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

每经网首页 > 要闻 > 正文

顺鑫钢铁投入2.6亿遭淘汰关停 盼上落后产能榜

每日经济新闻 2010-08-20 04:02:57

  淘汰退出的刀,落在了湖南最大的民营钢企——湖南顺鑫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鑫钢铁)的头上。

  顺鑫钢铁所在地的官方证实,顺鑫钢铁已经于今年7月31日停产,“但在淘汰及转产上,面临资金、企业与周边关系等方面的问题。”

  涟源市常务副市长贺顺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当地两级政府需要先行筹措“千万元”解决职工安置问题,而资金在顺鑫钢铁承担主体责任之外,所以,当地政府也希望顺鑫钢铁入选“国家淘汰名单”以争取补偿资金与扶持政策。

  颇具有戏剧性的是,当地政府已与顺鑫钢铁投资方协商,投资方在淘汰退出后“转行”房地产,涟源当地官员表示将给予其帮助。

  2.6亿投资遭遇关停

  8月19日,贺顺清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当地已对顺鑫钢铁“依法采取了措施”,“已经于7月31日关停,现在相关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据《娄底日报》报道,顺鑫钢铁是2003年11月由涟源市招商引资,引入福建商人李明用等投资者整体收购原国有涟源冶金建材总厂组建的一家民营企业,有职工1100多人。

  资料显示,顺鑫钢铁2005年实现产值3.95亿元,上缴税收1642.6万元;自2006年9月全线投产以来,累计上缴税金9438万元。

  “当初顺鑫钢铁对我们涟源的招商引资起了很大作用,可以说立下了汗马功劳,关掉它也是忍痛关,没办法啊。”贺顺清坦承涟源的无奈。但他同时指出,顺鑫钢铁设备与工艺都比较落后,“不管怎么改造,也跟不上形势了。”

  一份公文把这个问题摆上了台面——据湖南省环保局湘环函(2007)258号 《关于涟源市顺鑫钢铁有限公司污染问题处理建议的函》中描述,顺钢位于涟源市城区边缘,地处当地涟水河上游,紧临铁路,“周边居民稠密,环境敏感,工业生产带来的粉尘、烟气和噪声等污染扰民问题难以根本解决,建议对该公司实行停产关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证,2008年6月印刷的 《湖南政报》(湖南省人民政府公报2008年第12期)中,湘政发[2008]14号《湘江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规定:“省人民政府根据湘江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工作的进度,分批公布取缔关闭、停产处理、淘汰退出、限期治理、搬迁等企业名单……湖南顺鑫钢铁有限公司淘汰退出,2009年12月底以前实施到位。”

  但鉴于各方面问题综合考虑,顺鑫钢铁的关停被拖延了下来。

  涟源市公安局发布的关于顺鑫钢铁淘汰退出的“通告”显示,顺鑫钢铁自2004年投入生产,根据《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湘江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实施方案>的通知》,顺鑫钢铁已于2010年7月31日停产生产,全面进入淘汰退出阶段。

  贺顺清指出,顺鑫钢铁前后投入约2.6亿元用于生产,产品以粗钢、生铁为主。但由于废水、粉尘污染等原因,在湖南省政府制定的湘江流域水污染综合整治方案中,顺鑫钢铁被列入限期淘汰退出企业名单。

  政府预先筹措补偿款

  当地官员指出,涟源上级政府——娄底市委常委曾于8月13日召开办公会议,专题研究部署顺鑫钢铁淘汰退出的有关工作。

  据《娄底日报》报道,顺鑫钢铁于7月31日停产后,“在淘汰及转产上面临资金、企业与周边关系等方面的问题。”

  上述会议也定调了顺鑫钢铁有序退出的责任主体——即涟源市政府是工作责任主体,顺鑫钢铁是履行法律义务的责任主体;会议要求妥善处理好顺鑫钢铁淘汰退出过程中政府与企业、企业内部、投资者与员工、企业与周边群众等方面的关系;积极筹措资金,最大限度地弥补企业因淘汰退出所带来的损失,搞好退出后的后续工作……

  最终,涟源确定了先把职工安置问题解决的思路。

  “淘汰退出,是比较复杂的问题,淘汰退出企业职工的劳动关系解决方式,没有明确的政策规定,破产有破产法,改制有改制的规定,淘汰退出则没有。”贺指出,职工劳动关系问题的处理上,我们参照的是劳动合同法,“但我们既要参照劳动合同法,也要照顾到我们的底线和历史,以前淘汰退出有相关安置的标准,顺鑫钢铁的职工安置上也不能超过以往的标准,要不然其他企业职工会有连锁反应。”

  他指出,“目前要顺鑫钢铁再拿出一笔钱解决职工问题比较难,就先由娄底和涟源来为它筹措资金,这个数字是千万以上的,主要用于职工的劳动合同和补偿。”

  但他也强调,政府只是先行筹措资金,不会替顺鑫钢铁承担,“顺鑫钢铁方承担主体责任,他们有义务履行劳动合同法,政府监督企业履行到位,当然也要协助相关工作。”

  盼进“产能淘汰名单”

  日前,国家公布了一批落后产能淘汰名单,但顺鑫钢铁并不在其中。

  谈到这个问题,涟源官员表示,“我们现在也想通过此事争取资金,也在从这方面努力。”

  我的钢铁网钢铁分析师俞连贵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此次的淘汰退出决心很大,高层的讲话也很严厉,地方政府压力也很大,“但从另一面来说,发改委也发布了相关补偿文件,对于淘汰退出履行比较好的地区,是会给予资金与政策支持的。”

  俞表示,国家层面的落后产能淘汰名单接下来还会有几批,“涟源当地也确实可以通过此事争取到补偿资金与政策。”

  贺顺清也表示,待将来“上面有淘汰退出的政策和资金后,我们会慢慢进行抵扣。”

  “顺鑫钢铁的厂房,股东自己处理,能搞回多少投资,不好估计。”他表示,顺鑫钢铁的股东中,目前主要就是顺鑫钢铁项目在运作,“淘汰退出后,顺鑫钢铁的股东可以与我们商谈,也可以走法律途径。”

  贺顺清透露,“顺鑫钢铁土地的问题比较复杂,投资方拥有的是工业用地,拍卖的话,工业用地只能引进绿色环保工艺的投资企业;如果要搞房地产开发,还要变更土地性质,缴纳出让金等等。”

  贺顺清指出:“淘汰退出后,我们可以支持顺鑫钢铁的投资方搞房地产开发,将工业用地变为商业用地,给予奖励。虽然他们没这个经历,但淘汰退出后要想办法,可以学(房地产)啊。”

  俞连贵表示,这种模式应该会比较普遍,“也不失为一种办法,毕竟地方政府也要维持财政税收。”

  另一方面,顺鑫钢铁并未与大钢企进行有效沟通,“产能置换的机会已经很小了”。

  【稿件声明】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如需转载或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官网:http://www.nbd.com.cn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责编 Cheng.Xu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