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金融政策或有微调 不改股市大趋势

2009-06-13 02:15:25

每经记者  姜艳艳  马超彦

        虽然5月份各项数据仍旧让投资者喜忧参半,尤其是CPI和PPI数据仍旧双双为负,但其对资本市场影响却分外不同。

        12日,中国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参加相关金融会议中发表讲话,其中一句“要关注信贷消极信号,并反思为什么股票市场恢复反弹特别快”,颇令市场有风声鹤唳之感。此前有关宏观经济各项政策以及经济形势判断的争议不断,不少学者认为当下宏观经济面临极大通缩压力,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必要进一步坚持,甚至不排除有降息的可能。而另有学者则认为,由于各国为抗击金融危机而大肆印刷货币,通货膨胀将在不久的将来爆发,而加息将成为通胀的“丧钟”。  

关键词:通胀  最快明年到来?

        事实上,宏观经济中有关当下市场情况的争议不断,通胀是否会到来,什么时候到来成为广泛关注的问题。

降息周期尚未结束

        兴业银行资金营运中心资深经济学家鲁政委周五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从物价运行角度看,目前宏观经济的通缩风险尚未解除,宏观经济应该保持先有的政策不变,甚至不排除有进一步降息的可能。

        “我一直认为中国的降息周期尚未结束”,鲁政委表示,做出这样判断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当前宏观经济数据可谓喜忧参半,并且从居民储蓄不断增多来看,未来中国的消费能力和消费信心都呈现明显下滑的态势,这一切都给降息政策带来施展余地。
 

NextPage
        鲁政委表示,目前市场普遍预计的加息情况暂时不会出现——加息是由通货膨胀预期导致,但是这个预期还远未形成现实。

        “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尤其是原油价格近期出现了较快上涨,但这个原因是由于前期其下跌速度过深导致,目前世界各国经济运行均有利好消息传出,油价的上涨在情理之中。”鲁政委分析表示,大宗商品的上涨在某种意义上,是全球各国央行使用量化货币政策调节的目的所在。

        通过油价上涨,可以改变一些机构的市值评估水平,很多跌破净值的机构重新具备了价格,资产会有所上涨,金融机构也不需要再多提坏账,这对于企稳经济是有利的。

        另外,油价的上涨一定程度也有助于打破“经济全面通缩”的金融危机恶性结果。

        不过,通胀似乎在目前情况下出现是不可避免的——主要是适度让资产价格上涨之后,这个上涨会否反过来影响总体资产价格,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那么就是政策转向的时候。

通缩持续的时间更长

        5月CPI从4月份的年同比下降1.5%放缓至下降1.4%,而PPI继4月份同比下跌6.6%后进一步下降了7.2%。这两项指标的下跌幅度都远远超过了野村证券的预期,因为,该证券公司周五研究报告把2009年我国通胀的预期从0.2%下调至了-0.2%。

        针对宏观数据,野村证券指出,尽管银行的贷款大幅度增长,但是今年通缩持续的时间更长而且通胀的预期在下降,他们预测CPI通缩将于四季度结束,这将大大削弱紧缩货币政策的紧迫性。

        野村证券对我国宏观经济的判断与国海证券邹璐的看法不谋而合。
 

NextPage
        邹璐告诉记者,CPI在三季度将发生较为明显的变化,可能结束2月以来的上下波动期,在7月份之后加速回升,待年底的时候回到正值的状态,而在国内外能源价格上行、金属类价格走强的影响以及国内需求回暖的预期下,PPI同比增速可能在三季度结束其下行的趋势,最快的话在8月份见底回升。

        “因为宏观经济并没有出现确定性的开始好转的信号,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大方向应该不会改变。”邹璐表示,在经济基础并不牢固的时候,如果货币政策方向快速扭转,很可能会造成经济发展的二次探底。

关键词:货币政策  方向性不变

        货币政策转向到来的标志自然是通胀的爆发,与近期基本面利弊相间的情况相反,人们屡屡看到房地产市场全面复苏、油价进一步上涨,而股市更是节节拔高的情况——究竟何时才是金融政策拐点所在,刘明康的讲话又作何解释呢?

高信贷非导致通胀主因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前几个月的高信贷的确令长期市场有了通胀隐患,但这个“地雷”不会马上引爆。“货币政策本身就是短期性经济政策,经济面临下滑和通缩紧缩仍旧是当前的主要问题”,郭田勇认为,从这个角度看,目前货币政策还不适合做出调整,也不应该改变。

        “我个人认为,由于经济迅速反弹情况不会出现,因此未来的通胀主要还应该是海外金融控制的原油、原材料价格上涨造成的输入性通胀。”郭田勇表示。

        而鲁政委则认为,导致全球资产价格出现上涨的前提有二:其一是要有资金推动,其二是要有“一个貌似可信的基本面复苏”,但当前后者肯定不具备。

货币政策或微调

NextPage

        至于管理层表态的“货币政策应注重防资产泡沫”,上述专家则认为,这或者意味着货币政策会出现微调,或说结构性调整。

        鲁政委认为,未来或将会对信贷的监管进一步加强,尤其是小型金融机构的房贷会受到地方政府等因素的强制,因此在这个方面的监管上会进一步加强。

        邹璐则表示,不排除在保持大方向不变的前提下,货币政策会进行结构性的调整,比如加大对中小银行信贷的支持力度,以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瓶颈问题;也不排除利用公开市场操作来调节和对冲流动性。

        而东兴证券研究所所长银国宏表示,除去固定资产投资这一指标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变化外,其他指标表现均较为平淡,所以货币政策的宽松程度和宽松节奏可能会伴随着未来经济的发展和呈现出的不同特征做出一些调整,“方向性至少在年内不会改变。”

关键词:股市  注意短期风险

        流动性推动了股指的上涨,但在银国宏看来,信贷增速本身小于股指上涨的速度。未来充裕的流动性不一定能够“坚定不移”地一直助涨股指。

流动性催生市场泡沫

        银河证券研究所所长滕泰此前曾表示,充裕的流动性在推动着资产泡沫的形成,尽管投资者在短期内还有获利的机会,如此股市已经蕴含了投资的风险。

        滕泰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判断,是因为他认为股指的上涨缺少根本的经济基本面的支撑。以PPI为例,银河证券对PPI最近环比连续两个月出现正值做出分析是,“可能是近两个月来流动性充裕推动的一些基础性产品价格明显反弹所致”,可实际上其供求关系并没有发生逆转。

NextPage

股市亟待基本面支撑

        鲁政委表示,目前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IPO重启对于资金流动的影响。考虑到票据是金融流动性管理的重要工具,在未来面临IPO造成流动性波动和管理难度加大的背景下,宏观部门在导向上不宜在此后进一步压缩票据融资占比。

        不过,鲁政委表示,虽然流动性支撑是股市上涨的主要原因,但是如果股市长期没有基本面的支撑,未来的前景仍旧难以判断,投资者或需要注意防范风险。

        郭田勇表示,想要控制市场投放资金不入股市是很难的,经济学中对这样的情况有“漏水现象”的表述,花钱买增长仍旧是当下的主要趋势。

        “目前的各项政策对股市还是比较有利的”,郭田勇表示下一步市场需要关注的是上市公司效益情况究竟如何,如果效益不改善那么股市的上涨仍旧是不可靠的,6月份后半年报的发出应该是比较重要的阶段。



媒体转载、摘编本报所刊作品时,请注明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及作者姓名。

每经订报电话

北京:010-59604220  上海:021-61213899  深圳:0755-33203568  成都:028-86516389  028-86740011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