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栏

每经网首页 > 专栏 > 正文

欧债来回“变脸”中国不妨先看“表演”

2011-11-06 23:02:56

Default-thumb_head

每经记者  胡健

话题缘起

    最近一段时间,欧债危机成为世界经济最热的话题。10月26日,旷日持久的债务谈判尘埃落定,欧盟达成了被称为“全面债务解决方案”的协议。“三大支柱方案”的出台,表面看似乎降低欧债危机外溢风险,姑且不论减记50%的希腊债务能否让希腊免于债务重组或违约,单是1万亿欧元的金融稳定基金(EFSF)救助规模,就打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而且,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的一句“要公投”就令欧洲伙伴震怒,全球紧张。希腊财长韦尼泽洛斯4日表示,该国已决定放弃就欧盟救援方案举行全民公决的计划。市场才松了一口气。

    目前正在法国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峰会,部分国家认为中国是否会援助欧盟将成为一把解决危机的钥匙。但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只是表示,解决欧洲债务问题主要还是要靠欧洲,我们相信欧洲完全有智慧、有能力解决债务问题。

    欧债危机短期能否解决?G20能对解决欧债危机有所帮助吗?中国会不会援助欧盟?我们邀请三位经济学家来解析这些问题。

  对话记者胡健  对话嘉宾易宪容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孙立坚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向松祚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欧债危机短期难解决

    NBD:欧元区危机根源何在?

    易宪容:欧债危机主因是欧元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即欧元货币信用统一性及这种信用货币担保的非统一性所造成的。在这种货币体系下,一定会让经济条件差或弱的国家过度使用欧元这个统一的信用,从而让整个欧元货币信用弱化。而这些经济条件差或弱的国家,其过度使用信用货币的结果,就是这些国家主权债务风险上升。如果有一个好的决策机制,就可以在这些国家的主权债务风险上升时,果断寻求一种合适的解决办法。但是,在欧盟国家的民主体制下,希望主权债务问题如企业那样果断得到解决却是相当困难的。

    向松祚:欧洲的问题不是简单的一个货币金融问题,它是一个根本性的结构性问题。未来怎么还钱,是核心问题。因为还钱就要提高财政收入,提高财政收入的前提是经济快速增长,经济快速增长要求产业增长,没有产业,怎么增长?所以,我认为欧债危机已经长期化了,短期内解决不了。

    NBD:争吵之后,近期欧盟各方同意将EFSF基金将增加到1万亿欧元,并减记希腊50%债务,这能否有效解决欧债危机?

    孙立坚:希腊经济衰退特征明显,债务减记方案效果可能会不明显,目前欧元区国家还存在通过注资银行业,以提振资本市场信心,从而摆脱资不抵债困境。只有通过启动救援机制,以及欧洲央行大幅降息,才能共同应对欧债危机。

    从历史上看,如果不减免债务国的债务,那么其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可能就要倾囊还债。于是,债务国没有了经济发展的积极性,而债务一旦减轻之后,其生产总值的一部分在偿债能力内还债,另一部分则能为国家带来福利。但债务减记方案成功的前提是这些国家已经具备经济复苏条件。从目前来看,由于希腊经济在衰退,其支柱产业——造船和旅游业,也只有在经济好起来的时候才能有所发展,希腊要靠经济大环境复苏才能复苏。因此,债务减记的效果可能不会太明显。

    向松祚:欧盟峰会达成的一揽子协议,最多消除了笼罩欧元区阴霾的三分之一。欧债危机爆发18个月以来,欧盟出台了许多协议和措施,危机反而愈来愈严重,最主要原因是欧元区领导人极大地低估了债务危机的严重程度,没有仔细评估债务危机对市场信心的致命性打击,预计欧债危机还会持续发酵和恶化。

    易宪容:这次化解债务危机的协议,不是从完善当前欧元货币体系入手,不是如何从根本上来解决欧元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入手。如果欧元货币体系的货币信用统一性及货币信用担保多元性的内在矛盾不解决,那么现在的方案仅是一种短期的救市政策。这种政策不仅不能够治本,也可能导致新问题。

中国不需当“冤大头”

    NBD:G20峰会正在召开,似乎各国都期待中国能表达出要挽救欧债危机的态度,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易宪容:对于欧债危机,首先只有由欧盟各国通过协商找到一个好办法后,其他各国才有伸出援手的可能。届时,即便中国帮助欧洲,作为投资者的角度,这主要是指中国投资公司这样的国内企业如何进入欧洲债务市场,他们判断是否购买欧债的权衡指标,应是基于对风险与收益的评估。

    孙立坚:中国应当通过G20的平台呼吁欧洲自救,而不是让中国去买单,如果欧洲各国采取救援机制,但受到纳税人的一定制约,火力不够,那么中国可以考虑出手相救。

    向松祚:从中欧合作的大的政治角度、战略角度,这是应该的。当然,我们买的量不该很大,买几百亿甚至千亿左右都是可以的。我们可以支持它,尤其是欧洲经济本身,像法、德两国经济都是比较健康的。当然,我们不能单算经济账和货币账,我们还要算政治账,加上政治账和战略账在一起,我们可以适当地购买一些欧债来支持欧元。

    NBD:国内学界都说中国不能当“冤大头”。

    易宪容:胡锦涛主席已表态说,解决欧洲债务问题主要还是要靠欧洲,因为这毕竟是他们内部的问题,需要他们内部进行调整,中国买一点儿是没有关系,但是买了也是救自己,是为了维护全球金融和经济环境的稳定,但不可能成为“救世主”。G20峰会上的核心问题是欧盟的问题,我认为渗透出的观点很简单,通俗地说,就是欧盟自己要努力,其他国家和地区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向松祚:中国出资帮助欧元区度过债务危机,既不能做“救世主”,更不能做“冤大头”。欧洲国家多是发达国家,中国是发展中国家,穷国救助富国,这本身就不合逻辑,当然我们不能乘人之危落井下石,但历史上的国际救助都是由救助国来开条件的。这是国际生意,无需客气,我认为我们应该开出几个条件:第一,必须要求欧洲大幅度对中国开放其直接投资市场,开放高科技出口;第二,尽快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第三,采取切实措施,遏制针对中国的各种保护主义;第四,到中国发行人民币债券。

    就具体办法而言,中国援助欧盟最好的方式,就是让EFSF到香港或上海发行人民币计价的债券,换成美元或欧元拿回去使用。还款可以选择归还人民币或外币,以规避汇率风险,此举可以立刻让香港或上海的债市成为国际性债券市场。

欧元区暂时不会瓦解

    NBD:现在希腊是欧债危机的风暴眼,原定的公投被取消,以希腊为首的“欧猪五国”未来命运如何?

    向松祚:短期来看,公投被取消,希腊可获得80亿欧元援助似乎是一件好事,但实际上,经过希腊这么一折腾,会加剧世界对于欧盟解决债务危机能力的怀疑,中长期看是个坏消息。我认为希腊、爱尔兰、葡萄牙这些国家的债务危机,短时间内解决不了,尽管欧洲人对几大评级公司下调他们的评级非常不满,但是我也认为他们的信用评级很难提高,下降从某种意义来讲是有道理的。

    希腊现在的债务已经是GDP的130%多,有测算已经到了150%了。希腊有什么产业?什么都没有。希腊旅游业还算比较好,但当人们的收入下降以后,谁还去旅游?希腊就像一个人一样,它几乎没有什么产业,也没有积累财富,靠什么还钱?

    孙立坚:希腊问题将会直接影响到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债情发展,因为市场都在观望,而如果拿不出一个解决方案,市场就会恐慌,进一步引发大量资本逃亡,到那时,意大利和西班牙通过市场再融资解决债务问题的希望就会破灭。希腊问题可能只是小事,但如果意、西两国状况恶化,欧洲经济可能就真的完蛋了,因为意、西两国债务规模太大,远超德、法两国救助的能力。

    NBD:那么,欧元区会不会因这些国家拖累而遭受重创,甚至瓦解呢?

    孙立坚:从经济利益来看,德、法等强国不会让其解体崩溃,以德国为例,德国经济发展靠制造业,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之一,而出口国家的竞争力主要体现在产品上,除了质量以外,性价比也是核心因素,而价格优势要看汇率。德国、中国和日本一样,随着出口贸易顺差加大,面临升值压力也越大,德国使用的欧元是区域货币而不是主权货币,也就是说,欧元区除了贸易顺差的强国,还有贸易赤字的弱国,因此欧元是个平均数,欧元区因为这些弱小国家的存在才能保持其出口的竞争力,一旦希腊、意大利等弱国都离开了欧元区,欧元就会走强,那么德国依靠强大制造业出口的经济模式就难以为继。

    结束语:欧盟祭出的解决方案,从目前来看还面临很多实施层面的困境,希腊政府来回变脸更加剧了方案执行的不确定性,欧债危机恐怕年内难以获得一个明确的方向。在这个时候,中国就是想帮欧盟一把,也得先谨慎观察一段时间,等形势明朗后再出手。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每经订报电话

北京:010-58528501    上海:021-61283003    深圳:0755-83520159    成都:028-86516389    028-86740011    无锡:15152247316    广州:020-89660257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