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数百员工“中毒”?专家说是“心病”

2009-05-15 03:01:28

此次事件的另一个主角——康乃尔化学工业公司,与吉林化纤的厂区之间仅仅隔着一条马路。由于地处偏僻,已经停产的康乃尔厂更显得孤单,往日的喧哗已经不再。

每经记者  文川  发自吉林

        “目前确实无法说清楚其中的原委,再等一段时间吧,结果将水落石出,我们也在焦急等待。”吉林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雪梅在采访中对本报记者表示。

        5月14日18时59分,吉林化纤职工医院。狭窄的走廊里,8名年轻患者一字排开正在打葡萄糖点滴。《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医务室里已经人满为患。

        “这是我媳妇,我们都是吉林化纤厂的职工。她早几天心闷发热就过来打点滴,今天下班后我过来检查,医生说要打点滴。”一位李姓患者对记者表示。

        “现在不收医药费,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没有来打点滴,除非是实在感觉身体不舒服。”另一位王姓患者表示,“我是另一个车间的,我与他们这几位平时并不认识。”

        在这个拥挤的走廊里,一名约24岁的患者正在给另一个朋友看自己身上出现的症状,很多红色的小圆点。他说,他很担心,不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

        记者听到一个消息,5月9日,一位女工人在车间抽搐,工厂便紧急喊来120救护车将其直接送去了吉林市职业病医院。随后,又有数百名员工先后出现症状。

        5月13日,吉林化纤发布公告称,怀疑是不明有害气体侵入厂区内所致。在吉林化纤职工的眼里,这场集体的“怪病”远比已传入我国的“甲流”还要可怕。

首次被放行的记者

        5月14日上午10时52分,一辆牌照号为吉B00101的淡黄色微型面包车,一路急速驶向吉林康乃尔化学工业公司的大门。在经过门卫约5分钟的盘查之后,紧闭的厂门被徐徐打开。这辆车最终驶入厂内,停靠在一栋蓝色6层办公楼底下。

        记者之后才知道,车里坐的是吉林市委宣传部的一行工作人员,在宣传部副部长李雪梅的带领下,今天专门为此次突发事件给个公开说法。据门卫介绍,车里同时还有一些提前赶到的媒体记者。

        11时20分,多家媒体的记者陆续来到吉林康乃尔化学工业公司的大门前。

        而此次事件的另一个主角——康乃尔化学工业公司,与吉林化纤的厂区之间仅仅隔着一条马路。由于地处偏僻,已经停产的康乃尔厂更显得孤单,往日的喧哗已经不再。

        “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重新开工,我感觉来的人越来越少了,最近都是大领导与专家组来调查。”马路对面,康乃尔厂的一位保安对记者表示。11时30分,媒体记者被告知可以进入厂房采访。这也是此次事件发生以来,媒体记者首次被放行进入康乃尔和吉林化纤工厂的现场进行采访。

        在康乃尔的多家车间里,由于停产,整个厂房几乎见不到员工,采访自然无法深入。只有几幢全新的工厂设备高高耸立,烟囱也不再冒烟,这似乎给予所有吉林市经济开发区的工人一丝安慰。随后,记者一行越过马路来到吉林化纤集团的长丝车间进行采访。

        在吉林市委宣传部相关人士的解说中,大家仍然难以得到真正的答案。相反,越来越多的问题被提出来——病毒检测结果出来了吗?患者的病情是否得到有效控制?如何阻止有毒气体的进一步扩散?

        就在记者采访的同时,一个由卫生部、吉林省和吉林市共同组成的7人医学专家组正在进行着紧张的“气体检测”。

医学专家组“定性”

        在离吉林化纤约20公里的雾凇宾馆,吉林市委市政府有关主管部门就驻扎在这里进行突发事件处理。

        下午16时40分,专家组调查意见通报会终于在雾凇宾馆2楼多功能厅举行。

        经过对此次事件的调查,专家组最终形成如下意见:

        第一,关于事件的定性。此次事件病人集中发生在同一工厂,分布在不同车间、发病时间不一致、病人临床表现缺乏特征性、规律性与一致的损伤器官,未见确切的阳性体征。此外,化纤厂环境空气中有害物质检测标准未超过国家标准,与急性化学中毒的发病特点不符。

        第二,此次事件可排除康乃尔厂生产过程中逸散到空气中的有害物质  (如一氧化碳、硫化氢、苯胺、硝基苯、苯、硝酸等)引起的可能性。其理由是,现场空气中多项检测结果均未超过国家标准;其次,康乃尔厂苯、苯胺、硝基苯等车间距离化纤厂车间较远,且化纤厂职工出现不适反应的车间分散,与康乃尔厂距离远近无明显相关。

        第三,康乃尔职工未发生身体不适反应。

        第四,康乃尔厂停产后,化纤厂职工不适应仍有发生,且人数较以前在增加。

        在通报会上,与会专家还表示,吉林化纤提供的《关于吉林化纤公司员工受不明气体伤害的情况汇报》中提到,“公司主要职业危害因素为二硫化碳、硫化氢等,发病高峰期加大了对有害气体的监测力度,尤其是对危化品的储存、运输设施都加大了监测频次,到目前为止,未发现异常。”吉林省环境监测中心、吉林市环保监测站、吉林省职业病防治院等有关单位的监测数据也显示,车间与环境空气中的有害物质浓度未超过国家卫生标准。

        综上所述,专家组认为,此次吉林化纤厂职工身体不适反应可以排除化学物质的毒性所致,主要与心因性因素(俗称“心病”)有关。

        同时,专家组也提出了建议:1.根据病人病情可给予对症与支持处理;2.希望吉林化纤厂积极配合医院作好安抚工作,加强心理疏导,消除焦虑状态;3.加强对两家工厂空气中有害物质的监测。

        该调查意见出来之后,在通报会现场遭遇媒体的强烈质疑。但是,由于目前缺乏更权威的检测结果,后续的进展依然受人关注。

        “目前确实无法说清楚其中的原委,再等一段时间吧,结果将水落石出,我们也在焦急等待。”吉林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李雪梅在采访中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新闻补丁

所谓“心因性疾病”

        据有关专家介绍,心因性疾病俗称“心病”,心因性有很强的诱导性。心因性精神障碍是一组由心理社会因素所造成的精神障碍。可以分为急性应激反应、创伤后应激障碍和适应性障碍,比如地震便可能使人产生创伤后应激障碍。  NBD

媒体转载、摘编本报所刊作品时,请注明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及作者姓名。

每经订报电话

北京:010-65072776  上海:021-61213899  深圳:0755-33203568  成都:028-86516389  028-86740011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