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坐拥五家上市公司 上海仪电酝酿全面整合

2009-11-19 03:51:27

从近一段时间仪电系的举动来看,在三步走和三大主业战略的指导下,上海仪电的调整已经展开。

每经记者  熊晓辉  发自上海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曾经引领上海国企改革方向的上海仪电控股集团(以下简称上海仪电),近年来却陷入了某种意义上的困局。

        参与上广电重组后,上海仪电在原有上海金陵(600621,收盘价9.57元)、飞乐股份(600654,收盘价6.90元)、飞乐音响(600651,收盘价9.06元)三家上市公司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广电电子(600602,收盘价6.75元)和广电信息(600637,收盘价6.80元)两家上市公司。不过,上海仪电旗下的这些公司均存在主盈能力不强、业务交叉同业竞争的问题,按照上海市《关于进一步推进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的要求,上海仪电重组在所难免。

        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上海仪电董事长蒋耀强调:“仪电的整个业务要整合,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大的方向。”

仪电系问题由来已久

        仪电系的问题由来已久。

        上海仪电的前身是上海市仪表工业局,在上个世纪80年代曾经非常辉煌,甚至被认为是“上海制造”的代名词。1985年,上海的电视机、录音机、收录机产值分别占全国的15%、13.6%和16.2%。但到了1990年,这组数据已下降到6.5%、1.7%和6.8%。1992年,上海仪电下属企业亏损严重,仪表局整个系统账面负债率高达93%。

        1995年,在经历仪电国有资产经营管理公司的过渡后,上海仪表局更名为上海仪电控股(集团)公司。此后,上海仪电就成了上海市国资改革的试验田。

        一位熟悉上海仪电的国资委人士认为,上海仪电的问题就在于公司的定位。作为上海国资委的资产整合平台,上海仪电过多地扮演了处置资产、消化历史包袱的角色,而没有做大做强自己的主业,浪费了很多机会。

        “仪电系下面的几家上市公司盘子都不大,主业盈利能力不足。”上述国资委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从规模上看,仪电系几家上市公司与前段时间刚刚完成重组的ST东航(600115,收盘价6.28元)、上海建工(600170,收盘价16.35元)、上海医药(600849,收盘价15.45元)等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制定三步走战略

        2008年9月,上海市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推进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由此掀起了新一轮上海国资改革的热潮。

        一份来自仪电的内部文件显示,上海仪电已经制定了三步走的战略。

        第一步,2009年至2011年明确制造业、不动产业和金融服务业的初始布局,进行集团内部资源整合,加大核心业务投入,剥离非核心业务,优化资产结构,完成业务重组,构建合理的公司治理结构;第二步,从2011年到2015年,集团将进行国内资源整合。集中仪电集团的优势,做强做大做好电子制造业,不断扩大不动产的规模和价值,稳步扩大非银行金融业务规模,逐步形成三大主业的核心竞争力和品牌号召力;在此基础上,2016年到2020年为发展的第三步,集团在这个阶段将进行国际资源整合,通过兼并收购,加强技术、研发和品牌优势,逐步发展成为具有国际化经营管理能力的大型企业集团。

        上海仪电的内部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具体的实施则是通过有进有退、有调整有重组的结构调整和业务重组,加快三大业务板块——电子信息制造业、不动产业和非银行金融业的发展。

三公司已确定发展方向

        蒋耀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强调:“仪电的整个业务要整合,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大的方向。小飞(飞乐音响)的定位很清楚,重点发展绿色照明;大飞(飞乐股份)将主要发展汽车电子;上海金陵专注商办地产。”不过对于广电信息和广电电子下一步的重组,蒋耀并没有过多透露,只是谨慎地表示:“这两家公司的首要任务是先把它救活,然后是梳理资产,再研究下一步的定位。”

        从近一段时间仪电系的举动来看,在三步走和三大主业战略的指导下,上海仪电的调整已经展开。

        11月5日,上海金陵股东大会通过了资产置换重组方案,一次性置出金陵表贴等七家电子制造类公司的股权,以置换控股股东上海仪电名下的怡科公司。通过置入商办房地产,上海金陵将成为上海仪电不动产资源整合平台。

        无独有偶。11月13日,上海仪电控股的另一家上市公司飞乐股份发布公告称,以1.93亿元价格向大股东上海仪电出售上海精密科学仪器有限公司100%股权。按照飞乐股份的说法,退出科学仪器行业是为了集中优势发展汽车电子产业。

        分析人士认为,仪电系两家上市公司一系列的资产剥离背后,可能是基于相同的考虑。在上海仪电接手广电信息和广电电子后,两家公司相继进行了资产剥离,广电信息受让了上海夏普电器、上海科技网络通信以及上海索广映像等相关资产;而广电电子则出售上海广电富士和上海索广映像部分液晶相关业务,基本上成为“净壳”。

        上述人士认为,上海金陵和飞乐股份剥离下来的电子制造和科学仪器类资产将有可能注入到广电信息;而相对资产较为干净的广电电子则有可能被华鑫证券借壳,成为上海仪电旗下的非银行金融业平台。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每经订报电话

北京:010-59604220  上海:021-61283003  深圳:0755-33203568  成都:028-86516389  028-86740011  无锡:15152247316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