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4.5万座小水电“霸道” 多条河流遭“腰斩”

2011-09-21 01:15:06

水利部的这一通知,有着深刻的现实背景:近几年小水电发展中存在大量问题,小水电站数量 “泛滥成灾”,对环境和生态带来严重负面影响,亟待规范。

Default-thumb_head

每经特约记者  李泽民  发自北京

 

 9月初,水利部发出《关于水利部进一步加强小水电代燃料和水电新农村电气化建设管理》的通知,要求对已建和在建项目加强监督检查,包括从项目立项到验收的全部环节,尤其强调了对各项行政许可如立项、土地、环评、水保等手续是否完备的检查。

 

    水利部的这一通知,有着深刻的现实背景:近几年小水电发展中存在大量问题,小水电站数量  “泛滥成灾”,对环境和生态带来严重负面影响,亟待规范。

    目前小水电发展的真实情况如何?乱象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链条?《每日经济新闻》派出多路记者,奔赴全国各地展开调查,今天起推出系列报道——

    “疾行”于我国的小水电开发,也许需要冷静一下了。

    8月29日,原水利部、国家环保总局长江水资源保护局局长翁立达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直言,现在小水电开发非常乱,问题重重。

    本报在持续1个月的调查中发现,如今的水电开发之热前所未有:

    河北省平山县,当地仅60余公里的卸甲河河道上,分布6座水电站;在湖北,神龙架林区所建的百余座水电站,导致神龙架河断流……

    资料表明,上世纪90年代以来,数万座小水电疯狂上马,给环境造成极大破坏,不少河道面临断流。

“跑马圈水”过度开发

 

    我国将5万千瓦以下的水电站称之为“小水电”。这些水电站横亘在数千条中小河流之上,利弊相伴相生,成为我国利用水能发电的一个缩影。

    而在跑马圈地的小水电开发中,包括清漳河、湘江在内的区域性河流,几乎都面临“沦丧”。“目前,我国小水电站存在许多问题。”水利部农村水电及电气化发展局专家刘京和指出,其中包括电力生产规模小、机组技术水平和效率低、运行方式不当等。

  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小水电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赵建达在《我国小水电之“伤”》一文中指出,小水电建设理念需要调整,管理需要加强。他表示,目前全国4.5万座水电站分属2.9万家企业所有,而每家企业又由很多股东组成,形成了一个产权不是很明确的产业。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采访得知,如今每座小水电站的投资回报可观,在7~8年后就能收回投资,每年的利润收益在10%以上。这也促成了投资者及地方政府对小水电站的“垂青”。

    翁立达的实地调研也显示,浙江等地的不少老板携带资金,炒作水电站。投资人向当地政府买下开发权,低价买进,高价卖出,将其转卖给其他人。以神农架水电站为例,这些浙江老板最终将经营权卖给了大唐公司。

    然而,正是投资者中不乏“跑马圈水”的人,这种爆炒对小水电发展十分不利,如今形成了一大批“无规划、无立项、无审批、无验收”的“四无”电站。

    水利部农村电气化研究所一位高级工程师指出,我国水电开发在规划、移民、环保、生态、水保、水资源费收取以及流域梯级补偿等方面,至今还没有规划的遵循标准。

“乱象”源于管理权责不清

 

    尽管问题缠身,但根据水利部提出的目标,我国发展小水电站的步伐还将加快——到2020年,全国农村水电装机容量超过7500万千瓦。这意味着,未来数年,中国的水电装机容量将在现有5100万千瓦的基础上增长近50%。

    资料显示,20世纪90年代以前,我国共建设有2万多座小水电站,受当时技术和条件制约,建设标准低,设施老化失修,资源利用率低,安全隐患突出。

    翁立达指出,单就某一个小水电而言,问题其实并不大,但若放在整个河流流域来说,凸显的问题绝非小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得知,一般情况下,地方发改委对于小水电站项目,只要相关手续齐全就会批复。环保部门虽拿出“流域规划环评”的杀手锏,但由于时间滞后,起到的实际效果有限。

    更普遍的情况是,一些省市根据不同的装机容量,将管理权层层下放,导致一大批违规水电站如雨后春笋般出炉。

    翁立达告诉记者,比如5万千瓦的水电站由省里审批和管理,2万千瓦左右的水电站由市里负责管理,1万千瓦以下的审批权和管理权则直接交给了乡镇。由此导致小水电站的建设“乱上加乱”。

    尽管如此,一位业界专家透露,水利部门、环保部门以及地方发改委等部门,目前尚未针对小水电站形成统一的管理思路。

    水利部水电及农村电气化发展局一位负责人表示,现有的水电站建设存在一系列问题,主要是资源体制管理不顺,职责不清。

    亦有业内人士指出,几个部委都在对小水电进行管理,在部门间产生了职能交叉。由于职责不明,分工不清,削弱了政府对小水电的宏观调控和行业管理力度。同时,在省县级机构改革中,这种情况尤甚,使部分地区小水电管理处于混乱和停滞状态。

“水利”与“环保”的政策较量

 

    早在2003年,水利部就启动了“小水电代燃料”项目,希望解决农村能源短缺,并进一步减少农民上山砍柴破坏植被的局面。至2009年,其提出将大力发展小水电,力争到2015年新增代燃料装机170万千瓦,解决170万户、677万农民的生活燃料问题。

    而环保部门认为,过度、无序的水电开发对于生态环保等造成了重要影响,上马新的水电站必须要通过整体流域环评。否则一律不予批准。相当一大部分水电站都没有通过环评,上报上去的环评申请,都未得到批准。

    翁立达表示,小水电建好之后,确实为偏远山区的农民带来了用电之便,但在这些年来的实施过程中,由于重“量”轻“质”,让原本的初衷错了位。

    有关研究报告指出,现在小水电开发的环境要求和成本越来越高,一些做法会影响水电开发的经济指标,同时加大了开发和运行成本。另有专家则指出,小水电跟环保的关系是辩证的,不要动不动来个环保运动一票否决,小水电开发是系统工程,只靠环保就决定其生死,是形而上学。

    但在环保部门看来,由于长期以来缺乏整体的流域规划,蜂拥而上的水电开发造成了河道断流、人畜饮水和灌溉困难等问题,所以必须要进行环评。

    水利部今年7月发布的《农村水电工作综述》表明,全国1600个县市均有小水电站分布,截至2008年,水电使3亿多农村无电人口用上了电。而另一方面,小水电存在的问题已是沉疴,积重难返。

    事实上,小水电站过度上马“腰斩”中小河流,只因一味地重视水电功能,而忽视了河流的生态等其他功能。翁立达举例说,小水电建成之后,对于河流中鱼类等水生生物将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比如争议很大的小南海水电站,将对长江的珍稀鱼类造成毁灭性的影响。

    《全国中型水库建设规划》提到,“部分骨干河道虽然编制了流域规划,但许多规划期已过,需要重新修编。”其同时指出,其他河流基本都没有系统地编制流域综合规划,导致河流的开发管理出现缺位,部分地区存在无序开发或过度开发情况。

    “整体流域规划,如今成为环保部门遏制小水电站狂飙突进的重要筹码。不过,由此与水利部门形成了一定的政策实施冲突。”一位水电专家对记者说。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每经订报电话

北京:010-58528501        上海:021-61283003        深圳:0755-83520159        成都:028-86516389        028-86740011        无锡:15152247316        广州:020-89660257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