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专栏

每经网首页 > 专栏 > 正文

盛翔:“税无所值”才让人痛苦

2011-09-20 01:23:15

Default-thumb_head

盛翔

    财政收入突破10万亿,意味着中国继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之后,财政收入也将成为世界第二,而且,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财政收入超过美国似乎也是指日可待。因为专家说了,以国际标准“宏观税负”衡量,我国税负并不高;换言之,可以挖掘的增税空间依然有。因此,财政收入增长远高于同期GDP增长,个税收入增长远高于同期居民收入增长,或许还会长期存在,于是人们不得不担忧,这会抑制居民和企业的积极性,并导致国富民穷。

    与财政收入连番猛增相比,两年前的“税负痛苦指数”位居全球第二,在今年继续被炒剩饭就显得颇为无聊。但是《人民日报》“探寻喧哗背后的真相”却很认真,不仅证实了这个数据是两年前的旧数据,而且引来一帮专家为这个榜单的伪科学性  “背书”。只不过,我们不应该忽视:税负高低可以用各种不同的数据来研究,“税负痛苦指数”本身却更多是一种公民感觉。就算这个榜单“科学性较差,不能反映真实情况”,但它之所以能够深入民心,说到底还是因为契合了民众的真实感受。

    就像人们担忧财政收入增速过快会导致国富民穷一样,财政收入抛弃民生福利独自高飞,本身就是一种税负痛苦。因为人们缴税给政府,绝不是为了让被雇佣的公仆们能够吃香喝辣,而是为了让自己能够过上更幸福的生活。如果财政收入增长速度很快,居民收入却始终增长很慢,说明政府通过收税拿走了主要的经济发展成果,只将少数的留给民众享用。更进一步,如果在财政支出上的民生投入,同样比不上财政收入的增速或者行政开支的增速,则意味着纳税人为购买同等水平的公共服务必须支付更高的价格。

    税负痛苦并不等同于单纯的税负过高,相比居民收入较高的税收负担,只是导致痛苦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更痛苦的方面,则是那么多的钱藏富于政府之后,在使用上却不受公众监督,缺少使用透明度和预算硬约束。北欧的税负比我们重,但公众抱怨却少,主要就是因为财政收入多用于民生。高税收高福利与低税收低福利都能让人接受,唯独高税收低福利绝对让人接受不了。具体到国内公众的税负痛苦,主要恐怕还不是税负过高,而是  “税无所值”:养公仆的成本太高,增福利的比例太低。

    与行政支出中,茅台成本、宝马成本、旅游成本长期居高不下相对应的是,公共服务支出占财政收入的比重却越来越低,教育投入4%的承诺可以迟到20年,全民社保即使在很低水平上也迟迟未能全覆盖,好点的公路几乎全都不姓公改姓钱,义务教育的校车计划和营养餐计划更是  “还不现实”——税收增加时说“税负并不高”,增加福利时又说“暂时不现实”,财政收入不能与民生投入比翼齐飞,这才是最让人感到痛苦的。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每经订报电话

北京:010-58528501        上海:021-61283003        深圳:0755-83520159        成都:028-86516389        028-86740011        无锡:15152247316        广州:020-89660257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