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云南省环保厅:铬污染肇事企业存主观故意

2011-08-23 01:13:14

“造成此次环境污染事故的云南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其行为存在主观上的故意,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每经记者  黎光寿  发自云南陆良

 

    “造成此次环境污染事故的云南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其行为存在主观上的故意,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这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8月20日获得的一份云南省环保厅对铬渣污染事故正式表态的文件。

    根据一份于今年5月28日签订的《铬渣供给合同》,陆良化工给贵州三力燃料公司(以下简称三力公司)供应铬渣并支付运费100元/吨,由三力公司找车运输,每2000吨结一次账。谁知驾驶员偷偷将铬渣倒在人家村里,导致了事故的发生。

    曲靖市新闻办负责人称,该市纪检监察部门已经介入,司法程序已经启动,两名涉事司机已被批捕。另有消息显示,陆良化工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左祥林、三力公司副总经理袁科等人已被云南警方带走协助调查。

部分嫌疑人已被带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上述云南省环保厅文件,还建议曲靖市人民政府责成相关部门查清事实,认真做好调查取证等工作,依法追究该公司法人及主管人员、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与此同时,也将“进一步对事故的发生进行深入调查,追究有关部门监管责任人的责任”。

    该文件还要求,陆良化工在停产整治期间,必须完成老铬渣库和现厂内渣库堆存的全部铬渣的无害化处理,未经曲靖市环保局验收,不得恢复生产。

    目前,云南省已经启动司法程序,逮捕了两名乱倒铬渣的承运人和司机。陆良化工总经理汤再杨表示,该公司副总经理左祥林已经被带走协助调查;三力公司工作人员亦透露,该公司副总经理袁科等人已经被带走协助调查。

  据悉,左祥林是原陆良化工厂负责人,在2003年浙江海宁和平化工有限公司收购陆良化工厂后,继续担任重组后的陆良化工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主要负责环保等工作。袁科则是本次事故中的另一当事方——三力公司的实际负责人。

 

铬渣供给合同成关键

 

    一份神秘的  《铬渣供给合同》浮出水面。据记者了解,该合同签订日期是今年5月28日。在多位当事人的陈述中,它是本次事件中最重要的文件。

    左祥林称,那些废渣本来要运往贵州处理,谁知驾驶员偷偷倒在人家村里。陆良化工与贵州三力燃料公司签订协议,要将5000吨铬渣运往当地铁厂进行综合利用。而在贵州方面,三力公司并不具备铬渣处理资质,因该协议造成50吨铬渣流入贵州,正遭受处罚,协议签署人袁科也被带走“协助调查”。

    该协议约定,陆良化工给三力公司供应铬渣并支付运费100元/吨,由三力公司找车运输,每2000吨结一次账。汤再杨表示,已支付运费27万余元,但未透露支付方式。曲靖市环保局环境监察支队副大队长曹江文透露,支付方式是出厂就支付。

    记者了解到,在合同签署前,曲靖市麒麟区越州镇人吴新怀和刘金水,认识了汤再杨,刘金水通过业务关系联系了三力公司副总经理袁科,并将他引荐给汤再杨。双方在曲靖见面后,到三力公司所在地——兴义市威舍镇进行了考察。三力公司陪同人员代木常表示,当时汤再杨只参观了另一家公司。但汤表示,的确去看过,但没有注意工厂门口的牌子。

    据代木常称,汤再杨在考察后,由刘金水带着合同乘火车到威舍,找到当天已经喝醉的袁科,袁科想都没想就签了协议。“如果当时袁科知道是有毒物品,怎么也不会签这份合同。”合同签订后,袁科很后悔。

    汤再杨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次和三力公司签订铬渣转运协议,是该公司铬渣综合利用的一种方式,“我们过去运给合作单位就是这样做的。”不过,他承认三力公司并没有相关资质。

究竟运出了多少铬渣

 

    根据陆良县环保局对汤再杨的询问笔录,在5月28日签订合同后,陆良化工就开始转运铬渣,到6月13日询问时已转运3000吨左右。但兴义市环保局对袁科的询问笔录显示,该公司收到的第一车铬渣是5月15日~17日拉来的。

    不过,该铬渣运到威舍后,并没有存放于三力公司,而是存放在昌威公司。昌威公司总经理周国平表示,袁科第一次说要带来曲靖倒闭铁厂铁矿样品,铬渣运来时,袁科又说是朋友的铁矿,几天后就转走。他也没有看究竟是什么,直到环保局调查后才知是铬渣。

    曹江文8月13日在陆良化工厂的调查显示,自4月28日开始到6月12日结束,共运输174车次,计5272.16吨,经查证,该公司未执行转移联单制度,未经陆良县环保局批准。付款证明显示,已付款金额为273088元。

曲靖直接经济损失近两百万

 

    相关文件显示,本次铬渣污染事件给地方政府造成了巨大损失,曲靖市麒麟区环境保护局文件  《关于6.12铬渣污染直接经济损失费用报告》显示,截至8月15日,该区直接经济损失高达1852842.13元。

    文件显示,该区越州镇大梨树村委会、黄泥堡村委会、和平村委会运费、误工费、抽水费、沟渠清淤费及农作物、林木损失费直接损失582071元;三宝镇张家营村委会山羊死亡等费用204500元;区水务局前期架设排放管道、抽水设备等费用566391.33元,该费用还不含后续处理费用;麒麟区环境监测站监测费用499879.8元,该费用还不含加班费。

    越州镇政府的损失为清理矿渣转运下欠费用为12345元;误工费20900元,其中看护叉冲水库排水误工费7000元,看护叉冲水库排水误工费5400元,和平村委会安排人员看护坡角砂场矿渣及污染水误工费1000元,和平村委会抽排被污染的井水误工费7500元;抽水电费为40576元;水库及排污沟渠清淤费用为104000元;农作物及林木损失391300元。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每经订报电话

北京:010-58528501        上海:021-61283003        深圳:0755-83520159        成都:028-86516389        028-86740011        无锡:15152247316        广州:020-89660257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