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头条

每经网首页 > 头条 > 正文

岳阳兴长欲出让胃病疫苗 小股东怒了

2009-05-07 02:36:17

“谁都知道岳阳兴长的价值所在就是胃病疫苗,现在新药证书拿到了,公司却要出让股权?这种侵害股东利益的行为,我们绝不允许!”

每经记者  崔丹

        如果岳阳兴长不再是重庆康卫的控股股东,那就意味着公司不准备涉足生物制药产业,不打算对疫苗项目进行投资。以公司目前的化工业绩,股票的价格只会直线下跌。控股和参股是问题的核心。

        “截至日前,深圳交易所至少已经收到50封以上电子邮件的投诉,同时我们也正在向证监会投诉。”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一位三年前就买入岳阳兴长(000819,收盘价22.25元)并持有至今的投资者对于岳阳兴长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公告表示十分愤怒,“谁都知道岳阳兴长的价值所在就是胃病疫苗,现在新药证书拿到了,公司却要出让股权?这种侵害股东利益的行为,我们绝不允许!”

公司欲出让重庆康卫控股权

        2000年11月,岳阳兴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及重庆市阳春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出资组建了重庆康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其中,岳阳兴长以现金出资2330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7.63%。

        岳阳兴长正是凭借  “胃病疫苗”概念,一时间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屡次被市场爆炒。从2007年2月12日起,岳阳兴长上演连续10个涨停的疯狂,2007年8月28日,岳阳兴长的股价更是被拉抬至41.88元的历史高位。

        2008年年末,随着胃病疫苗获得新药证书的预期日渐明朗,股价由前期最低7.32元(2008年11月7日)再度被爆炒至最高29.97元(2009年2月20日)。长期持有岳阳兴长的投资者无一不是怀揣着“胃病疫苗”上市的梦想,而这个梦想甚至吸引了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的追逐。

        2009年4月13日,岳阳兴长宣布胃病疫苗已经获得国家药监局颁发的新药证书。许多投资者本以为这是梦想的开始,没料想不久之后公司的一纸公告却让这个美梦被惊破。

        4月28日,岳阳兴长发布“第十一届董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其中提到,会议决定积极寻求战略投资伙伴,加快推进“胃病疫苗”的产业化进程。受到该消息影响,岳阳兴长当日开盘之后便一路下行,直奔跌停板。“积极寻求战略投资伙伴”这句话已让持有岳阳兴长的投资者不寒而栗,但接下来的一则公告更是让投资者觉得“寒心无比”。

        5月4日,岳阳兴长再度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引入战略投资者,希望能够利用战略投资者的优势,加快推进胃病疫苗产业化进程。同时公司表示,不再保持对重庆康卫的绝对控股地位,即不再持有重庆康卫50%以上的股份,而且公司不排除放弃重庆康卫第一大股东地位的可能性。

        岳阳兴长准备出让重庆康卫控股权的行为引起了一些资金的集中抛售,一时间公司股票成为了市场的“弃儿”。岳阳兴长一季报显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的华夏大盘精选已经不知去向。同时从今年1月份开始,公司多位高管也开始抛售手中股票。

小股东积极维权

        二级市场上,岳阳兴长俨然被投资者当作生物制药股来看待,公司一旦失去重庆康卫大股东的地位,该股也就失去了炒作的意义。公司的石油炼化业务可以说是乏善可陈,根本无法支持目前的高股价。这也就不难理解岳阳兴长的投资者对公司引入战略投资者一事为何反应如此激烈。

        近日,多位岳阳兴长的老股民联系《每日财经新闻》记者表示,他们将对公司损害股东利益的行为作出有力回应。“如果岳阳兴长不再是重庆康卫的控股股东,那就意味着公司不准备涉足生物制药产业,不打算对疫苗项目进行投资。以公司目前的化工业绩,股票的价格只会直线下跌。控股和参股是问题的核心。”一位投资者这样表示。

        他告诉记者:“公司还涉嫌违背股改承诺,如果这样的话股改承诺还作数不作数?股改对价还需不需要继续支付?”2007年,岳阳兴长在股改说明书中表示,预计胃病疫苗产业化后,公司现有石化产业的利润在利润总额中所占比例将逐步下降,经营业绩将主要由疫苗资产决定,因此将加权平均市净率的权重定为疫苗行业60%、石化行业40%。

        “我们现在正在联合岳阳兴长的投资者发起股东大会特别提案,根据新公司法规定,只要单独或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三以上的股份就可以实施。”该投资者表示,“现在看来,达到这个标准是基本没有问题的。我们准备近日就将提案交给公司董事会。”

        随后记者致电了岳阳兴长投资者的维权代表易晓明副教授,易教授表示:“在我们推进提交的特别提案中,我认我认为增加一名独立董事全程监控重庆康卫后续运作事宜是可以实现的,如果这个过程不加以监督,那么公司资产可能就要被挖走,重新包装上市,最后损失的还是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当记者问及如果由于公司法人股东占比过大,中小股东诉求无法获得通过时怎么办呢?“我们不排除会采取法律手段,起诉岳阳兴长。”易教授这样表示。

        记者本想采访上市公司方面的回应,但截至本文发稿,公司董秘的电话却一直处于占线状态。


媒体转载、摘编本报所刊作品时,请注明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及作者姓名。

每经订报电话

北京:010-65072776  上海:021-61213899  深圳:0755-33203568  成都:028-86516389  028-86740011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