益。

谁是欧洲的真正主人?

谁才是欧洲真正的主人?近日,德国议会比爱尔兰议会提前得到爱尔兰预算报告激怒爱尔兰人,爱尔兰媒体甚至以“德国是我们新的主人”为题表示不满;而英国《独立报》更爆出惊人之语:“整个欧元区成了一个高盛集团的项目。当一般人还在烦恼紧缩和就业的时候,高盛系已经在欧元区的权力层进行一场天翻地覆的变革,难道高盛成了欧洲的新主人?”

事实上,两个多月以来,欧债危机愈演愈烈并引发欧洲政坛持续动荡,希腊、意大利政坛相继变天。无独有偶,这两国新总理都曾与高盛有联系,高盛在金融业的影响力也正由美国伸展至欧洲。比如,已故的前欧盟竞争委员会委员、比利时人KarealvanMiert;曾帮助创立欧元的前欧洲央行与德国央行管理层成员、德国人OtmarIseing;前意大利央行行长、新任欧洲央行行长、意大利人德拉吉;意大利新任总理蒙蒂;希腊新任总理帕帕季莫斯等,这些身居要位的欧洲人,要么担任过高盛的投资顾问,要么担任过高盛的国际董事总经理。我们就来看看刚刚走马上任的欧洲三位要帅:德拉吉、蒙蒂和帕帕季莫斯,他们在欧债危机和高盛之间无一例外都有着很深的渊源。

德拉吉在2002年~2005年是负责欧洲事务的高盛副总裁。作为高盛股东,他负责“企业和主权国家”。以这个身份,他的任务之一是销售可以掩饰一部分主权债务的金融产品“CDS(信用违约掉期合约)”,正是这个产品掩饰了希腊债务。再看蒙蒂,他自2005年以来是高盛的一位国际顾问。希腊新总理帕帕季莫斯,曾在1994年~2002年担任希腊中央银行行长,他以这个身份,参与了高盛炮制的债务作假行动。而且希腊债务的管理者皮特罗斯·克里斯托都罗斯,是高盛的一位前操盘手。

造成危机者正主导解决危机

当年为了加入欧元区,高盛即为希腊量身定做出一套“货币掉期交易”方式,为其掩盖了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共债务,以符合欧元区成员国的标准。不过掩盖的债务依然存在,为了掩饰债务希腊不得不制造更多的货币掉期交易,这也进一步加重了希腊的债务负担,使希腊深陷坏账漩涡而无法自拔,直至酿成债务危机。

而高盛则让旗下基金一边做空债务抵押债券,一边收购廉价的CDS——一旦市场反转,债务抵押债券价格大幅下跌,CDS价格则会大幅上升,从而获取暴利。CDS是目前全球交易最为广泛的场外信用衍生品,这个市场在1997年还只有1800亿美元规模,但是到2008年,全球CDS信用违约掉期市场交易已经达到62万亿美元。据衍生品交易机构ISBA统计,仅美国市场上CDS名义交易量就已经高达15.5万亿美元之巨。如果按实际交易仅占名义交量额1%估计,实际交易额也高达1550亿美元左右。高盛正是通过不断地制造风险,再通过风险转嫁获得巨额套利。

现在,造成金融危机的金融资本权力居然正成为解决危机的主导力量,欧洲经济及政治权力界线越来越模糊,政治决策者与银行家的观点和目标愈来愈接近,怎能不令人担忧?

高盛是多国金融“影子内阁”

渗透欧洲政权,是高盛与美国政界紧密联系的延伸。从上个世纪60年代肯尼迪总统执政时期起,一个新的词汇悄然兴起,那就是“华府-华尔街复合体”。这个词被人们用来形容华盛顿高官们与华尔街投资银行家之间频繁地互换角色:华尔街出身的人士走上从政之路,也有许多高官弃政从商进入华尔街成为投资银行家。华尔街与华盛顿之间的人事交流“旋转门”从此越开越大,美国媒体也习惯把企业与政府之间角色的互换称为“旋转门”。

高盛与政界的 “旋转门”机制运作得越来愈顺畅。如果说2001年之前,高盛与政界的高层轮动大多仅限于美国,此后的10年中,排在美国第58任财长亨利·福勒、第70任财长罗伯特·鲁宾以及第74任财长亨利·保尔森后面的名单正越拉越长,触角也伸到了希腊、意大利、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成为这些国家的金融“影子内阁”,并影响着各国的政府决策制定。

据近期《新科学家》杂志称,位于苏黎世的瑞士联邦理工学院,分析了全部43060家跨国公司及将它们联系起来的股权所有关系,建立了一个模型,绘制出了全球经济体整体图景,他们得出的结论就是掌控世界的20家公司:金融占主导。综观历史,资本主义经历了三个大的发展阶段:从19世纪70年代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阶段起,到19世纪70年代至20世纪40年代的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再从20世纪40年代至今,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金融资本主义阶段,全球正在建立起以金融资本游戏规则制定为主导的全球化体系。从经济的金融化再到金融的社会化,经济、政治、社会、财富分配都围绕着金融这个轴心而转动。

金融资本不断地制造危机,并可以通过制造危机而获取高额利润。然而,一旦金融资本与权力资本结盟,那么它就不是“大而不能倒”,而是“大而倒不了”,这是比危机本身更可怕的事情。

(作者系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副研究员)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